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语言不通才是异世常态

酷夏。

联合法会。

临近东海岸码头一侧的白色木板长桥,当地人随意将其称之白板桥。

白板桥的桥头颇为宽广,面朝大海,以简易栏杆为界,是有名的钓鱼爱好者之地。

钓鱼不同于捕鱼,不以收获丰收为第一目标,更接近是一种修身养性的悠闲运动。

一鱼竿,一杯茶,一盒饵,一座椅,轻靠在伞影处,便可让人垂钓上一整天。

眼中海面或平静或汹涌,此起彼伏,略带潮湿的海风拂面,耳边还有几声海鸥鸣叫作伴。

享受孤独,也在品味平静中的惊喜。

临近傍晚收杆回家,要么收获满满引得同好羡慕无比,要么空手而归也是一件同好间的打趣之事。

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垂钓之事变得越来越功利,攀比成性,不再抱有姜太公无为及随缘之心。

空军,成了让人羞耻之事。

钓鱼佬开始不惜代价也不让自己在傍晚回家时空手而归,甚至逐渐演变成越来越离谱的事件。

例如虽然我没钓到鱼,但是我意外找到了远古遗迹。

虽然我没钓到鱼,但是我救了一名自寻短见的少女。

虽然我没钓到鱼,但是我钓到了帝国秘密投放的监听器。

虽然我没钓到鱼,但是……

以至于到最后有了一种为钓鱼佬除了钓鱼之外无所不能的传言。

听之,总让人会心一笑。

现在老约瑟夫想来大致是垂钓越来越贴近年轻人的兴趣圈了吧。

在以往与老约瑟夫来到白板桥垂钓的都是和他年龄相差不大的白发老人,偶尔会有一些健壮的中年男性,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是少之又少。

就算有,那也是被自己爷爷或者爸爸带过来学习的,他本人还没在板凳上坐热,便浑身不自在,东张西望,最后半途而废,与亲人告别,去沙滩上玩耍起来。

自己主动前来,几乎不可能。

可是,近些年老约瑟夫便见到了不少年轻面孔,或是独行,或是结伴,有些人的全套装备是继承家父,也有些人则是一身全新的名牌套装,其价格昂贵,看样子绝不是仅仅一时兴起。

老约瑟夫与自己多年同伴交谈过几次,他们也好奇为何这五六年间多了这么多年轻人,最后得出了让他们有些意外的结论。

这群年轻人是来钓美人鱼的。

听说是曾经有过与美人鱼相关的影视作品在年轻人圈子中大热无比。

这才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年轻人前仆后继来往此地,以追求与影视作品类似的奇妙经历,与美人鱼少女相遇相爱并厮守终生。

虽然白板桥变得热闹,确实让老约瑟夫有所欣慰,可是他也觉得年轻人不守规矩破坏了风气着实不妥,再者说,他们又非真正喜欢钓鱼,而是在追求某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美人鱼呢?

老约瑟夫有所唏嘘。

他自幼伴随父亲垂钓,时至今日,已过了七十个春夏秋冬,别说美人鱼了,就连长相奇怪一点的大鱼都没见过,顶多偶尔几次悠长鲸吟让人激动万分。

老约瑟夫作为联合法会中的职业魔法师,从不信鬼怪之物,只以追求万物真理为第一目标。

世界以自然演化为规律,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世间所有种族都有它们存在的意义和方向,老约瑟夫很难想象,美人鱼的半个人类身躯该如何在海中生存,纤纤玉手不适合进攻,袖珍小口如何去撕咬猎物,柔弱身躯又怎能抵御海水的强压?

所以,依照老约瑟夫的唯物世界观,世界上就算有美人鱼,也绝对不是年轻人想象的那种,至少称不上“美”字。

谁人都有过年轻气盛的岁月,老约瑟夫怎会不知趣地去阻拦年轻人去追逐梦蝶。

想是这么想。

可是,老约瑟夫实在太期望这群毛头小子早点滚蛋了。

因为老约瑟夫发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也被传染上了浮躁风气。

他在尽可能保持自己不再空军。

如果一天白忙活,老约瑟夫也会在回家路上抽空拐弯到海鲜市场,买两条活鱼,一是当做晚餐,二是给老伴交代,否则可能他又要被人拎着耳朵吼了。

空军是不可能空军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空军的。

眼看一天已经过半,赤日穿过厚厚积云层向大海挥洒光芒,而老约瑟夫身边鱼桶只有寥寥几条鱼苗,再看不远处的其他人,同样也是如此,不知为何,今天鱼群格外烦躁,警惕性高了不少,很少咬饵,更别提被人钓出海面了。

