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执法者的内讧

“三号,你身为执法者,在执行任务期间擅自离岗,本就触犯法典条例。”

壮硕男性表情严肃,语气低沉,他在说着:“如果你现在回去写份检讨书,表明自己离队的原因,我会考虑酌情减免处罚……”

如果走正规程序,三号的行为已经构成擅离职守的罪名,要去面对行政处罚。

现在回家写一份检讨就能免除后续惩罚……

不得不说。

这的确和自罚三杯不相伯仲。

由此可见,任何由人制定的法律法规都具有天然的“高度灵活性”和“弹性”。

话没说完。

“不需要。”

提雅冷声打断。

她心有疑问。

“我现在只想搞清楚,为什么一号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古神眷属事件解决了吗?”

“此事已进入新的阶段,已经不再是满地图乱跑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一号沉稳回答着。

他还是对三号的行为极其包容,想让其早点回家,不要再抱着探索未知的玩耍心态。

“我以一号的身份命令你,三号立刻归列,接下来的任务还需要你亲自去调查。”

“如果我拒绝这个命令呢?一号你平时绝对不是这种态度。越来越让我确信,你们有秘密在瞒着我了。”

一号不近人情的样子历历在目,提雅相信自己确实来对了地方。

圆盘型机械努力自主活动起来,它仍然想执行着最后的命令——构筑虚拟世界的投影。

这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齐齐望去。

一号心里一惊。

他以前就很清楚提雅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总会有闯祸的一天。

可是,却没想到恰好是今天。

“你不要胡思乱想,这里是执法者总部所坐落的城镇,不可能有什么秘密。”

说着,一号就要抬枪射击,把唯一的证据摧毁。

“你不要逼我,为什么你一定要把我蒙在鼓里。”

看见一号动作,提雅立刻拔剑而出,熊熊正义烈火照亮了夜色。

大有拼杀的准备。

“因为你太过正直了,不懂得过刚易折的道理。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而是一抹精致的灰色。善恶需要平衡,规则、规矩、秩序才是联合法会最需要的东西。我是在保护你,防止你在未知里前行太远,远到连我都无法触及了。你会迷失,你也会沉沦。我不希望联合法会的正义消失,世界终究是要有所光辉的。但不是现在,不是此刻。因为我们至今需要黑夜。”

一号微低枪口,语重心长,他想要劝回偏执的提雅。

“现在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时候,你立刻回家,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巡逻任务而已。好吗?”

“提雅.安娜。”

这是提雅成为“三号”起,第一次从一号嘴里听到他称呼自己的名字。

“克洛伊大哥……”

提雅出现恍惚间的失神,一声呼唤,让她回到了十多年前自己在王都时的生活。

那时的自己不过十岁,克洛伊已经成为初绽头角的新星,自己非常崇拜这位邻家大哥,甚至发誓要成为克洛伊这种光明磊落为国尽力之人。

曾经年幼的提雅怯生生站在克洛伊面前去问着他。

什么是成为英雄的必要条件。

克洛伊给她的回答,让提雅至今难忘。

如今,她再次问道。

“你还记得什么是英雄吗?”

一号不加思考,立刻回道:“所行之事,不畏苦难。”

两次回答一模一样。

因为这就是一号至今都在追求的理想。

“那我会成为英雄。”

跨越时光。

提雅眼神坚毅,她的回答一如既往。

似乎,她仍然是那个最初立下誓言的少女。

在圆盘型机械投影出模糊画面,空间开始扭曲的时候,提雅一个箭步冲上前,她硬生生闯进了夜狩仪式当中。

手指搭在扳机上的一号还是没能狠心按下。

只能眼睁睁看着提雅身影消散,被黑夜与狩猎女神的破碎神国吞没。

他长叹了一口气。

此刻,这个肩头抗了过多责任的男人,首次感受到了疲倦感。

“也许,你真能为这个国家带来改变吧……”

一号摇摇头,他实在搞不清楚自己的行为是否正确了,为何自己会感到唏嘘不已。

“说到底还是自己老了呀……”

一号自言自语感慨着。

“我们的魔导王也是。”

想起前段日子去往王都觐见恩底弥翁的场景,一号还是忍不住握紧了拳头,青筋暴起。

这个国家究竟还存在正义吗!

“三号闯进夜狩仪式了吗?为什么一号不阻拦,她一个七阶【正义】根本打不过你吧。你完全是在纵容提雅!你知道参加夜狩根本不是好事!”

有个声音从一号身后传来,话中压抑着怒火,正是执法者四号——提乌斯。

这位金发公子哥脸上肌肉都在颤抖。

看样子他很难接受目前的事实。

没人比他更清楚夜狩仪式有多危险,那可是九死一生,只要被黑夜女神盯上,再强大的存在都会成为狩猎场下的猎物。

万一,提雅出现了意外……

提乌斯实在难以原谅一号的所作所为。

“有些事情会引发什么结局,是好是坏,只有实际做了才知道。再说这些事情她迟早会知道,这一次如果真把提雅强行带走,恐怕她会闹出更大的动静。”

一号说着:“并且,一次夜狩而已,以她的实力绝对能杀出来的,出不了什么意外……”

作为看着三号长大的人,他对三号的实力很有信心。

“你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提乌斯都快被气笑了,接连摇头。

要说对提雅犟驴脾气的了解,他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你觉得在那种环境下,提雅她会动手杀人?不!这个傻姑娘只会救人!真出了事!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向她爹交代!”

提乌斯强按下怒火,他也知道,事已发生,无法再更改。

还是优先解决手头上的事务。

这又是一件能勾起他心头恨意的事情。

自己最心爱的妹妹格蕾丝住进医院了,至今昏迷不醒,像是遭受到重创。

问起缘由。

说是与别人打了一次序列决斗,按理来说,这本就是技不如人,受伤住院很正常。

可是,提乌斯这种睚眦必报的性格,怎么能对此坐视不理。

“打伤我妹妹的人我已经查清了,根据魔女会的当事人和工作人员口供,结果让人有些意外,这又是与罗曼有关。”

提乌斯终于忍不住心中杀意。

恶狠狠说着。

“罗曼,又是罗曼,他到底想做什么。是不是,非要逼我亲手解决掉他。”

“此事等下再谈。”

一号抬起手,示意提乌斯先介绍一下,跟在他背后的男性。

“四号你应该知道带无关人员参与执法者行动的处罚吧,更别说我们是在执行监管魔女会守夜人的行动了。”

夜狩的存在是严禁普通人所知晓的。

这点提乌斯应该也很清楚才对。

提乌斯瞬间露出震惊神情,他一路上走来,可没发现自己身后有人。

提乌斯身后之人从月光阴影中走出。

他单手抚胸,向一号和四号致敬。

“你好,我叫戴蒙斯,是去年夜狩仪式的胜者。”

独眼男性抬起头颅。

“听说你们最近缺人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