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古玩市场的引路人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640字
  • 2022-03-31 16:53:40

原本柔软的灞桥纸历经千年岁月,早都已经干透了,在盒子中成碎裂的状态,变得很脆,这是早有预料的。

像这样程度的破碎基本就不可能做复原修补了,只能做托补。

先用镊子将碎裂的灞桥纸全都拼凑出来,然后再在准备好的纸张上刷好浆糊,最后将这些碎片按照原本的位置排列粘贴上去。

得亏当初跟着老师练过这类修补手法,而以他此时练过武的手之稳、心之静,做起这些事儿来就更是得心应手。

即便如此也花了大半天,毕竟是细致活。

修复得很顺利,而且由于此前埋下时就做过了油纸和石灰防护,因此图纸本身碎得并不算太过细碎,又在密封的铜盒里,最后拼凑出来的完整图纸竟然连一点缺口都没有,这大概是现如今ZG保存最完好的汉代文献了。

看着手里这份儿跨越了两千多年的图纸,自己当年亲手镌写的字迹和图案仍旧还清晰可见,林书航平静的内心也经不住升起一股淡淡的成就感。

这张图纸固然是非卖品,但却已经证明了跨越历史的快递是完全行得通的。

布尔津的一些小巷内确实有不少回收黄金的小店铺,考虑到对方的财力问题,林书航也是找了好几家,才把几大块金子全部出手。

眼下国际形势复杂,金价被提得很高,即便是回收,也能卖到大约330到350左右,WX、ZFB、银联,都是立刻转账,绝无拖欠。

当然,那是提纯之后的价格,好在这些小作坊本身也在提供这样的服务。

650多克的金饼,提炼后大约只能得到420克左右,要少三成多,不得不说东汉时的冶金技术确实不行,这要不是小作坊就有提炼工艺,否则那是真没法当黄金卖。

加上大宛马的黄金头盔,最后总共是4215克纯金,跑了十几家回收的金店,提炼加回收,忙活到晚上好不容易处理完,原本已经只剩下了三千多的银行卡,此时豁然已经上涨到了七位数,一百四十三万六千多。

长这么大,头一次在自己的手机短信上看到这么长的一串的余额,饶是以林书航现在的心境,也是忍不住有些欣喜。

想做的事儿太多了。

给父母买套房……好像不太够,但给爱车却只能骑小电瓶的老林买辆车却没问题,让老林在亲戚们面前也阔气一回。

给自己买身正儿八经的正装,然后去奢华的酒店里吃顿大餐,自己那台笔记本也该换了,大一的时候买的,但凡开机两小时,都差不多能在散热板上煎鸡蛋了。

可空想了一阵,最后一件事儿没落实,连晚餐都还是在招待所下面的烧烤摊上解决的。

没办法,穷了半辈子,真要让他花钱,倒不是舍不得,而是好像真不太会花……

点些不用看价格的烤串和啤酒就已经足够让他满足。

买房的话,除非是在老家那样的CD市郊区,否则一百四十多万在CD市还真买不到什么好房子,也就是首付加装修而已,还得是紧凑型,所以也用不着急,以自己现在的生财门路,多来两次模拟器,林书航还是有足够信心把父母都接到CD市来好好享受晚年的。

那先给老林买车?好像也急不得……

突然拿这么多钱回去,哪怕只是买个小车,恐怕也会把老两口吓得晚上都睡不着觉,担心他干了什么违法的事儿,到时候就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

思来想去,这事儿还真只有慢慢来。

机票只有明天下午的航班,始皇陵的许可证也已经赚到手,林书航决定给自己放一天假,等回到CD市再开启下一个模拟章节。

难得的闲暇时间。

林书航坐在烧烤摊旁,一边撸串一边喝着啤酒,然后给范增编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

——老师,我想过了,崔副所长的图纸既然是我给她的,这事儿我还是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信息很长,大意就是解释了一下林家有一张祖传的始皇陵地图,祖上或许有人是始皇陵的工匠,也或许是当时负责监造的官员,自己给崔梅的那张图纸,甚至包括自己的那篇考古论文,乃至于自己当初对历史学的兴趣、以至于才会选择了这个专业……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份儿祖传的地图。

而自己给崔梅图纸的时候并未透露这一点,那是因为当时怕所谓的专家向他征缴这份儿祖传宝物,500块钱加锦旗的传说毕竟太过深入人心了,自己当时确实有私心,所以这也就解释了崔梅为什么当时没有重视地图,以导致地宫出事后,才翻出地图来解救工作人员的事儿。

现在呢,给老师增添了麻烦,连累了崔副所长,也致使考古工作者们出现了伤亡,这一切都让自己无比的内疚。

痛定思痛之后,自己还是决定把这份儿地图捐献给始皇陵博物馆,不过由于这段时间有些私事儿,他就不去X市了,会将文物寄送到始皇陵研究所,由老师签收,希望老师以他的名义代为捐赠,也可以借此去帮崔副所长解围。

这张图纸,如果真拿出去拍卖,必然是价值连城。

林书航自认并不是什么不爱财的清高人士,他确实想要更多的钱,别的不说,想给二老在CD市买上一栋大房子,那就远远不是现在卡里这一百多万所能做到的事儿。

但问题是,没有门路,也没有合适的身份。

且先不说单凭自己很难找到合适的拍卖场,即便找到了,匹夫无罪的道理放在现在这个社会也是同样适用的。

像他这种在古玩界里毫无名气的无名小卒,出手就拍卖如此重量级的宝物,那只能被人当成冤大头和凯子,甚至会惹上无尽的麻烦:你这图哪里来的?直接查你祖宗十八代啊,巧取豪夺的方法多了,甚至拍卖行直接串通了买家压价,现场给你个超低的底价,不然就给你流拍,人家再转手上万倍的卖……毕竟这样的远古地图并没有拍卖先例,卖多少都是所谓的‘市场’说了算。

总之,玩儿不死你也烦死你。

除非仗着一身武艺去走黑道,但林书航并不想那样,毕竟法治社会,有枪有炮,你就算项羽再世也得老老实实做人,跟国家作对,去违法乱纪,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何况自己又不是没有路可以走,放着好好的正道不走,去走黑道?那才真是脑子有问题。

这古玩市场,老师是行家,他曾听老师提起过里面的水有多深,想要在里面混,你得有人引路才行。

反正有模拟器在手,自己已经有了稳定快递的通道和方法,以后珍贵的古玩他想要多少有多少,说不定连元青花都能直接拿来泡脚。

而这张藏宝图,则就算是他敲开古玩市场这些真正上流玩家的一张合法通信证,或者说投名状了。

捐献证书和始皇陵博物馆的人情,乃至于崔梅甚至是许多皇陵研究所涉事的工作者都会承他的情,能让他在这个圈儿内博个好名声,甚至是可以让他今后的一切都自然而然的合法化。

而圈儿内因此传开的名气则能给他建立良好的信誉,让人不敢轻慢,这些都将是以后他进入古玩市场的资本。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如此一本万利的生意,不做就是纯傻逼。

当然,也不能光是坐着等这件事儿发酵,该主动的还是要主动,所以在短信最后,林书航还向范增提了个小小的不情之请,算是加速了一下这个进程。

——家里还有个老物件,是当初用来存放这张珍贵地宫图的盒子,个人判断为西汉年间的青铜胭脂盒,老师你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这个我就不捐献了,想要换些钱减轻一下家里的负担,不知道老师是否认识一些对此有兴趣的收藏家,能否帮我引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