老约瑟夫也没多想,只认为自己运气不好而已,今天大概率又要空军了。

他站起身,将鱼桶中的鱼苗重新倒进海里,这种寒碜小鱼,白送都不要。

如果平时老约瑟夫绝对会耐着性子重新坐回座位。

可是,他近年也有了改变,不会再让自己空军了。

“要是再买两条鱼回家,那婆娘肯定要看出破绽了,昨天她就在好奇为何每次都是不多不少两条不大不小的鱼了。哎,也怪我。”

老约瑟夫嘟囔着。

他从身边饵盒中小心请出了自己最宝贵之物。

在透明盒中盛放着一些清水,水中银白鱼儿轻盈游动,美轮美奂。

银饵,乃是老约瑟夫花了大价钱才从其他钓鱼同好手中买到的稀有品。

用十三枚金币购买一个不能保存的一次性消耗品,换做任何人都觉得不划算,要是全部买鱼,怕是一个月都吃不完,何必如此呢?

然而,对于钓鱼佬来说,千金难买爷乐意,高级的竿,高级的饵,本就是一种奢侈的追求,银饵顶多算得上昂贵,与奢侈相差很大。

所以,只用十三枚金币买到银饵,老约瑟夫甚至觉得很划算。

就是在糊弄老伴的时候,让老约瑟夫使出了浑身解数才勉强过关。

在投放银饵的时候,老约瑟夫的手都有些颤抖。

这一撒手,自己几个月积蓄可就没了,要是没啥回报……

一闭眼。

摒弃所有杂念,老约瑟夫立刻将银饵扔了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高级饵果然立竿见影,极其有效,不出几分钟,老约瑟夫面前鱼竿便激烈颤抖起来,就连海面也变得不再平静,老约瑟夫兴奋地站起身,双手握住鱼竿,惊叫道。

“大鱼!我钓到大鱼了。哈哈,果然一分价钱一分货!”

鱼儿的挣扎越来越激烈,力道格外巨大,差点把老约瑟夫拖进海中,他越来越确信,自己绝对是钓到了难以想象的大鱼。

“厉害!”

身边有些人投来崇拜眼神,再看看身边空无一物,就越发羡慕了。

“老约瑟夫,你是不是用了银饵,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会忍不住!不过,我真想说一句……”

“干得漂亮!”

“我们正无聊呢,你就给我们整了点活。”

有几人说笑着快步来到老约瑟夫身边,他们一同握住鱼竿,众人齐心协力,与海中上钩之鱼对抗,几次提竿无果,人们提议稍松一下,再共同用力,一鼓作气。

果然,老钓鱼佬的经验确实丰富,众人一口气将鱼竿高高抬起。

此刻人们纷纷在幻想究竟是各种大鱼拥有如此蛮力。

是鲨鱼?不,该不会是鲸鱼吧?

银饵这么厉害的?要不要自己也来一点?

上钩鱼儿跃出水面,带起些许晶莹海水。

啪嗒啪嗒。

海水落在略有发黄的桥面。

被钓上来的大鱼也同样被摔在这里。

“好痛啊,真的好痛啊……”

银线缠身,让其无法挣脱,大鱼哭唧唧说着。

“……”

“……”

“……”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一瞬间。

空气定格在此刻,谁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谁也不敢确信这条大鱼的身份。

此条大鱼,体长约莫一米五六,面貌接近十五岁少女,唇红齿白,明媚眼睛中泛着泪花,脸型娇俏可人,眉目间气度非凡,金发红尾,柔顺金发垂在胸前,再多海水也无法打湿她的发型,其胸腹部有连片贝壳珍珠以及金丝黑皮构成贴身衣物,勾勒出青春曲线。

漂亮短裙半身之下拖着一条赤红鱼尾,鱼鳞光滑动人,有精心保养过的痕迹,光滑万分,外层晶莹剔透,还能反光,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搓揉,再不济也要触摸一二,人们确信摸上去肯定和温玉宝石相差不多。

其外形,其特征,充满既视感,让人不能忽视。

众人相盼无言。

最后,有人打破平静,低吟着。

“这难道是……”

“没错,这就是……”

老约瑟夫破音尖叫道:“美人鱼?!”

自此众人开始议论纷纷,幻想之物化为现实,多少人的三观就此刷新。

老约瑟夫揉了揉眉间,原本他的身子骨还算硬朗,可是现在却骤然衰退了不少,心累是一方面,更多还是他已经能预想到后续的发展了,都说人老为精,其实也就是见得多,经验丰富不少。

果然,如同老约瑟夫猜测的一样,很快众人的心思发生了奇怪变化。

如果,这条美人鱼货真价实,那么如何处理她,将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一条活生生的美人鱼具有多高的价值?

