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牛角弓 贯月箭!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397字
  • 2022-03-26 18:27:18

反手一式横摆。

剑未出鞘,带着那精钢打造的剑鞘横挥,狠狠的砸在了那箭头上。

一股巨猛无比的冲力传来,可刀鞘却并未被弹开。

稳稳顶住,随即就是一个细腻到了极点的卸力,将横挥变成了下压,在接触的瞬间将剑鞘的动作轨迹改变。

足足一米长、拇指粗的巨箭被他这一压强行改变了方向,轻易的引导着,射入林书航身后数米外的草地之中。

但听嘭的一声闷响。

箭矢瞬间入地半尺,箭尾犹自猛颤,发出剧烈的嗡嗡之声,在这辽阔的草原上回荡不绝。

身后那些部族勇士们全都看愣住了。

而再看前方,那横刀而立的汉人甚至连胳膊都没晃动一下,而是呼吸悠长、气定渊岳,冷冷的注视着还在疾奔中的胡狼。

居然能接下自己一箭,草原上,这样的高手可不多见。

胡狼的双眸如电,双腿狠狠一夹,快马更疾,反手抽箭,下一秒已然再是一个满弓。

两百五十米!

距离更近了,以林书航‘夜之子’的天赋,视力增强,此时甚至能看到胡狼手臂上隆起的肌肉,在拉弓的瞬间呈一种爆炸状。

这是真正的硬气功,可不仅仅只是刀枪不入的防御而已,而是通过对肌肉的掌控,练就出来的纯粹人型兵器!

蓬!

更近的距离,更足的爆发,胡狼至少已用上了八成力。

这一箭,比刚才更疾,竟带出了一种尖锐的破音声。

咻!

林书航目如星电,就仿佛早已知道他还有第二箭一样。

手中的刀鞘顺着刚才下压的动作回转,顷刻间已再次横打。

以攻代守、辟易千军!

叠加的刀意让力量倍增,精钢的刀鞘在夜色中竟生出些许光芒,就仿佛摩擦得连空气都随之微微燃烧起来,动作更是恰到好处,与那箭矢的轨迹如出一辙。

轰!

势大力沉的拍击。

粗大的箭矢与那精钢刀鞘相碰,竟凭空迸射出了刺眼的火花,宛若烟火般一炸。

林书航的手臂微微一震,可那箭矢也被再次崩飞,朝着空中斜射上去,竟是对准了高空中那只不停盘旋的夜鹰,惊得那夜鹰一声尖啸,扑翅猛飞变向,最终飞箭擦着它翅膀射过,只从空中惊落下几根漆黑的羽毛。

胡狼的眸子变得更闪亮了,也更加的慎重,马蹄声则是更急!

此时距离已经更近,双方已不足二十米。

只见在疾驰到眼前的大宛马上,一道人影伸手在那马背上轻轻一按,紧跟着整个人宛若夜鹰般高高腾起三四米。

身后地平线上的月色如盘,一道黑影,借助着明晃晃的月光,在那圆月的背景中再次拉开了他的牛角大弓。

咔咔咔。

肌肉的鼓胀声,能看到腾空而起的胡狼竟似乎比刚才变得更大了一圈儿,紧跟着……

嗡!

粗壮的牛角弓竟被他强行拉扁,硬弦崩得笔直,还未出手,可在那闪耀着寒芒的箭尖上,竟已隐约可见一丝螺旋的气流汇聚。

林书航的瞳孔微微一缩。

虽然已经几次交手,但他可从来没见过胡狼的这第三支箭,这家伙……此前和自己的几次交手竟然都保留了实力?

“再接我一箭!”

胡狼一声暴喝,弓弦随之脱手。

没有声音,只因箭比那声音更快!

脱弦之箭竟在牛角弓上炸出了一圈儿音爆时的气障,寒光迸射的箭头更是与背后的月光相互辉映,恍惚晃眼。

十层力量,贯月箭!

