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黄子杨的刁难

  • 港综之被靓女追
  • 吃点饭
  • 2006字
  • 2022-03-18 12:23:58

这时,张德帅也注意到其他人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异样,张德帅连忙摆手解释道:“你们这么看我干什么,我这只是说出了一个身为优秀警察和靓仔的心里话而已,难道你们不觉得他们垃圾吗?我只是跟这个长毛单打独斗而已,这样都能误伤这么多人,你说他们还不垃圾,至于长相嘛,跟我比起来,他们的确都是丑逼啊!”

众人都是一副信了你的鬼话的样子,至于提到长相嘛!所有男的都是把头别向一边,一副看你年轻不懂事,懒得理你的样子。女的就不同了,女的都紧盯着张德帅那张帅脸,还一个劲的点头。

之后古惑仔们挨个被抓上警车,这时,一个军装警走到张德帅身边说道:“师兄”其实这个军装警年纪比张德帅大,当警察的时间也比张德帅长,但看在张德帅这么厉害的份上,还是情不自禁的叫张德帅一声师兄

“怎么了?”张德帅疑惑的看向这个同事。

军装警指了指张德帅正提着的长毛,张德帅看向所指的地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手里还有一个嫌犯呢,之前把他当武器用习惯了,搞得张德帅都忘了他还是个人(~_~;)。

反应过来的张德帅连忙把长毛提了起来,然后还拍了拍长毛的脸,长毛很是艰难的睁开了一条眼缝。

长毛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张德帅,顿时被吓得再次晕过去了,在他晕过去的瞬间,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大哥,你放了我吧?就算是坐牢,我也认了,哪怕是终身监禁都行,只要不让我再看到你就行。

张德帅看长毛好像挂了,于是伸手在长毛脖子上摸了摸脉搏,发现这个长毛竟然还没死,张德帅不由感叹这长毛命还真硬,这样都死不了,至于长毛死不死?

张德帅一点都不担心,反正就算长毛死了,也跟他没关系,毕竟长毛身上这上百道伤口,可全是他的好兄弟们砍的,跟他可没关系。

至于法官问他为什么拿长毛挡刀子,张德帅完全可以使用法外狂徒张三的经典台词,我是在危难时候本能的用他来格挡伤害,这属于紧急避险,不应追究任何法律责任。

张德帅见长毛没死,就把他交给了这个军装警,在把长毛交给他的时候,还不忘提醒道:“这个人极度凶残,你一定要小心。”

那军装警看张德帅这明显是在睁眼说瞎话,但他一想到张德帅那恐怖的战斗力,连忙装作一副很认真的点头道:“我知道了师兄,我一定会严加看管,不会给他任何可趁之机。”

张德帅见这伙计这么上道,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看好你哟。”

“谢谢师兄的看好。”那军装警开心的说道。

之后,他们一行人便回到了湾仔警署反黑组,毕竟靓坤他们是黑社会,所以这事还是由反黑组接管。

此时,反黑组审讯室,张德帅正坐在审讯室里。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在无故殴打良好市民,你在破坏我们警察在民众心目中的良好形象。”黄子杨拍着桌子质问道。

张德帅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只是循例问话,突然就有一个自称是反黑组组长的家伙走了进来,然后就对自己一阵质问,就好像自己是嫌犯一样,张德帅都怀疑他是不是收了靓坤的黑钱了?又或者是嫉妒自己长的帅?

其实黄子杨这么针对张德帅并不是收了靓坤的钱,又或者是羡慕张德帅长的帅,而是因为黄志诚,上次黄志诚打电话给黄子澄,让他不要收张德帅,还答应欠他一个人情。

刚好那时黄子杨有一个案子要在黄志诚辖区办案,所以他就同意了,黄志诚则是为了打压张德帅,不仅帮黄子杨办了案,连功劳都全给了黄子杨。

黄子杨也就是因为这个功劳,被上司推荐考升级试,所以黄子杨就想再打压张德帅一次,让黄志诚再欠他一个人情。

然而,他不知道的事,黄志诚此时已经被内部调查科带走了,现在还在内部调查科喝咖啡呢!

黄子杨见张德帅并不理他,于是拍着桌子怒吼道:“我问你话呢?听到没有?”

张德帅揉了揉耳朵道:“黄sir是吧,我耳朵没毛病,麻烦你说话不要这么大声,至于你说靓坤是良好市民,那你去问问被他调戏的靓女,看她觉不觉得靓坤是个良好市民?”

黄子杨一听靓坤竟然还调戏了靓女,这事他还真不知道,黄子杨询问的看向另外一名反黑组警员。

那名警员点了点头。

黄子杨并不想这么轻松的放过张德帅,他再次质问道:“就算他不是良好市民,你也不可以无故殴打他人。”

“黄sir,说话要讲证据,你什么时候看我无故殴打他人呢?”张德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黄子杨怒吼道:“靓坤他身上的伤就是证据,如果不是你殴打他,他身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伤?”

“黄sir,你这就冤枉我了,他那身上的伤,是被我和歹徒搏斗的时候误伤到的,当时很多人都看着的,他们都还可以为我作证。”

黄子杨看向一旁的反黑组警员质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嘛?”

那警员经常被黄子杨打压,什么苦活累活都交给他,一有功劳就全是他自己的,所以他早就对黄子杨不满了,再加上他也很欣赏张德帅,所以他当然不会帮黄子杨,“黄sir,当时刚好有沙子吹进我眼睛里了,所以我什么都没看到。”

黄子杨狠瞪了他一眼,然后看向旁边的反黑组警员问道:“你当时看到了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当时眼睛也进沙子了。”

另外一个警员也经常被黄子杨欺压,所以他当然也不会帮黄子杨,“我当时眼睛里是没进沙子,但老徐眼睛里进沙子了,我帮老徐吹眼睛里的沙子去了,所以我也没看到。”

黄子杨一听,狠瞪了那名反黑组警员一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