不用说,肯定价值连城。

如果像处理普通鱼类,进行宰杀闷煮,绝对不合适。

最好的办法还是卖给达官贵族,这样才能收益最大化。

似乎这些人根本没有将海妖当做智慧生命,而是一条长相奇怪的鱼类。

鱼类,生来就是要被人类捕食的。

非我族类。

四个字,充满了血腥和暴力。

海妖的语言和人类的语言并不相通。

莉莉娅根本听不懂自己面前的无毛怪在争论什么,她只知道自己来到了陆地上,宽广世界让莉莉娅心中多少有些喜悦,自幼被娇养惯了的莉莉娅根本不懂什么是钓鱼,自己的情况又有多少危机。

“那个?虽然谢谢你们让我来到陆地,不过你们能帮我解开这个细线吗?不知道为什么这东西将我胳膊捆住了耶。”

莉莉娅目光诚恳,碧蓝色如同海洋一般宽阔的大眼睛都快能滴出水来。

可爱动人的美少女让人心生杂念。

有人交头接耳,最后他们还是齐齐望向了老约瑟夫,这条美人鱼可是他钓上来的宝物,真正有权处理的人,只能是老约瑟夫。

“听说最近不是有些年轻人在追寻美人鱼的踪迹吗?看他的穿着打扮,就是个体面的公子哥,咱们干脆把他叫过来。你说呢,老约瑟夫。”

老约瑟夫微抬眼皮看着众人目光殷切,如恶狼一般,盯着孤立无援的海妖公主。

这些人的年纪大多数都不过四十岁,还不到知天命之年,与老约瑟夫相比和毛头小子相差不多。

虽然他们平日都表现出足够的沉稳,可是真要天降横财,未来数不尽的财富摆在眼前,多少人能保证不会激动,也不会利益熏心?

不说别人,老约瑟夫都有过些许动心。

可是,老约瑟夫正直了一辈子,一生也就钓鱼这点爱好,他绝不会允许自己的钓鱼台出现此等罪恶之事。

哪怕,惹了众怒。

众人都在等着有人能够给个足以服众的说法。

老约瑟夫从口袋中慢悠悠取出一盒皱巴巴香烟。

拿起一根叼在嘴里。

烟盒中自带的火柴已经用尽。

右手抬起,一缕火苗从他指尖升起,可是多年未动用魔法,让他操作略有生疏,不小心烧焦了唇边的一点洁白胡须。

他环顾四周,将众人神态尽受眼底,最后停留在仍然没搞清楚状态的幼年海妖身上。

正午太阳的暴晒很快就在莉莉娅水嫩肌肤上留下痕迹。

这可让莉莉娅焦急万分了,她对坐视不理的众人喊道:“你们快点帮我解开!或者给我泼点凉水!我的皮肤都快烧焦了!求求你们了!我不想变成黑色的丑八怪!快点!”

“我提议……”

小半根香烟下肚,老约瑟夫终于开了口,众人眼神越来越激动。

“放这小姑娘回海里,她现在已经因我而受大罪了,再迟疑,她可能会死的。”

“开什么玩笑!”

“老约瑟夫你是不是傻了啊!脑子被你婆娘打坏了?!怎么能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

“你知不知道我们面前的美人鱼值多少钱啊!奥斯帝国可是有位公爵公开悬赏捕获美人鱼,其报酬之丰厚,足够我们几辈子衣食无忧!老约瑟夫你都穷了一辈子了。难道就不想发财吗?!”

众人此刻全部异口同声征讨起老约瑟夫起来。

“发财,要取之有道。”

老约瑟夫取下了香烟,将其熄灭,他的话语坚定了不少。

“我们绝不能以伤害他人为自身谋利。”

“所以你才穷了一辈子啊!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无奸不商!你看看人家奥斯帝国的子民,一个个都肥得流油,整天发战争财,再看看我们联合法会的人,一群穷书生,整天抱着几本破书读来读去。”

有个穿着法师长袍胸前别着五阶正义勋章的男人眼看话题有些跑偏,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说着:“我们联合法会自始至终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而是一个大规模同好会,也是可供天下所有魔法师追求理想的圣地,不要用你这种肤浅的见识来理解联合法会存在的必要性。我赞同约瑟夫前辈的提议。”

既然有人附和,很快也有多人改了口风,也提议放莉莉娅回到大海。

“我就想问一句。”

一直在旁提议售卖给某位大公的富态男性再次开了口,他露出毒蛇一般阴冷眼神。

“美人鱼算人吗?如果不算人,是不是也就算不上损害他‘人’的利益了?”

“……”

众人再次陷入沉默,他们齐齐扭头看向莉莉娅,面对那种共同的冰冷视线,莉莉娅再单纯也意识到问题不对劲了。

她尬笑着:“你们是想救我的,对吧……”

“对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