第46章 张德帅的危机

  • 港综之被靓女追
  • 吃点饭
  • 2010字
  • 2022-03-24 18:12:24

就在张德帅录口供的时候,此时号码帮祠堂会议室里正在召开一次各大堂口会议,这次会议的目的就是如何分配最近打下来的一条美食街。

此时会议尾桌的两个人正争吵得很是激烈,因为他们两个是号码帮最新崛起的新人老大,由于他们两个刚当上老大,根本没什么地盘,所以这条新打下的美食街就要分给他们俩的其中一个,也就是因为这样,他们两个现在正吵得很是激烈。

这时,其中一个满脸刀疤的男子指着另一个一副小白脸样的男子嘲笑道:“马栏辉,你一个靠女人吃饭的家伙还来跟我抢美食街,我看你是玩女人玩的脑子不正常了,就你那点实力,就算把美食街给你,你守得住吗?别到时候别的社团来踩场子,把你吓得躲在女人怀里哭。”

马栏辉一听丧狗说他靠女人吃饭,顿时就用阴狠的眼神瞅了丧狗一眼,然后反嘲讽道:“丧狗,打打杀杀你还行,但管理美食街需要动脑的,你有脑子吗你就挣。”

丧狗一听这小白脸竟然骂自己没脑子,顿时就含怒站起拍桌道:“马栏辉你说什么,你说谁没脑子,你信不信我砍死你?”

马栏辉一听也是站起怒指着丧狗道:“好哇,有本事你就来呀,我看到时候是谁砍死谁?”

顿时整个会议室火药味十足,会议桌上的其他堂主们却是坐在那一副看热闹的架势。

其他堂主可以看热闹,但身为龙头的段严不能看热闹,这要是让他们这么闹下去,搞不好整个社团都乱了,所以段严立马从首位上站起走到他们身前,然后抬手就是一人一巴掌,然后怒声道:“你们说什么?谁砍死谁?你们当我是死的,这条美食街归谁我说了算,我说让谁吃谁就吃,我说不让谁吃,谁就没得吃,以后你们要是还有谁再敢在我面前说砍死谁,我就按帮规处置,听明白了没有?”

丧狗和马栏辉见龙头都发怒了,所以只能低头认错道:“知道了严爷。”

段严见他们消停了,这才慢慢走回自己的首位上,然后坐在首位上看着众人思索了一会儿说道:“这条美食街我看就给…”

然而就在段严刚要说这条美食街给谁的时候,这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起,“铃铃铃,铃铃铃…”

段严从怀里拿出电话,按键接听,然后放到耳边,很快他就听到对面传来声音,只是对面话还没说完段严就一把把手机摔得粉碎,然后站起来怒声吼道:“王八蛋,我一定要干掉你,干掉你。”

这时段严旁边的师爷马文焘问道:“严爷怎么了?”

段严看着马文焘,然后一下瘫坐在椅子上悲伤的说道:“坤儿死了。”

段严此话一出,顿时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干掉严爷的儿子。

他们惊讶过后就是一阵欣喜,因为段坤平日目中无人,根本就不把他们这些帮派元老看在眼里,甚至经常把他们当下人般使唤,所以他们对段坤早就充满了怨气,但是段严只有段坤这一个儿子,将来帮会很可能就传给他,所以大家只能忍气吞声,没想到这时候段坤竟然死了,这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虽然他们心里很高兴,但脸上还是装作一副很悲伤的样子。

段严由于悲伤过度,所以根本没注意到手下人的小表情。

这时师爷马文焘装作很生气的问道:“怎么会这样?是谁杀了坤少?我们一定要给坤少报仇。”

段严一听马文焘问是谁杀了段坤,顿时就从悲伤转为愤怒,然后怒声吼道:“是个死条子,我要干掉他,我一定要干掉他,你现在就给我派人去干掉他。”

马文焘一听是个条子,脸色顿时一变,脸上再也没有刚刚一副愤怒的表情,因为他知道要是杀条子麻烦很大,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或者是小混混的话他很乐意拍段严这个马屁,但要是让他去杀条子的话,他可不愿意。

马文焘斟酌了一会儿后,还是小心的劝解道:“严爷,杀条子很麻烦的,再加上要是仓促动手的话就更麻烦了。”

段严一听,顿时愤怒的瞪着师爷马文焘道:“你说什么?”

马文焘一看段严瞪着自己,顿时连忙解释道:“严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不想帮坤少报仇,我只是觉得现在仓促派人去干掉那个条子有些不稳妥,我们还是先打探好情报,再找一个好时机干掉他。”

段严由于丧子之痛,根本就不听马文焘的解释,而是咆哮的怒吼道:“我不管是不是不稳妥?我现在就要你派人去干掉他,干掉那个条子。”

马文焘见段严这么说了,只能无奈的说道:“好吧!我会尽快找人动手。”

段严一听尽快,就知道他不想动手,于是段严看向其他堂主,其他堂主一看段严看向自己,就连忙低头装作一副沉思的样子,顿时整个会议桌上也就只有尾桌的丧狗和马栏辉没有低下头。

段严这时候也明白过来,就算自己身为龙头,要是没有实际的利益,也很难指挥动他们,更何况还是杀警察这么大的罪,现在唯一有希望动手的也就是刚当上老大的丧狗和马栏辉他们了,因为他们刚当上老大,现在根基还不稳,再加上没什么地盘也没多少钱,所以他们还有着一股冲劲。

想清楚之后段严看着丧狗和马栏辉说道:“你们不是要争那条美食街吗,现在你们谁要是能干掉那个条子帮坤儿报仇,这条美食街就归谁。”

丧狗和马栏辉一听,他们都很是激动,毕竟他们两个才刚上位,现在的思想还处于小弟阶段,小弟的思想就是想上位就得踩着别人的尸体上,现在就有一个好机会,他们当然不会错过。

这时候丧狗连忙抢先说道:“严爷你放心,过不了今天,我就把那条子的脑袋奉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