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舂陵军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265字
  • 2022-04-02 12:00:29

大白天的直接从南门冲出去,这完全有点颠覆林书航的认知。

以各种史实记载来看,都是说刘秀是在夜间率十三骑从南门偷出去的,而且是在新军尚未形成完整的合围之前。

而若是要按照常理来看,白天目标太明显,在外有驻军扎营的情况下冲出去根本就是找死,确实也只有天黑时才有可能,可这……

校场中此时也是顿起一片兴奋的喧哗和叫好声。

林书航也跟着一些看热闹的靠近过去,只听那几个将领正兴奋的说道:“昨天晚上王将军派出去的人,还说什么黑衣夜行,结果刚出去就被逮了个正着……”

“听说那新军统帅已经下令要屠尽昆阳最后一人,一个都不放过,人家本来就防着你晚上偷出去呢,到处都有夜探,能不被抓吗?”

“还是刘偏将厉害!说什么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弄来几件新军的衣服,就这大白天大摇大摆的出去,反而把新军的人有点搞懵了。”

“可不是?外面都防着晚上,肯定想不到真有人会大白天就这么走出来,一开始估计还以为是自己这边派进城的使者之类呢,这才让他一举成功!”

“宛城有刘縯十万大军,定陵、郾城、舞阳等地也各有数千精兵,若是刘偏将能将这几处援军搬来,昆阳便有救了!”

“这真是老天有眼,总算看到点希望了!”

众人议论得兴高采烈。

林书航:“……”

史料记载有所出入是很正常的事儿,不过汉光武帝……你老人家是这么玩儿的吗?

这对林书航而言可不算是个好消息。

没有刘秀这位面之子的光环,他林书航想要冲出昆阳城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特别是在新军已经被‘骗’了一次的情况下,再想复制这种白天骗人偷溜的戏码就更没有任何可能了。

就算选择自杀,然后重新进模拟器也没用,毕竟从刚才他穿越,到刘秀偷溜成功,然后有人来校场里宣扬消息,最多也不过二十几分钟。

那算起来,自己刚穿越过来,刘秀估计就已经出城了。

这还真等于是彻底掐死了他抱位面之子大腿的时间。

而根据史书记载,刘秀前脚刚走,王寻、王邑陆陆续续增援而来的四十三万新军,就将昆阳城围了个水泄不通,里外足足围了十层,再也没有任何溜出去的可能。

无法出城,快递自然无从谈起,那自己需要考虑的问题就只剩下一个了,那就是活下去。

至于快递什么的,或许等昆阳之战结束后,自己还会有一些时间,就像之前斩杀了胡狼之后那样,会有一些任务的后续。

而如果真是直接通关,那就只能等到下一个因果场景再考虑快递问题。

想到昆阳一直未被攻破,加上自己的实力,在守城中自保应该不成问题,林书航也只能是定下了心。

昆阳之战持续了足足一个多月,换到现实里也得足足三天。

这段时间,自己就一边守城杀敌赚因果币,一边好好潜心研究一下那九重天刀吧……

王莽之乱时的起义军虽然号称是农民起义,但绿林军的前身却几乎都是些土匪豪强,头领们本身就杀人放火、无法无天惯了,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纪律性。

因此自刘秀冲出去的消息传来后,校场的训练就停止了,几个将领兴高采烈的跑去喝酒,其他人自然是作鸟兽散。

“忆奴!”此前小圈子那个壮硕的少年小跑了过来,兴高采烈的揽着林书航肩膀:“走,吃饭去,刘宗叔冲出重围可是值得庆贺的大事儿,听说今天中午会给大伙儿加窝头呢!”

这少年叫刘二狗,和林忆奴是同乡,当初定居在济阳乡下时,林牧远两口子颇有些家私,置办了不少土地,也算是当地的富户,时常接济一些穷人,刘二狗家就是曾经被他们接济的对象。

此后王莽篡汉,王田、私属等革新政策,让大量如林牧远这种小地主家庭家道中落,被迫害入狱,很快发配去了北方,此后就再无消息。

两口子不在后,是刘二狗家收留了林忆奴。

二狗年纪虽不大,但和他父亲一样,性格颇为豪爽,念着林家曾经的恩惠,也一直当林忆奴是自己的亲弟待,对他照顾有加,两人感情不错。

此后农民起义爆发,刘秀本身也是陈留济阳人,便在那边拉起一队人马响应,刘二狗的父亲刘洵,仗着自己也姓刘,强混了个同室宗亲的旗号随之入伙,算是全家参军,于是林忆奴也就跟着来了。

适才在校场上和林忆奴一起操练的那几十人,就是刘秀当初从老家带出来的亲兵队伍,称之为舂陵军,眼下舂陵军的主力都在围攻宛城,而在昆阳城内的只是一些刘秀老乡,也号称舂陵军,战力虽然不怎么样,但胜在忠心,而二狗的父亲刘洵,便正是跟着刘秀冲出城外去的十三骑之一……

看得出来城中确实缺粮,窝头什么的,其实也就是一人一个拇指大的面团疙瘩,配上那碗几乎都数得清有几颗米的清汤稀饭。

就这,居然也已经让刘二狗等人吃得一脸满足了。

下午时不用训练,但却需上城头干活,要将许多大石、滚木、烧油的铁锅等等都搬上城头去,以作守城所用。

那城墙约莫有三层楼房十米高,借着干活的时间,林书航朝城外张望了一眼。

只见城墙下矗立着许多鹿角桩和拦马索,前方则是大片开阔的空地。

而在一马平川的昆阳城外,隔着大约两三里外,矗立着数之不尽的营帐。

新军的旗帜飘扬,环城而布,将整个昆阳城围得水泄不通,纵深更是延绵十数里,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林书航记得有无聊的人曾计算过,一个普通现代人的一生,大概也就只会遇到上十万人而已,因此现代人其实很难想象一次性看到几十万人的感觉。

成片的营地、肃穆的战场。

此时虽尚无硝烟弥漫,但一种厚重的萧然杀气却在那大片的营帐上空凝聚着,明明是晴空万里,却也无端端的给人心里一种乌云密布的感觉,给人平添一种紧张的情绪。

刘二狗其实也怕,但在林忆奴面前,在其他那些小兄弟面前,他却总是能装得内心无比强大。

“嗨,别怕!”他见林忆奴看着外面的新军出神,还以为他被吓到,于是拍着林忆奴的肩膀笑道:“刘宗叔是个真正有本事的人,他一定可以搬来救兵,杀退这些贼子的!咱们绿林军,厉害着呢!”

声音其实微微有点抖,但可能他自己都没察觉,语气倒是无比的坚定。

林书航冲他笑了笑,点了点头:“是啊,一定可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