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乌拉!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908字
  • 2022-03-28 10:59:48

横刀斩落!

生死当头,胡狼脑子里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在顷刻间化为了无穷的求生本能。

全身的机能乃至潜力,在这瞬间全都调动了起来。

他的双眼猛然充血,布满了血丝,在全身那本就已经鼓胀无比的肌肉上,更是有无数的青筋跳起,让他宛若化身魔鬼筋肉。

皮肤绷紧、肌肉扎铁,青筋如须,甚至整个身体表面都仿佛突然镀上了一层漆黑的铁色。

胡狼的眼睛已经看不出人眼的模样了,而是被充血的血丝填满,变得赤红。

霸王肌——岩皮铁铠!

嘭!

断刀已扔,两只宛若化铁的巨掌在他头顶猛然一合。

稍偏的角度,让数根手指在横刀与无匹刀势的锋芒下齐断,可强行合拢的双掌,却也如铁钳般,随之将那劈入掌中的横刀夹住!

劈落的重刀宛若卡死在了铁缝中,再难寸进,攻势为之一阻。

“吼!”

一声已经不像人类的怒吼咆哮,胡狼那已经充血的眼中露出一丝惊喜。

可还不等他将这惊喜巩固,夹在双掌中的大横刀猛然一震,仿佛将劈力化为了震力,让他夹持重刀的双手在刹那间微微一松。

虽只是一刹那的松动,却已让那汉人保持着重刀被夹的姿势,身体在空中一个神异的扭转。

刚才那一刀本身的劈力、震力、胡狼双手的夹击之力,都在这一扭转中被转化了过去。

刀势暴涨,比刚才更甚!

胡狼充血的眼珠猛然放大,紧跟着就是刀贯长虹!

气吞山河的最后一层刀意……

林书航并没有理解错,那是前几层刀意的结合,但却并不仅仅只是气吞三河那三层刀意,而是融合了辟易千军的重、步步为营的缠与快,所有的刀意汇聚为一。

没有了花哨、没有的繁复,只化为一道凝练无匹的刀气,将刀的所有精意灌注其中。

斩!

“吼!”

此时的林书航状若鬼神,一声怒吼,长虹贯日般闪耀的刀芒一劈而下,直接到底。

闪耀的刀芒在刹那间仿佛点亮了草原,虽稍纵即逝,却惊艳四方。

整个画面都仿佛在这瞬间静止下来了,连草原的夜风都被那一刀给‘吓’得暂且退散。

那一刻锋芒毕露的刀光,即便在瞬间消失,却也仍旧仿佛存在于每一个看到它的人心里,让人感觉心中刀气纵横、不寒而栗。

嘶律律律……

奔腾而来的一百八十马贼精锐都不由自主的齐齐停下了脚步。

马嘶声高昂、蹄声凌乱,却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每个人、每匹马,都屏住了呼吸,被那一刀的锋芒震慑,感受到了那一刻战刀的血腥和无情。

只见在刀芒闪过的地方,那汉人双手握刀、单膝跪地,身体微微低伏,粗重的喘息声如闷雷般清晰可闻。

而在他的身前,魁梧的胡狼则是一动不动。

整个画面定格了约莫三四秒……

呼~~

被那刀光‘惊吓’走的夜风此时才姗姗来迟,重新覆盖了草原,拍打着地上的青草。

草摇声猎猎,而那一动不动的胡狼,则是在这瞬间突然裂开!

本就在他硬气功下近乎‘沸腾’的鲜血,此时猛然溅飞起数米高。

高大的身躯则仿佛是被这飞溅的鲜血撕裂,整齐无比的从中裂开,分为两半。

喷射开的强劲气血,伴随着劈砍进入胡狼身体中的残留刀意,竟直接‘推着’裂开的两半尸体,冲到了至少一两米外。

肚子里断裂的大肠、心肝脾肺肾,合着一大堆红的白的、青的绿的,霎时间洒遍满场!

血腥味霎时间弥漫,从胡狼身体中迸射出来的残余刀意锋芒毕露,更是惊吓了那些刚刚才安静下来的战马。

嘶律律律!

成片的马嘶声,不少战马都高扬起前蹄,险些将几个马贼掀翻下来。

所有人此时全都惊呆了。

胡狼……死了?

即便是刚才看到那一刀时就已经有所感悟,可当真看到胡狼那魁梧的身躯突然分成两半时,仍旧是带给了所有人止不住的震撼。

这可是胡狼,喀纳斯草原上毫无争议的最强者,即便是那些手握重兵的千户侯们都不敢轻易来剿杀的凶人,竟然就这么被一个汉人劈成了两半!

