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气吞天地 百战横刀!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639字
  • 2022-03-27 13:07:40

即便是已经大成的百战刀法,有着刀速X2的加持,再有步步为营的刀身合一,可在胡狼这十成功力的快刀面前,却仍旧是有些难以招架。

对方藏得太深了,感觉此前几次模拟的交手,胡狼最多就只用出了一半的实力,而此时此刻,才是真正的毫无保留。

只短短数十招、十来秒的时间,林书航的身上已添了大大小小十几道伤口。

浅的只是拉伤外皮,深的则已切开肌肉、几可见骨!

草原上鲜血飞溅,胡狼肆意狂啸。

能击杀这样的高手,对他的功力提升显然有着妙不可言之效,更是他最大的爱好。

可神奇的是,即便是遭受了这样的伤势,那汉人竟仍旧保持着旺盛的战力。

刀光剑影中的一对虎目闪烁,沉静如水,别说有丝毫慌乱了,甚至感觉连半点情感也没有。

失血、疼痛,这些常人难以忍受的事儿,对那家伙而言好像都没有任何感觉。

这样的感觉让胡狼在狂放的同时也是暗暗警惕。

嚣张的言语只是为了击溃对方的信心,而手中的攻势才是真正击倒对方的利器。

他双手的刀势此时变得更快了,看你有多少血来流!

强悍的续航和不断提速的快刀,仿佛永远没有极限的提升,换做常人只怕早已崩溃,可林书航却心沉如水。

对方的快刀确实已经达到了他所能承受的速度上限,可现在却还不是反击的时机。

他的眼神中此时只有绝对的冷静。

无数次模拟中的死亡经验和受伤经验,再加上狠人大帝这样的天赋,让林书航对疼痛早已麻木。

大脑此时就像是一台永远在精密计算着的机器,冷静得完全不像一个人类,非但不会受到刀伤和疼痛的任何影响,且在无法完全封挡的情况下,脑子里计算的永远都是小伤换大伤、大伤换致命伤。

更重要的是,有灵元在不断的救火。

止血、压制,甚至是让那些裂开的伤口自然收拢、减少血液的流失。

灵元的作用太大了,简直就是一个随身的自动急救包,否则即便是狠人大帝这样的天赋,也顶不住失血过多的身体机能自然衰减。

可即便如此,此时的林书航看起来也已经像是一个血人,更是被那快刀逼得连连倒退,此前幻化的残影也不再显得那么灵动。

场面的绝对下风,让后方观战的两大部族勇士看得心口都已经提紧了。

他们的脚步开始隐隐躁动起来,握紧了手中的兵器。

这样的战斗确实不是他们所能轻易介入的,可难道就这么干看着?看着那汉人落败?

胡狼太强了,不管箭术还是刀法,连这刚才让他们惊艳无比的汉人都挡不住。

如果这汉人倒下,那稍后面对他们的,绝对就将是一面倒的屠杀。

汉人还在坚持,胡狼的攻势还在持续。

草原上刀光剑影,金戈抨击。

阔台握紧了手中的弓箭,勇士们则是握紧了手里的马刀。

帮忙!

可当这样的想法刚在他们的脑海中升起……

哒哒哒哒!

远处,成片的马蹄声响起,只见有大片举着火把的骑兵突然从地平线上出现,朝着这边飞冲而来。

成片的骑兵在草原上冲击时气势惊人,无数的马蹄更是踏得这大地都在微微震颤,宛若踏在两族勇士所有人的心口上,给他们当头淋下一盆冰水,浇灭了他们刚鼓起的战意。

汉人打不过胡狼,而他们这些勇士不过区区五六十人,且为了在石林埋伏,并未骑乘马匹,都是步战。

四里、三里、两里……

借着那些骑兵高举的火把,所有人都看清了他们的旗帜,那是几面巨大的、画着狰狞狼头的狼旗,正是胡狼的精锐部队。

所有人在这瞬间感觉心都凉了。

冲出去?在这辽阔的草原上,步兵如何与骑兵对抗?只怕一个冲锋,他们就得死尽死绝,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但如果那汉人落败,即便他们退守石林也肯定是死路一条……

这一刻,进退维艰。

果然,在这片草原上,选择与胡狼作对永远都是最蠢的做法。

没人能对抗胡狼和他的马贼,他们这些人死定了!

