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穿越?重生?搞不明白。

具体时间过了多久,罗曼已经记不清了。

因为时间这种虚幻又缥缈的东西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同理,记忆这种依附于物质层面才能存在的东西也是如此。

毫无意义。

但是罗曼还不想忘记一些经历。

一些最初也是最美好的事情。

自己出生在天朝一个温馨的大家庭,生活虽然说不上有多富裕,在那里却有着疼爱自己的叔婶、溺爱自己的父母、关爱自己的姐妹。

然而时至今日,罗曼却连那些人的样貌都回忆不起来了。

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待在这里的时间太长……

当然,罗曼并不想自欺欺人。

他心里也知道自从长大后离开家乡去国外闯荡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回过老家了。

这才是记不清样貌的起源。

在忙碌又急促的连轴转生活中,逢年过节罗曼也只是给家里一点工作忙回不去和路程太远回一趟太麻烦的信息,罗曼已经渐渐遗忘童年最单纯最美好的时光了。

直到,身体出现莫名发酸发胀的时候,年过三十的他才知道自己因为长年熬夜加过度劳累……

可能已经快顶不住了。

恍惚之间。

罗曼终于回想起了最初的感动。

家人,亲情,温暖。

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一些笼统的事情了。

例如因为工作发生了很不愉快的事情,罗曼购买船票准备乘船回国……

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正常人谁又能想到自己会这么“幸运”,在旅途当中就遭遇到海难呢?

还是那种电闪雷鸣狂风骤雨海浪滔天的究极加强大礼包。

船体侧翻。

最后在巨浪下彻底倾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在这种反常的天灾之下,人力显得微不足道。

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转瞬即逝。

罗曼也不例外。

他现在还记得那种窒息感、无力感、绝望感。

整个人的身体在海水中不断下沉不断堕落。

永无止境。

即便自己的身体已经失去了任何生命的迹象,罗曼仍然能感受到自己在深海中沉沦的感觉。

那种独特的深海咸臭味一直在他鼻腔中徘徊。

自己其实已经死了。

常年自诩为唯物主义者战士的罗曼很清楚这一点。

无论是依照人们常识中心脏不再跳动就等于死亡,还是现代医学判断依据的脑死亡,都可以让罗曼得到自己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依据。

那么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自己还能思考。

并且还是生前从未拥有过的如此冷静的思维方式。

这是那些神秘主义者到处宣扬的灵魂永存,还是科学家们一直想要探寻的更高纬度生命存在物质世界的方式。

罗曼无从知晓。

当前,他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只有依靠自己早已混乱到不能再混乱的生物钟来判断出,早在百万年千万年亦或者更久远的时间之前,自己就停止了持续数亿年的下坠动作,并接触到了最幽暗的海底深处。

当然,罗曼也非常怀疑,自己是否还存在地球之上。

因为就算他自高中起数学考试从来没有及格过,也从来不理解为什么某些人要一边灌水一边放水,至少数学也教给他最简单的计算方式,自己怎么可能会在地球上坠落这么长时间。

其实当罗曼亲眼见着自己的血肉被鱼群撕咬干净,骨骼被微生物啃食成碎末时,他就已经放弃思考时间这种毫无意义的东西了。

现在老话重提只是因为罗曼实在太无聊了。

尽管他对时间不再敏感,思维变得极度迟缓。

发个呆就已经过去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还是让罗曼所能想到的排解无聊的话题在脑海中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当第六百五十九次重复记忆相关的话题之后,终于让模糊不清的生前家人样貌清晰了一点点。

这是一个好消息。

所以,罗曼现在又开始纠结起“时间”了。

他想尽一切办法来推算自从遭遇海难之后已经跌入深渊多长时间了。

据罗曼回想,海底火山大喷发已经是第十三次了,小喷发数都数不清,就连地壳变动板块碰撞也发生过四次了,有一次直接让罗曼从深海提升到了浅海,让他再次接触到了阳光的明亮和海水的温暖,也是罗曼这些年来最激动的一次。

沧海桑田。

很快,高耸入云的山峰重新变成海底的活火山,也让罗曼再次回到暗无天日的幽暗海底。

这可把罗曼郁闷了很长一段时间。

同时他也注意到了一些问题。

为什么自从自己停下坠落沉入海底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任何意义上的生命,如果是因为生物很难承受住海底最深处高压的话,为什么自己升到浅海也没有见过任何生命体,就连细菌真菌微生物都没有见到。

偌大的海洋之中仿佛只有罗曼一个有意识的生命体。

再加上四周这种压抑的让人无法呼吸的场所,一度让罗曼怀疑,自己其实身处永恒囚笼之中,他永远也无法逃离这里,也永远丧失了与智慧生命接触的权利,他永远囚禁在时间长河的尽头。

