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昆阳之战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304字
  • 2022-04-02 14:24:26

“有饭吃也顶不住呀,听说他们还有个将军,身高三丈,腰围九尺!还能驱使大象和老虎呢,厉害得很。”

“呸!身高三丈腰围九尺,那不成个球了?”先前那壮硕少年不满的骂道:“哪听来的假消息,瞧你们这点出息!就算真有大象和老虎怎么了?咱们在宛城还有十万人呢,这些新军算什么,到时候绝对杀他们一个落花流水!”

少年们的抱怨和争执,林书航在一边细细听着,虽说少年们的见识不多,但东拼西凑的听了一阵,加上对四周校场上的衣着、旗帜等等观察,林书航还是大致搞清楚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和场景背景,甚至也搞清楚了此前第一个章节的年代时间。

这是王莽篡汉的新朝末年,此处是昆阳城,且正被新军合围,那现在就是公元23年,著名的昆阳之战前夕了。

这个发现让林书航也是有些汗颜,自己此前在喀纳斯草原时没有任何年代参照,是根据林大元的十七世孙这条线索,以一代二十年算,来大致推断当时应该是在东汉年间的。

但现在看来这个推断显然有误。

虽说古人结婚生子并不能用现代人的标准来衡量,古代女子往往14岁就已经结婚生子,男性稍长一些,也都是在15到20岁间。

但这个男性的结婚年龄标准是汉人的……可林家当时却身在漠北,更艰苦的生存条件,匈奴人结婚生子的年龄其实比这更加提前,十三四岁就已经有孩子的男人遍地都是。

林家入乡随俗,在短短220多年内传承了17代,还要刨除掉本就已经存在的林大元和他儿子这两代,其实也就顺理成章了。

所以上一个章节的准确年代应该是在公元元年之后。

而现在身处昆阳之战前夕,距离西汉断层已经有15年,自己的身份如果是林牧远之子,那就刚好接得上了。

他下意识的伸手在身上摸了摸,结果还真在那破破烂烂的衣兜里摸到一卷熟悉的羊皮纸。

不是地宫图,那玩意儿的原件早在上次模拟器时,就被林书航在抄录以后销毁了,毕竟那东西只会给林家带去祸患。

而手里的这张羊皮卷,则正是林家的族谱。

‘先祖林大元……十七世孙林牧远……十八世孙林忆奴’!

果然,自己现在的身份正是林牧远之子,只是这名字有点……林书航都忍不住想拉开裤腰带看看蛋蛋还在不在。

理解是可以理解,忆奴忆奴,追忆匈奴,毕竟母亲呼弥尔是匈奴人,只是这听起来也实在是太女性化了些。

有过前两次的模拟经验,林书航已经很清楚因果场景里的任务目标了,基本上就是让林家的血脉传承下去,说白了,首要的一点是保住自己小命就好。

眼下校场上这些应该便是起义反抗王莽的绿林军,也是光武帝刘秀发家成名的开端。

适才众人聊到昆阳城区区万余人,被数十万大军围困攻城,且城内弹尽粮绝,看起来似乎已经是必死之局,以至于城中守军已经军心涣散。

但从真正的历史背景来看,林书航却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他知道这一战,昆阳城压根儿就不会沦陷。

汉光武帝刘秀,那位俗称的位面之子,将在外面的大军彻底合围之前率十三骑而出,夜间偷营,突破包围圈去外面搬来救兵,最后以少胜多,将这新朝四十万大军击败,并一举成为整个新朝义军的重大转折点,这也是历史上最著名的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之一。

在这其间,新军会攻城半月,像自己这种少年兵大概率是会被派上城头率先当炮灰的,而历史上的林忆奴应该就是死在这个时候。

这么一看,让林忆奴活下来的这个任务自然也就很简单。

要想保险极端一点,他可以今晚就直接逃出兵营,在城中找个地方苟着,然后等待位面之子、汉光武帝刘秀的大翻盘就行。

而即便是真上战场,以他现在的身手,只要不在守城时自己脑子发热去拼命,那在昆阳城并没有沦陷的情况下,应该也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所以这是一个看似凶险却轻松无比的任务,真正麻烦的,是‘快递’的问题。

首先是快递地址,眼下这座昆阳城,在2000年后属于河南Y县境内。

Y县历史悠久,在现代社会中也发展得很快,可问题就出在‘发展得很快’这五个字上。

发展就意味着各种基建动工,你能保证你在城里某处埋下的东西,不会被后世叶县发展的步伐挖出来?即便真的没挖出来,万一上面给你修条公路,难道回到现实后自己还能直接去Y县掘公路不成?

所以要想快递,首先得避开人烟,那就只能出城。

在如今昆阳城西北边的汝州九峰山、南边的舞钢二郎山,这些都是跨越千年的名山古迹,东西埋在这样的地方是比较方便找回的。

可在新军四面包围的情况下,出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跟着出城搬救兵的刘秀一起,沾沾位面之子的光。

其次就是带什么快递的问题,既要兼顾后世拍卖的方便性,又要兼顾能在这昆阳城中就地找到的。

那不外乎两种,一些富贵人家的青铜器,亦或是玉佩、玉璧这一类。

汉玉在后世的拍卖行中还是比较受宠的,虽说没有什么太多的天价记录,但少则数十万,多则一两百万却是屡见不鲜。

至于青铜器,林书航曾看过一个报道,比较出名的是一个东汉时期的‘熨斗’,被农民当成水舀,一包烟就换给了专家,却被专家拍出了900万的天价。

而这两样东西,应该是能在昆阳城内能找到。

捋清楚了所有思路,林书航给自己大致定了一个几步的计划。

其一是要先寻宝,确定可以在哪里找到值钱的青铜器和玉器,才能完成自己的快递订单。

其二则就是接触刘秀。

别看自己此前斩杀胡狼的时候很威风,但真要去冲击千军万马的军营的话,那简直就跟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无论用什么样的办法,都得先见到刘秀,然后用现代的知识去忽悠他,实在不行,搬出曾经忽悠族长的占星术也可以。

只有取得这位位面之子的信任,靠着他的光环,自己才有可能冲出外面数十万大军的包围圈。

可这计划才刚在脑子里定下,却就已经被校场上传来的消息给无情击溃了。

“冲出去了!”

校场上有人兴奋的一路小跑着进来,冲着东侧的几个将领喊道:“刘秀冲出去了!真厉害呀,十四骑直杀南门而出,新贼未曾提防,竟被他们破营而出,一路望定陵而去了!”

林书航一怔,微微张了张嘴,再看看天色。

真是见了鬼了,这是大白天、正午时分啊!

你就这么冲出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