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给老实人开个挂

人类所能获得的美德序列都是在魔药的作用下以人类内心的八种情感升华而成。

这象征着灵魂的最美好一面。

尽管每个序列的掌控者都有些许缺陷,但是在涉及到自己序列范围之内的事情时,都会展现出一种光辉……

那种光辉叫做人类的可能性。

【荣耀】序列象征着人类的荣光永存。

天生都对异常存在拥有最特殊的攻击方式。

这可能都超过了掌控者的想象。

手持光剑的格蕾丝在花草领域中飞舞起来,动作轻盈,比她平时最巅峰的状态都要快上两成,面对吟唱完古神祝福咒词的苏橙,格蕾丝不知为何心头总是悸动不安,她感觉到了一种威胁感,这并非来自她个人生命受到威胁。

而是在面对人类公敌的感觉……

那种热血沸腾感让格蕾丝异常狂热。

她隐约有了种预感,这一战绝对不是一次切磋那么简单,甚至牵扯上人类的尊严。

自己必须全力以赴。

一剑又一剑。

光辉闪耀,如星光璀璨。

在格蕾丝冲锋的沿途上所有扭曲花草都被她光剑拦腰砍断。

光之剑刃锋利无比,由此在面对异常物体之时,更是吹毛立断。

再细小的蜂虫也无法突破格蕾丝的光辉防御。

几次十字光斩,展现出纯白之色。

原本只有十多公分大小的十字斩,现在已经暴涨到五十公分大小。

这震惊了格蕾丝。

她实在不清楚自己的实力为何提高了这么多。

为什么自己的灵魂在热烈高唱着赞歌,【荣耀】序列变得炽热无比。

情绪高昂。

目光更是坚毅了不少。

格蕾丝弯腰闪过树木的攻击,脚下迈步,腰部下沉,再次蓄力弹射而出。

整个人如同箭矢一般,以肉眼难以辨识的速度冲撞向苏橙。

她展开贴身攻势。

光剑的锋芒毕露。

一剑封喉。

格蕾丝想要尽快结束战斗,狂热灵魂在迅速榨干她的体力,全力爆发状态根本持续不了多久。

面对这种攻势凶猛速度又夸张的持剑强敌,苏橙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应对,她现在只会一种能力——花草领域。

此时的花草领域已经完全展开,整个竞技场都成为一片开满鲜花的草原,花开一抹红,生命怒放,花香四溢,让人们沉醉其中,甚至都忘记花草领域还在向台下蔓延了。

蜂虫已经不再成为主力。

更多更夸张的昆虫在花草领域凭空生成。

苏橙已然触碰到自己的第二个元素【生命】了。

半米多高的楸型虫从花草领域树桩中飞出迎面撞向格蕾丝。

在格蕾丝挥剑斩断的空隙里,一些从花草领域中生成的藤蔓,直接凝聚成巨网,将苏橙迅速转移到了安全地方,似乎花草领域有些自我意识,在自我保护着苏橙。

这是其他【诚实】序列魔法师从未掌握的技能。

一脸茫然的苏橙只能被动在战斗中感受着自己能力的飞快成长。

“可恶!太难缠了!”

格蕾丝吼叫着,她迅速将飞扑上来准备自杀式攻击的飞虫一一消灭,却又有些越来越多的虫群想要将其淹没。

甚至她见到某些一人高的花草也张开了大嘴露出酸臭粘液和夸张利齿,挪动着自己的枝叶,在花草领域中缓慢行动起来。

原本只不过是个增益状态的能力在变得越来越扭曲和怪异。

在朝着人类所无非理解的地步飞快踩着油门。

格蕾丝完全搞不懂为什么苏橙召唤出这么扭曲之物没有魔力损耗。

这样下去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其实格蕾丝根本不清楚一件事实,那就是她所面对的敌人根本不是苏橙。

而是罗曼。

自从苏橙吟唱完古神祷文,她就与罗曼构成了联系,所有魔力损耗都是由罗曼承担,可以说是罗曼将自己的力量暂时借给了苏橙。

如果建立契约联系的是罗曼本体,苏橙再怎么浪费,那可能都没有关系……

然而,现在却是与当前的罗曼签订契约,这也导致罗曼的脸色在变得难看起来。

脸色煞白。

他在台下喊着:“苏橙!速战速决!不要再拖了!”

“我知道了,刚才不过是在适应能力,现在我已经完全掌握了。”

苏橙兴奋地握了握拳头,白皙小手上出现了一人高的带有绿色枝丫和银铃的法杖,这是她释放花草领域所附带的武器,可以自由去操纵花草领域的一切事物,她准备将其命名为——生命权杖。

权杖杵地。

铃声乍响。

原本还想扩张的花草领域现在开始全面收缩。

四散而去的飞虫与花草全部聚集在了一起。

再将生命权杖对准格蕾丝。

不可计数的飞虫嗡嗡作响,全部飞扑向了格蕾丝,铺天盖地,黑压压一大片,让人心头发闷。

虫叫刺耳。

花香也变为了一种恶臭味的剧毒,人们吸食进去,只觉得头晕目眩,眼前出现了种种光怪陆离的幻觉。

人们见到格蕾丝拼尽全力以燃烧自己灵魂为代价全身爆发出刺眼光芒,震飞了所有张着口器的狰狞虫群。

光芒塌陷,黯然失色,微光如明露。

强袭光剑被格蕾丝投掷出去。

她期待这一次聚集了自己全部力量的攻击能够奏效。

格蕾丝已经感到恐惧了,仿佛自己不是在面对弱小又普通的人类,而是披着人皮的虫类巨神,这是人类今后必须要面对的恐怖梦魇。

苏橙作战经验过少,根本无法去应对这种突发攻击。

光剑如同流星一般,转眼已至面前,苏橙匆忙地挥手迎击。

只不过却是一次带有破空声响的迅捷攻击,她背后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将光剑挡下,还准备向格蕾丝攻击而来。

苏橙不清楚状况。

但是,格蕾丝却将其看得一清二楚。

恐怖之物带来无尽绝望,希望就此破灭。

一声巨响。

格蕾丝被不可言说也不可视的什么东西迎面撞上。

整个人的身体化为一道飞在空中的弧线。

鲜血喷出化为妖艳血花。

格蕾丝跌落在台上,双眼上翻,昏迷了过去。

“此战,三阶【诚实】序列魔法师苏橙获胜!”

竞技场的裁判举起手中牌子,他吹着哨子,宣告了比赛的结果。

这夸张的压倒性胜利让台下一片哗然。

“这是三阶打五阶?”

“双方实力标错了吧!”

“就算这个橙头发的是五阶也不可能这么轻松获胜吧!”

“这个小姑娘叫啥来着。”

“苏橙!”

“苏橙之名绝对要响彻达贡城!”

台下众人经过片刻沉默立刻变得热闹起来。

人们只会歌唱胜者赞美胜利。

从没人想去关心败者的经历以及失败者所要背负的东西。

人类已败。

“不,此次战斗结果,我有异议。”

这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