却不知此时的胡狼内心已经烦躁起来。

光靠快并不能解决这样的对手。

那汉人的韧性实在是太强,强到让他都感觉不可思议,甚至开始让他升起一种‘些许浅薄的伤口就算再多也砍不死他’的错觉。

而那双即便处于绝对下风,却仍旧冷静得不像人的眼睛,更是让胡狼心生烦躁和愤怒。

明明是猎物,却睁着一双猎人的眼睛!

高手相争,最忌这样的拖延,更忌久攻不下的心浮气躁,一旦势衰而竭,那就将是进攻方被逆转的时候。

表面的张狂下,藏着的是胡狼的细腻与忌惮。

在这样的时候,身后的援军来得实在是太及时了,不止是吓住了刚才已经蠢蠢欲动的牧民,更是让那汉人在刹那间出现了一丝眼神的晃动。

胡狼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点,霎时间双眸如电。

势?

他也懂,此时身后扑来的千军万马就是他的势!

而那汉人终于出现的一丝眼神变化,那就是他的意志松动、崩溃丧命之时!

已开始微现疲态的双刀突然荡开重剑,胡狼猛然提膝前顶,恐怖的气血之力,终是将那汉人踢得一声闷哼,脚下踉跄。

而与此同时,双刀已经腾空。

胡狼的两条胳膊在霎时间再次鼓胀了一圈,全身的力量都迸发在了这一击中,两只狼眸更是泛白,露出了嗜血之光。

“死!”

借着月色背景的衬托,那威武的狼头帽,两柄弯刀竟在恍惚中宛若幻化为了两根狰狞嗜血的狼牙。

胡狼在这瞬间仿佛化身为了一匹远古狼神,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朝林书航啃噬而去。

月色在这一刻都仿佛为之黯然,整片苍穹仅剩下了那狰狞的狼头。

可下一秒……

嘴角翘起、目**光,脚踏五方、横刀立顶!

砰!

咯嘣!

一声脆响。

只是最简单的招架,可那两颗狰狞的獠牙却随之崩断。

胡狼的双刀早在林书航第一波攻击时就已经崩开了缺口,此后虽一直主导着攻势,可与大横刀的碰撞仍旧不少。

而在林书航刻意的封挡下,即便是拼着多挨几刀,也要尽量将兵刃的交接处,朝着胡狼双刀的缺口上引。

成功率固然并不高,但有。

崩开的缺口被不断的强硬碰撞,让本就已经暗生裂痕的双刀内部早已到了承受的边缘,而此时胡狼的全力攻击,虽已刻意避开了刀上的缺口,但光是那剧震之力,已不是此时濒临崩溃的双刀所能承受的了。

蓄力劈斩的双手突然间‘一空’,胡狼心中猛然剧震。

可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却见那浑身浴血的汉人,整个人的气势在这瞬间陡然拔高,刀势爆涨!

这不是巧合!

那汉人并没有力竭,即便是在那样的绝境下都一直有所保留,甚至是故意以伤换刀,一点点的、隐蔽至极的去破损他的兵器!

那汉人更没有丧失斗志,此时此刻的刀势暴涨,是蓄势已久的爆发,刚才那一丝眼神的松动完全是他故意装出来的!

胡狼突然就明白了,这汉人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刻,甚至是一直在用血和生命拖延。

他仿佛知道这一刻会有骑兵到来,仿佛知道自己久战不下后必然心躁,知道自己必然会借骑兵之势发起猛攻,知道……所以他才在那一瞬间用松动的眼神来引诱自己!

这个汉人,太了解自己了!

不止是了解自己的刀法,甚至了解自己的想法,他竟是在借自己的手,断自己的牙!

这……

双刀崩碎,攻防在瞬间逆转。

一道璀璨的光芒在那高举的大横刀上绽放,空中的圆月为之失色,仿佛天地间在胡狼的眼里都只剩下了这一刀!

气吞天地,百战横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