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去你家
  • 大村江南生
  • 晴天大暴雨
  • 2152字
  • 2022-03-12 19:26:46

辞职回村的江南生决定做个新农人,他,家在大村,有田有地,有山有池塘。

没辞职之前,他,大厂加班狗,城中村一员。

他谢绝了一班老狗的挽留,执意回到大村,这不,他已经回来了一个多月,每天买菜做饭,一边把家里的鱼塘屋改造成他的工作室。

这一个多月来,他从家族的骄傲,村里人羡慕的对象沦落成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讨人嫌的家里蹲。

他不在乎,既然是创业,就得耐得住寂寞,这一个多月,他把大村来回看了个遍,一边学习拍摄剪辑,他最开始的素材就是拍鱼塘屋的改造,等素材积累好了,他就开始上传,通过短视频打出知名度,做网红拉流量。

让大家的目光聚焦在大村,更重要的是,让大村所在的南市知道大村有这么个网红,这样,他才好进行村里其他地方的改造。

大村很大,有古村落,水系池塘发达,还有连绵的山林,位处在城市边缘,极具改造的潜力,他从小在这个村子生活,很多想法,不是他工作了才有的,是每次在村里穿梭,有些念头就已经刻印在心里。

比如他们村的祠堂,是村里唯一被文物局认证的文化遗产,但祠堂周边的古村落,由于太破,都没有入选,而村里的人,都盼着征地拆迁。

他表弟的村子就是这样,也有一片古村,没有人住,即使被保护起来,也无法避免日益衰落的命运,每次从快速环道上看,都觉得可惜。而他们村里的人因为拆迁,有地就建房子,整个村规划很乱,治安也不好。

他不想大村也这样。大村不像表弟那个村在城区之内,南江把大村和南市江南区隔了起来,征地一般是做大学城。

这些想法,他没有跟任何人说,包括自己在村委工作的老爸,不管跟谁说,都觉得他异想天开。

七月中开始,正是双抢农忙时,他的鱼塘屋目前还是毛坯,大舅帮他找的工人都先回家干活了。他现在主要也是帮家里干活,做饭。

下午五点半开始,附近村卖烧鸭的、村里的猪肉佬老五、外乡来卖豆腐的,那些怎么都闲不住成天折腾菜园子的老太太就开始聚集在大村坡顶形成一个小菜市。

那些摊主每次看见他来买菜,眼神里都有些看笑话的意思,又有那么点可惜。

“南生哥。”猪肉佬老五叫住江南生,将手里的刀磨了磨,“今晚买多少?”

“20块吧。”江南生看他刀下的那一块猪肉,这是从老圩进回来的土猪肉。

江老五下刀,切下一条,上称一扔,“20块。”

一手交钱,一手交肉,接过猪肉袋子,看着江老五,江南生一下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果然,江老五的大嗓门又开始了,“南生哥,找不到工作就跟旺生做生意啊,他电话你还有吧。”

“有。”

江老五油腻的手就要朝他肩膀拍过来,“那赶紧去啊,我昨晚跟你老爸聊天,他说你整天在家不行啊。”

江南生侧身躲过,“知道了。”

猪肉摊旁边的“豆腐西施”邓姐看过来,凑上热闹,“现在的年轻人都想着搞钱呢,有钱就去,现在外头那么多大学生找不到工作。”

江南生对着她又堆上笑脸,“是啊是啊。”

本来想买块水豆腐做个肉沫豆腐,看他们这一唱一和的,他顿时不买了。

江南生转到对面,年过七旬的四婆正摆着菜心,一块五钱一把,江南生随便挑了一把,四婆这时又开始介绍了,“南生哥,隔壁村有个姑娘,合适,你要不要去看?”

江南生还没反映过来,四婆又说,“我晚上过来跟你妈讲一下。”

看着这佝偻着背还不到他胸口高的老太太,这都第三个了,都不知道这些老太婆哪里来的这么多“资源”,江南生只能笑笑,“喔,我妈晚上在家。”

江南生火速买了罗非鱼,番茄,配菜,赶紧回家了。

他的母亲在蚕业所当临时工,割割蚕蛹什么的。他小时候进去过,摸到过那些肥肥胖胖的虫子,刚开始割茧的时候经常一下把里面肥胖的蚕蛹顺带一刀两断,然后四下一看,赶紧丢掉以免被发现。

现在他一刀刀片下猪肉,肥的炸油煮青菜,瘦的炒豆角,再煎个鱼,一家三口晚上就这么吃了。

不得不说,自从他回家之后,晚饭的质量是上去了。

正备菜呢,江应润回来了,看见儿子在厨房忙,上前看了一眼,“嗯”的一声,表示对今晚的饭菜表示满意。

江南生先发制人,“爸,你今天又跟五叔说什么了?”

江应润先是“嘿”的一声,“我能跟他说什么,他就会吹他儿子会赚钱呗,说开了个物流公司,每天忙啊忙的都不回家,他又找你去帮旺生?”

“嗯。”

江应润不赞成儿子去,开大车在路上跑来跑,危险,“你不想去就不去呗,你那鱼塘屋弄好没有?”

江南生洗了手,抓起盆里的鱼,拿起刀拍晕,“哪有这么快,门窗材料大舅还在帮我搞。”

“要拉电跟我说。”江应润电工出身,早年自学修电器,帮村里的人修修电视什么的。

他看儿子这里没什么要帮忙的,直接进了客厅,不一会儿,江南生就听见徐小凤的声音从音响里传了出来。

鱼塘屋以前是他爷爷生前住的地方,主要是看鱼塘的,那里还种了不少果树,杨桃、龙眼,黄皮果等等,爷爷过世以后就成了仓库房,直到他这次回来,看见那破败的样子,就生起了改造的念头。

他虽然一直呆在家,不过村里突然回来了这么个“优质男青年”,他老妈陈美娟不仅被工友缠着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下班到村里,那些坐在路边的老太都会问一嘴,南生几时娶媳妇啊。

看来看去,她自己倒是觉得有几个姑娘挺好的,就是不知道儿子这次回来,打的什么心思。这不,刚路过坡顶,就被刚收摊的四婆叫住了。

“十二,吃了饭我去你家啊。”

江南生的老爸在兄弟里排行十二,所以大家都叫他妈妈十二婶,或者十二。

“四婆,这次还是老村那个姑娘吗?”

“是啊,都不去见,这次人家拿相片过来了,我晚上拿给你看。”

“我去你那里拿吧。”

四婆佝偻着背,霸气摆手,不容分说道:“我去你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