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打不过就召唤邪神是吧?

“你的序列绝对不是【谦逊】!”

当黑暗魔女被一次暗影冲击震飞的时候,她同样迅速化为雾气,再轻盈在一旁空地凝聚成人形,如矫捷黑猫。

“【谦逊】绝不可能如此粗暴,不优雅也没有风度!”

起初,黑暗魔女见着罗曼的能力,理所当然认为这是相同序列下的内战。

所谓【谦逊】序列往往都是黑暗中的舞者阴影中的绅士,战斗方式讲究一个完美潇洒,攻击防守都弛缓有度,只在正确时间却正确的事情,绝对不做多余的行动。

因此【谦逊】序列的标准武器都是魔杖或者手杖,作战范围主要以中距离为主,以阴影术式构建法阵,再从其中发射出一些魔法。

就算【灵魂】元素的能力可以降阶抄袭复制其他序列的能力,也不过多增加一种攻击手段,运转起来会有所提示和差异。

其他序列可能看不出来,但是同为【谦逊】序列,黑暗魔女看得是实实在在,也看得真真切切,罗曼没有发动【灵魂】元素,而是直接改变了【阴影】元素的构成方式。

罗曼所操纵的【阴影】成为一种可塑性非常高的橡皮泥,可以随意揉捏,也可以切碎充足,这已经超过了黑暗魔女的认知。

尤其是看见罗曼手臂所变形的巨型扭曲利爪之时,这个看上去阴沉的眼睛男,已经彻底化为了暴走的野兽。

多段攻击毫无章法,只是充满了暴力和野性。

罗曼话不多说,上来就是一套王八拳,着实把黑暗魔女吓了一大跳。

“哦,是吗。”

等到粗大树干被阴影冲击炸成两截轰然倒下。

罗曼于影中现身。

他解除手中影爪,恢复成人类手臂。

“你根本不用去猜我究竟是什么序列……”

甩动几下有些发麻的手臂。

罗曼笑着。

“倒不如咱们说一下,你一边打,一边退,把我引到这里想做什么吧。”

哪怕【阴暗窥视】无法去翻阅黑暗魔女的灵魂之书,罗曼依旧看穿了黑暗魔女的心思,这人很阴险也很危险。

好在罗曼待在夜狩仪式中持续吸收了不少飘散的魔力。

有“猎物”阵亡,罗曼从“月亮”的嘴中夺取了一部分经验。

让罗曼肉身的实力在稳步提升。

现在罗曼肉身所能发挥的已经抵达六阶。

如果再持续待在夜狩仪式,捕杀所有“猎物”,让它们的灵魂、魔力、序列全部升华成一种力量,罗曼相信自己绝对可以进阶到第七阶。

同时,罗曼心里也冒出了一丝疑惑。

自己不过是抢夺了一次仪式的残渣碎片便获得了如此力量。

夜狩仪式已不知存在多久,也不知有多少“猎物”殒命狩猎场……

血月到底“吃”了多少人类。

而祂现在又会聚集了多么强大的力量呢?

罗曼心底这种念头飞速闪过。

他对黑暗魔女的存在意义有了其他想法。

“这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你背后那一位的想法呢?”

在宽阔空地上,血色散播在空气中,罗曼抬头望着那最妖异的红月。

“这就不需要你再去了解。”

黑暗魔女站定身姿,胸有成竹,低声道:“因为你将会死在这里,投影仪所形成的领域太过随机,高大树木遮挡了月光,让你多苟活了一段时间,可是来到毫无遮挡的区域……”

“那这已经是必死之局。”

点点血色月光从天空飘落,凝聚在黑暗魔女的手心,她吟唱道:“赞美黑夜与狩猎女神,您为神明,我为仆从,祈求您降下神意,凭依我身,狩猎作乱的凶兽。”

一种莫名诡异的威压从天而降。

“哎嘿,竟然是货真价实的神明呢。”

月光明亮刺眼,血气弥漫,沉闷又压抑,让人窒息,罗曼歪着头,表情好奇,具有极大的兴趣,他可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人类所供奉的神明。

实在不知道这种神祇,与自身又有什么差距。

有着神国这一底牌,罗曼有了与之一碰的底气。

他唯一担心的情况,只有被狼人盯上的苏橙出现意外。

看来自己这里也需要尽快解决了。

罗曼可不是什么具有骑士美德的好人,会在别人一动不动吟唱祈祷咒文的时候,安心等待对面准备好一切手段。

他迅速甩出几道由影子组成的黑剑,尝试用偷袭来打断吟唱。

结果,影子在距离黑暗魔女十多公分的时候凭空消散不知踪迹。

罗曼有些惊讶。

他能感觉到自己那部分力量就此消失无法再回到体内了。

抬头望去。

在黑暗魔女的背后呈现出不可名状的虚影,祂肆意扭曲着疯狂身躯,密集触手不断延伸,直至连接上夜空里永恒的红月。

癫狂气息降临人世。

无数正在争斗厮杀的“猎人”与“猎物”全部停下手中动作。

统一望向天空。

他们所见,那里空无一物,夜空朗朗,几颗明亮星辰亘古不变。

莫名的恐惧涌上众人心头。

“不正常,很不正常。”

“怎么这一次正赛和我们了解到的有点不一样。”

“规则改了?还是有什么东西……”

原本还在拼死打斗的两人,这时候竟然交谈起来,他们本就是无仇无怨,因为同一个目标相聚在这里,游戏规则便是杀死所有人以晋级下一轮选拔。

现在接连出现了意外,他们也不清楚现状,再厮杀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到时候,他们打个头破血流,结果被判为不合格就搞笑了。

“杀……继续……战斗……献上……灵魂……”

刚刚停手的两人,脑海里忽然挤进了什么东西,让他们疼痛万分,抱着大脑惨叫不止,怪异呢喃声持续响起。

月光挥洒在“猎人”的体表,为其披上象征英勇斗牛士的红披风。

朦胧红月挂在夜空,其弯曲的角度,如毛骨悚然的笑容。

祂在嘲笑着人类的弱小和愚蠢。

位于狩猎场当中的“猎人”们受到了血月影响。

强烈的嗜血欲望涌上心头,他们红着眼睛,嘴里冒出了如野兽般的嘶吼声。

“嗬啊~”

在夜狩当中,猎人与猎物本就一线之差。

此刻,所有的猎人都成为猎物。

任何可以行动的存在,都将被它们攻击袭击,像是暴走兽群在等待着……

正义的审判。

三号行走在达贡城夜晚大街,望着空荡荡的无人街头,她有些出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