这是达到了音速的利箭,根本就不像是人类所能达到的层级。

即便是辟易千军三叠浪的最高爆发,只怕也达不到这一箭的层次,就更别说精准的拦截了。

可一丝浅笑却早在林书航的嘴角翘起。

“S。B!”

几乎在箭影脱弦的同时,林书航所在的原地已然幻化出了七八个残影。

轰!

箭影瞬间从那残影中穿过,狠狠的扎透进了地底之中,宛若炮弹般溅起一片泥草,箭根更是几乎没羽而入。

而与此同时,一道鬼魅般的身影也已窜到了十数米外。

一双闪耀的眸子上抬,与半空中升势已尽的胡狼两两相对,让胡狼心中一凛。

人在半空落下时是最难掌控自身平衡的,且力从地起,腾空的人也根本用不上真正的力。

趁你病,要你命,下一秒,寒光闪耀!

此前抵挡两箭时所叠加的力量全都汇聚到这一剑中,闪耀的大横刀在月空中斩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

横刀出鞘,辟易千军!

唰!

砰砰砰!

三道急促的金戈交碰之声,霎时间一片刀剑相接的火星迸射。

半空中无处着力的胡狼被重刀狠狠的劈了出去,接连四五个后空翻,落在了距离林书航七八米外,且往后再退了两步才站稳。

吁律律律……

前冲过头的大宛马此时也停了下来,停在原地,而刚才还刀光剑影的大草原则在瞬间变得宁静。

身后那两大族群的勇士们全都看呆了,阔台的嘴巴更是已经张得足以塞下两个大鸭蛋。

虽说林书航此前摔跤就已经赢过了他,但那只是空手,也不知道那瘦瘦的汉人哪来的偌大力气。

所以摔跤,阔台服了,但他一直觉得如果让他手持弓箭马刀,那像林牧远这样的家伙是根本就不够看的,力气大有什么用?力气大就能射准箭吗?力气大就挡得住刀吗?

可刚才的一番交手,已经远远超出了阔台的认知。

别的不说,光是那惊天动地的三箭,那可怕的威力,他阔台的箭,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看到那第一箭时,他就觉得整个天都塌了,看到第二箭第三箭时,他甚至觉得不管是土方部族还是山鬼部族,所有的人都死定了,可没想到……

竟然被林牧远轻易就接了下来,甚至还能反攻胡狼!

这、这……

“好!”

两大部族的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喊了一声,可很快,那声音就被四周的安静以及草原上那弥漫开的杀气给冻结了。

只见在那草原上,两道人影正隔着十米遥立对峙。

一阵姗姗来迟的夜风拂过,吹拂得那两道静止不动的身影衣角猎猎作响。

头顶萧寒冰冷的月光洒来,映照出的则是两对宛若彗星撞地球般碰触的目光!

胡狼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最后那一箭,对方提前闪避开,那比他硬接下来还要更让胡狼警惕。

这是有脑子的对手,而不是那些只有力气、受不得激的莽夫。

而这,竟然会是那个汉人……

难怪他能从那灭门的屠杀中逃出来,难怪他能躲过王庭接连两三年的追杀。

别人都说他是运气好,那是那些人全都瞎了眼!

胡狼舔了舔嘴角。

‘锵’

一对弯刀从他的披挂中亮出,映照着月光,在胡狼微黑的身影下,就像是两只从身体两侧延展出来的锋利狼爪。

凌冽嗜血的杀气瞬间朝四周荡漾开,让他宛若一匹凶残嗜血的饥饿狼王!

林书航则是上身微微俯伏,一对虎目神光电射。

大横刀早已出鞘,此时微微一侧。

那出自现代工艺的不恴钢立刻光芒顿现,在他手中发出轻盈之声,宛若龙吟,自生气势,与那野狼的嗜血气势渊渟岳峙、不让分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