如此悲观的想法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不再苛求自己保持理智,并开始抛弃所有常识,来放纵自己的欲望,也在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罗曼疯了,疯得彻彻底底。

“派大星,我们去抓水母吧~”

罗曼在海底跑来跑去,无拘无束,掀起惊天震动。

满地打滚的罗曼撞塌了海底洞穴,摧毁了数不尽的海底钟乳石。

哈哈大笑声响彻深海。

自娱自乐。

精神病儿童欢乐多。

自从得了精神病,罗曼整个人都精神多了。

他漫无目的翻滚着。

最后撞到了海底最高最大还冒着滚滚黑烟刺鼻味道的活火山。

面对这个大烟囱,笑哈哈的罗曼不以为然,他攀爬上火山口,想要观望着炽热岩浆涌动的状况。

黑洞洞,热乎乎。

让罗曼突发了一些很神经病的灵感。

罗曼只感觉神清气爽了不少。

随后又开始痴傻笑着滚向了海底深沟。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愚昧的罗曼平趴在了海底,一动也不动,死气沉沉,如同一具死尸残骸。

也只能用如同来形容了。

罗曼尝试过追求过死亡。

跳入岩浆,却犹如泡澡。

以头抢地,却造出盆地。

死亡成了一种奢侈品。

遥不可及,却毫无意义。

挺尸状态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在罗曼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在他面前就出现了一些小东西。

它们大致只有几毫米大小,似乎是一种结构极其简单的类单细胞生物,此时正在被罗曼叫成大烟囱的火山边壁处随着海水暗流艰难飘动着。

这让大龄单身狗罗曼有了罕见的新奇感。

他并不知道生命的起源是什么,准确来说科学界至今都对生命起源争论不休,存在很多种假说和推测。

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单细胞生物的出现,也就意味着生物将会迎来大爆发。

漫长时间的观望和观察,终于有了应有的“意义”。

罗曼将自己所看到的生物统一命名为露卡,并以一二三四的顺序将它们排列在一起。

动作小心翼翼。

生怕伤到这种脆弱的小家伙。

为了获得更多的养分,露卡们开始分裂,它们在互相争斗,一号和二号融合成为最大的个头,将三四号赶下了火山口,自己独自占据火山口中所冒出来的最多最大最有营养的奇特物质。

个头稍微大一点的三号紧贴在石壁上吃着一些掉下来的残渣,勉强能将身形变得更大更壮。

至于最瘦小的四号则完全跌在了海底,虚弱的它连吸收养分都很难做得到了。

不想干扰露卡们争斗的罗曼只能轻轻挥动海水,将四号温柔地送到离自己最近的区域,想办法让它能够存活下来。

每个露卡在他看来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好不容易有了能排解自己无聊的小东西,可不能让它们一个个死去。

一二号最先形成了整体,它们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成为单独的个体,并且分裂出了更多的自己。

三号也同样学会了自我复制,并且为了更容易吸收养分,它分裂的次数比一二号更多,体型更大,形状也变得千奇百怪。

只有四号还孤苦伶仃在海洋中飘荡。

罗曼一直在注视着露卡们的生长,就像小学生直勾勾盯着生物老师手中的培养箱一样,兴致勃勃,还时不时发出几声感慨。

他亲眼见着一二号的子嗣开始成群结队盘踞在温暖的区域,仿佛继承了先祖争斗的本能,为了越来越罕见的养分它们开始自相残杀。

战败者从山顶跌落了下去。

柳暗花明又一村。

战败者见到了在火山脚下已经繁衍生息的三号后代,此时它们在石壁上扎了根,一动不动,只是随着洋流晃动,捕获着流动海水所带来的养分。

饿狼将目标锁定了这些唾手可得的绵羊。

只有可怜的四号已经飘到了罗曼身边却还没有分裂出任何子嗣。

搞得罗曼只好砸穿了海床为其寻找到一个安身之所。

看着四号已经落在坑洞中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罗曼才放下心神稍微打了一个盹。

醒来之后。

发现世界大变样。

海洋成为紫色。

这是三号后代的力量,它们已经占据了周围各个海域。

因为在板块运动下,这里已经能感到了阳光的存在,三号正是率先进化出了感光细胞,才能将族群扩张到了这么一大片区域。

一二号的后代也不容忽视,它们族群的内部在争斗中不断分裂,样貌已经天差地别,有得是一号的细胞占据大多数开始有了身体硬化的能力,有得则是身体中二号的细胞更多,有了更适应环境的变化,例如感光和感温细胞的出现,最后也正是它们率先进化出了眼睛的雏形。

