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黑夜与狩猎女神降临

巨茧破碎,蒸汽弥漫,让人无法看清其中具体细节。

白雾当中,青绿色的激光横扫,直接摧毁了百米之外无数树木,也将飞扑而来的狼人扫飞到一旁。

狼人哀嚎一声,抱着消失的右臂惨叫不止。

某种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存在于炽热水汽中现身。

狼人在泥地上不断后退。

它已经看见白雾里身形模糊的超凡存在再次抬起如节肢昆虫一般的右臂。

这头外貌凶狠的狼人已经知道此地不宜久留。

它想迅速回到自己主人的身边,

多道光线凭空生成封锁了狼人所有退路。

翡翠光柱通天,引得无数剧烈爆炸。

轰隆,轰隆,轰隆。

罗曼听到远处传来几次巨响,大地仿佛都在颤抖,都在恐惧。

震动只持续了三秒钟。

可是,大半片森林都化为了齑粉。

让罗曼可以一眼望过去远处是什么情况。

他见到白雾散去,苏橙口吐鲜血半跪在地上。

罗曼有点担心,也有点意外。

没想到这个老实巴交的苏橙竟然隐瞒了如此强大的力量,竟然越级秒杀了一头七阶以上的魔物。

“你们都该死……”

已经快被神明占据身体的黑暗魔女感觉到了自己失去了使魔的控制权。

一种悲凉感涌上心头。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三阶的【诚实】序列魔法师会拥有这种保命的底牌。

似乎是因为自己太过麻痹大意,才让小不点的存在消失。

这是让黑暗魔女无法接受的事实。

对黑暗魔女来说,爱犬小不点是她唯一的亲人。

作为天生的魔法师,她从小就是怪胎异类,与他人玩耍,一个情绪激动便会引发灾难,同龄人的疏远,自然在所难免。

小不点是安妮母亲给她带来的生日礼物。

也是陪伴她孤独的唯一伙伴。

自从十二岁的安妮加入魔女会,成为黑暗魔女,得到了黑夜与狩猎女神的祝福,她容颜永固,身躯不再生长,心性也不会成长。

可是,小不点却不一样。

十几年过去,小不点已经寿终正寝。

这时候位于王都的【魔导研究所】却送来了重新活过来的“小不点”。

如今,安妮满打满算活了四十多岁,获得永恒寿命的她从一个普通的成员混成了分部领袖,两个小不点也陪伴她走了一路。

对黑暗魔女来说,小不点的存在就是维持她理性不崩溃的唯一支撑。

做个假设。

如果有天你的朋友你的亲人被陌生人一枪爆头。

你会做出什么举动?

会不会想尽一切办法去为它报仇?

至少在黑暗魔女这个被神明诅咒的魔女眼中,任何伤害小不点的行为,都会遭到她的报复,所以黑暗魔女才会做出在夜狩仪式下,将罗曼献祭给黑夜女神。

这就是黑暗魔女做出的决定。

然而,往往事与愿违。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在面对两个不讲道理的挂壁,一个挂着五阶【谦逊】序列勋章竟然能按着自己这个八阶【谦逊】来打游戏,另外一个挂着三阶【诚实】竟然能秒杀七阶魔物。

这完全超出了常理!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好在黑暗魔女也有着自己的底牌。

魔女会就是秘密信仰黑夜与狩猎女神的教会,而魔女们便是常规意义上的祭司。

对于祭司而言,与神沟通,本就是分内之事。

先前经过与罗曼的战斗,黑暗魔女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祈求神明降临,依靠神明的力量来击杀罗曼了。

因此她才会勾引罗曼来到空地上,从而去实施祈祷神明的仪式。

让自身成为神明降临现实的容器。

两者意识刚刚对接成功,黑暗魔女便听到自己爱犬小不点阵亡的噩耗。

心理防线彻底被攻破。

黑暗魔女已经陷入了癫狂状态。

她做好心理准备,自己不惜代价也要把罗曼和苏橙击杀了。

这是为了向小不点报仇。

“神啊,祈求您的降临。”

黑暗魔女加大了对身后虚影的供魔,让非人存在变得越来越真实化存在。

心头的恨意满溢而出,安妮的灵魂都快要燃烧起来。

只不过她与神祇的相性并不高。

凭依过程很缓慢。

这反而给了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黑暗魔女的笑声更加猖狂不少。

“啊哈哈哈,杀光他们,杀光所有人……啊哈哈……嘎……啊啊……”

突然,笑声戛然而止。

“为什么不是……不是这样的……这不是我们的神明……”

突发意外。

黑暗魔女感觉到十分不对劲,她惊慌失措,明明凭依仪式已经结束,然而实体怪物吸取魔力的举动仍然没有停止。

很快,黑暗魔女全身魔力消失,而这股贪婪吸力却仍然在侵蚀着召唤者的灵魂。

黑雾弥漫,无边无际,遮蔽了所有人对内对外的视线和感知。

没人能够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也没人能看见这里出现了什么东西。

高高在上的观众们更从半分钟之前就看不见狩猎场的所有画面了。

黑暗魔女停止惨叫,她两眼失神,摔到在地上,理智的崩溃,灵魂的消散,已经让她成为行尸走肉。

超凡的存在太过恐怖。

这是人类难以触及的领域。

任何自以为是的想法都会为自己招来灾难。

所谓的信徒对祂们而言与肉食一般无二。

不可名状的超凡存在漂浮在空中缓缓伸展着身姿,能够看出祂的身躯仍然不够完整。

“经过这么多周折,我们终于再次见面了,古神罗曼。”

本来开始觉得事情变大条的罗曼,听到黑夜与狩猎女神的话语,他更加紧张起来。

“你认识我。”

罗曼低声说着:“我好像从未对黑暗魔女说过我真正的名字。”

“因为您是最古之神,对我来说正是植物与太阳的关系,无论您如何隐藏,即便相隔千里,我仍然感受到您的气息,因为我的进化序列是【猎人】。”

似乎与其疯狂外貌不同,连接着血月的超然存在意外好说话。

“所有【大肃静】下存活下来的神明们互相之间打了一个赌。”

“赌?赌什么。”

罗曼问着。

“别跟我说,和我有关。”

“对,就是与您有关,我们在赌您是好的还是坏的,您的上岸到底会把整个世界推向何方。”

“有的认为您是好人,需要将您保护起来,很可惜,这样想的存在很少。更多还是将您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需要尽快击杀,或者逼迫您回到海里。”

身影扭曲的黑夜与狩猎女神竖起来自己一根触手。

“我呢,其实是属于中立派的存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