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如此如此 这般这般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326字
  • 2022-03-23 12:00:30

牧民好酒,而老葛台的酒则是土方部族酿得最好的,因此尽管部族中的人并不多,但老葛台的小酒馆却是常年门庭若市。

时至正午,小酒馆里坐着几桌喝酒的牧民,叽叽喳喳的声音不断,老葛台则是坐在小酒馆的毡帐门口优哉游哉的剔着牙,然后就看到一个稀客临门。

“族长,今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啊?”老葛台笑着站起身迎过去:“还没吃吧?来来来,我打点酒,弄点羊肉,陪你喝两碗!”

平日里仗着酿一手好酒,老葛台的脾气大得很,但在呼弥狼台面前还是毕恭毕敬的。

这时代,草原上一族之长的权力太大了,不说手握着全族人的生杀大权,至少族中牛羊、草料等事儿的分配,都是族长说了算,要你发财你就能发,要想你穷,那你也就离破产不远了。

呼弥狼台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婉拒了他的好意,然后有意无意的问道:“博尔忽那老家伙最近没来你这里买酒吧?”

“族长,瞧你这话说得,他不是戒酒了吗?”老葛台说道:“我还能故意害他?老博尔忽都那年纪了,这戒酒啊,对他也是个好事儿……怎么,老博尔忽又开始喝酒了?”

这才对嘛,自己的老兄弟,说了戒酒怎么会说话不算话呢?

呼弥狼台听得暗暗点头,笑着说道:“没有,就是突然想起来了问问,没事儿,你先忙你的……”

“大大!大大!”

是小葛台的声音,匈奴语里,大大指的就是爸爸。

只见声音响起时,一个年轻人从毡房后的羊圈那边兴奋的跑了过来。

“啧!瞧你这孩子,经不得事儿,咋咋呼呼的干什么?”老葛台呵斥了一声,然后问道:“怎么了?”

小葛台兴奋的跑了过来,大声说道:“下羔了下羔了!一胎生了四只!哈哈,这可少见呐!”

老葛台的眼睛顿时一亮,牛羊就是牧民间的硬通货,最值钱的财产,一胎生了四只,这可算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走走走!”老葛台兴奋得脸都红了,浑然忘了老族长还站在一边,撵着他儿子说道:“快带我去看看!哎呀,真是老天保佑,我看它肚子太大,之前还担心它下不下来呢……那什么,老三,帮我看着下酒馆啊!”

他招呼了店里的某个熟人一声,跟着儿子兴高采烈的跑过去了,只留下呼弥狼台独自在风中凌乱中。

一胎四只?老葛台家?这……

呼弥狼台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声。

会不会是巧合?毕竟,一胎四只羊只是说少见,但又不是没有出现过。

他正有些忐忑的想着呢,却见一人骑着马风风火火的冲来,居然是小博尔忽。

“族长!”小博尔忽的神色有些紧张,还没停稳马就急切的问道:“葛台大爷在不?”

“在啊,羊圈里看下羔去了,你找他什么事儿?”

“我大大摔了腿,骨折了,找葛台大爷去看看,他不是会接骨吗,平时看他接马腿溜得很!”小博尔忽此时已经翻身下马,急匆匆的就要往羊圈跑。

呼弥狼台听得一愣,下意识的就一把拽住他:“你等等!那老东西怎么摔的?”

“在草场那边放羊,喝酒喝蒙自己跌下来摔的!”

呼弥狼台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他、他不是戒酒了吗?”

“戒个屁,偷着喝!”小博尔忽气急败坏的说道:“怕我们说他,他就趁去放羊的时候喝,这下好了,早知道让他在家里喝,哪来的这祸事……哎呀,族长你别拽着我啊,我找人啊!我大大还搁那躺着不敢动他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挣脱呼弥狼台的拉拽,飞也似的朝羊圈冲进去,边跑边喊道:“葛台大爷!葛台大爷!”

身后的呼弥狼台那嘴巴张得足以塞进去一个大鸭蛋,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这……那个占卜太阳,还真他妈准啊!

等等,那这岂不是意味着……

呼弥狼台张开的大嘴猛然闭拢,响起了林牧远告诉他的八个大字——古道星月、群狼奔策……

这草原上最可怕的胡狼就要来了!婚礼那天!

坦白说,呼弥狼台是根本就不愿意相信这一点的,但现在,不管是老葛台家的羊下四羔、亦或者老博尔忽酒蒙子摔断了腿。

林牧远那小子简直是太神了,这些事儿根本就不可能是什么巧合,他还有什么不信的理由?

“哎!”他狠狠的一跺足,竟然迸发了几分年轻时的神勇,一翻身跃到马上:“驾!”

先是去了林牧远的毡帐那边,却只看到呼弥尔还在那里量竹竿的阴影刻度,老族长现在看到这个,心里忍不住就是一抽搐,满脸的敬畏:“林牧远呢?”

“好像说去训练场找阔台练武去了,怎么了,阿公?对了,那个羊下羔了吗?还有博大叔……阿公?阿公!”

呼弥狼台哪有空搭理孙女,马不停蹄的又赶去训练场,然后就看到了让他又大跌眼镜的一幕。

只见身板瘦小的林牧远正在和阔台摔跤,一大群孩子在旁边疯狂的打气,而两人居然摔得有来有回。

虽然明显阔台还是技高一筹,但林牧远的力气可比他想象中大多了,甚至比阔台都大,更多时候,阔台还是靠着技术才能勉强获胜。

呼弥狼台的嘴巴今儿就没怎么合拢过。

这……这还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汉人吗?自己这不是在做梦吧?

无论阔台如何吃力的把他摔倒,无论摔得多惨,林牧远就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痛、也不知道疲惫一样,下一秒就马上翻身爬起。

阔台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了,林牧远却还一脸精神。

老族长是个懂行的,一眼就看得出,两人要是继续这么摔,阔台多半真会被他摁到地上去。

这……真是看不懂了啊。

罢了罢了,搞得好像那个占卜太阳,自己就能看得懂一样!

最后在呼弥狼台的叫停下,阔台哲别如释重负的结束了这半天的对练,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林书航暗道遗憾,他的摔跤刚升级到中级,而且双方体力逆转,再有一会儿,估计就能把阔台摁到地上去了。

降服阔台能有许多好处,方便自己制定更多应对胡狼的计划,但看来只能等下次了。

只一看呼弥狼台的表情,林书航就知道他为什么而来,笑着说道:“族长信了?”

“信了!”呼弥狼台干脆的点了点头,然后驱散了看戏的孩子们,直接把林牧远拉到一边,满脸慎重的问道:“时间紧迫,你就直说吧,咱们要做什么,才能帮部族避过此祸?!”

计划是早就已经想好的,要分几个步骤实行,细节肯定还需要完善。

但也用不着过度的去烧脑思考,反正在自己修行到足以战胜胡狼之前,直接用每次模拟的结果来完善细节就行。

林书航抹了把汗,低声说道:“我们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