它们正是凭借感光细胞加自主游动的特性,率先察觉到了四号族群的栖息地,面对凶狠的侵略者,小可怜们只能接二连三阵亡,幸存者开始躲藏起来,拉长身体构造,让自己更适合游泳,以方便在捕食者面前更容易逃窜。

一时间寂静很久很久的海底变得热闹了起来。

生物变得多样性。

各种体型巨大的族群接二连三出现,十几公分、几十公分、一米、两米、十多米的不同时期海洋霸主相继站在了食物链最顶层,作为露卡各种后代的它们也将步伐迈到了更遥远的地方。

这让罗曼格外欣慰。

可惜,好景总是不长,每一次生物的种类刚开始迸发,直至鼎盛之际,大灭绝就接踵而至。

原本海洋的统治者接二连三的倒下,那也为幸存者提供了新的舞台,让那些霸主所压迫的族群有了抬头的迹象。

生与死的抉择。

有时候毁灭是极其必要的东西。

光阴如梭。

再到后来,一些生存在浅海的露卡后代发现了陆地存在,在几十代生命的努力之下,被新一代海洋霸主所捕食的它们终于逃离到了陆地之上。

至于它们之间的故事,被困在海洋深处的罗曼无从得知了。

他当前的注意力基本上全放在经常被自己关照的四号小可怜身上,它的后代已经出现翻天地覆的变化。

似乎与罗曼的期待有关。

它们是越来越朝着罗曼所想象的样子发展了。

因为它们的演化道路根本不符合规律和定律。

哪怕就算是海底最神经病的棘皮动物也不可能凭空进化出类人的形态吧?

你的过渡形态跑哪去了?

平日里。

这些四号小可怜的后代会手拉着手围着罗曼旋转,并且相应做一些莫名其妙的动作。

起初,罗曼并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只觉得自己作为旁观者,静静看着这群小家伙的发展就好。

直至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它们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操作下将自己的样貌变得与人类越来越相像,除了下半身还拖着一条鱼尾之外,基本上与罗曼印象中的人类没有多少区别了。

头发、五官、脖子、手臂、指甲以及哺乳类生物特有的**官。

罗曼翻遍自己脑海里所有的记忆。

他找到了一个名词——美人鱼。

曾经传说中的生物,如今确实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罗曼心中的情绪波澜壮阔。

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形容了。

人类是视觉生物。

当与自己外貌格外相似又跨越了恐怖谷理论的物种出现时,心中自然会有一种亲近感和熟悉感。

正是在这时候罗曼有了插手露卡后代发展的想法。

他将这群美人鱼命名为海妖,开始手把手教导这群海洋妖精的族群发展,将自己的知识和见解一点一点教给它们。

当教到什么是宗教什么是神明,海妖们便开始将罗曼的名字发音和神画上等号,尽管罗曼再三阻挠,海妖仍然将罗曼的位置放在至高之位,罗曼也成了海妖说得最多的发音,更甚者有人在每句话后面都要加上罗曼二字,以表达自己身份尊贵。

当掌握语言和文字这两大至关重要的东西之后,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说:海妖们建立了海底第一个文明!

那些拙劣的歪歪扭扭刻在石块上的图画就是文明的象征!

漫长时间过去。

海妖在新生与死亡的轮回中渡过。

只有文明的王朝在茁壮成长。

罗曼忽然有一天发现,原本被当做下级食物来捕食的四号露卡后代,如今成了海洋的王者,掌握了捕猎技巧的它们不需要成群结队,能将海洋最大的鱼类和龙类所捕获。

它们就是大海最宠爱的子嗣。

不需要将身形改造成最适合游泳的流线型,都能游得比海洋里最迅捷的鱼类还要快。

不需要将体型变得臃肿和夸张,都能揍飞十几米长几十吨重的龙类。

这一点都不科学!

尽管罗曼也知道以这种灵魂姿态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自己根本没资格讲科学……

寻找一番,他才发现原因所在。

原来是海妖们为罗曼用巨石建立了雕像。

一个被称之为罗曼神像的庞然大物。

其造型丑到无法恭维。

别说符不符合罗曼心中的审美观,就连海妖自己见到都要吓得魂飞魄散……

罗曼只觉得那些工匠们在雕刻石头时肯定是吃错药了……

这个丑海胆怎么能是我自己!

事实却证明。

这个满是触手和尖刺的椭圆形物体就是海妖心目中罗曼的形象。

也正是从神像建立完毕并开始加以崇拜之后,海妖中涌出了一大批被它们称为战士的存在。

这些海妖都是在崇拜罗曼的仪式中获得了一种力量。

法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