两族的勇士们猛然欢呼出声来,可很快,他们就意识到了危机还并未度过。

马贼并未就此退走,刚才惊慌失措的战马也已经被安抚了下来,在原地焦躁的踏着马步。

大头领死了有二头领,二头领也死了,那还有三头领、四头领。

不可能只有胡狼一人知道林书航身上的秘密,更不可能只有胡狼一个人贪心。

马贼中,几个排前的高大身影目光灼灼,在动摇着、权衡着、盘算着。

他们有一百八十骑,而对面则仅仅只有五六十个牧民,还是步战。

对面虽有一个能斩杀胡狼的可怕存在,但看他浑身浴血、单膝跪地的模样,显然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马贼们的凶相再现,现场霎时间又安静了下来。

锵锵锵锵!

感受到对方的杀气,两族的勇士们纷纷拔刀在手,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所有人也都是经不住手心冒汗。

胡狼虽死,但那神勇的林牧远看起来也已经很难再战了,而面对一百八十骑马贼,他们这几十人根本就是生机渺茫,只是为尊严而战。

马贼也还在迟疑着、观望着、内心纠结着。

但随着夜风的吹拂,胡狼尸体的血腥稍散,仿佛连着林书航此前的一刀之威,也被这夜风渐渐吹散了。

人性贪婪。

马贼们眼中的畏惧越来越少、战意越来越浓,已经有拔刀出鞘之声,恰在此时……

嘶律律!哒哒哒哒!

一声马嘶,马蹄声疾响。

先前停在一边的大宛马,突然朝着林书航冲了过去。

神骏异马速度非常,马头微低,竟是愤怒的对着林书航撞去的。

此时由于失血乏力,身体确实已经比较僵硬,但灵元仍旧充足,林书航脚下一转,鼓起灵元化出一道残影闪避开。

那大宛马极通人性,一撞不成、冲过了头,竟似是知道拿林书航没办法,再掉转头回来时就不再做这无用功了。

只见它小跑到胡狼的尸体身边,用马嘴不停的去拱他,似乎想让他站起来,又似是想把两半尸体给拼凑到一起,可终是没能成功。

最后,干脆跪伏到了胡狼的尸体旁边,将马头偏靠在胡狼的尸体上。

嘶律……

马声泣血,主仆情深。

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由自主的被它吸引,两族那些爱马的勇士们无不动容,而同时,却也是将胡狼那惨烈的尸体重新拉回了所有马贼的视线。

几个刚才还蠢蠢欲动的马贼头领顿时冷静了下来。

他们想起了胡狼头领曾经的可怕,想到了刚才这汉人劈死胡狼的那惊世一刀,再加上刚才他闪避大宛马时那鬼魅般的身影。

是的,干掉胡狼,他不可能还有充足的余力,他的喘息声证明了一切。

但看他闪避快马的样子,并没有完全脱力,谁知道他还能不能再砍几十个?

再加上前方五六十个一脸视死的凶悍牧民……马贼即便胜,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死在这里,更不知道这些死的人里包不包括自己。

刚才还灼灼的目光终于又渐渐熄灭了下去。

汉人的宝藏虽好,但也要有命花才行,再说了,没了胡狼,就凭他们几个,还真难有门路安全的通过边关,去汉人的地盘上挖宝,他们甚至连汉人的话都不会说……

林书航的喘息声此时已经渐渐平缓,自身的伤势还是很重的,但就算用灵元强压也得压住,这种时候就算装,也要装出无事的样子。

唰!

他站得稳稳当当,目光冷漠,大横刀微微一摆,在月夜下刀芒毕露,仿佛唤醒了所有人对刚才那惊世一刀的记忆。

一双虎目灼灼,锐利的目光看向领头的那几个马贼,则更是让那几人忍不住心中一凛。

罢了罢了!

“走!”

领头的马贼神色复杂,突然勒过胯下的马头,头也不回的朝东边跑去,那是鲜卑的地盘,他们这几年在喀纳斯草原上结下的仇家太多了,没了胡狼,还敢留在这里就是等死。

领头的一走,剩下的马贼再不做多想,纷纷掉转马头跑走,一场大战消散于无形。

两族勇士们只这一会儿功夫,已感觉在鬼门关上走了好几个来回,此时大敌终于退去,再也按捺不住那份儿劫后余生的狂喜与获胜的兴奋。

短暂的安静了数秒,他们高举着火把,发疯一样欢呼着朝林书航冲了过来。

“赢了!我们赢了!”

“胡狼死了,以后大家都有好日子过了!”

“林大祭师万岁!”

“乌拉!乌拉!乌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