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百战刀法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516字
  • 2022-03-23 00:01:22

当天自然是按部就班的修行,基础刀法顺利的突破了九阶屏障,迈入十阶。

本以为只是面板的变更,可没想到突破基础刀法十阶后,个人面板上居然多出了一个天赋。

【刀客:你对刀有着异乎寻常的天赋,练习刀法时悟性X2,熟练度X2】

居然直接给了个超级实用的天赋,也是让林书航有些喜出望外,他可没想过练满基础刀法居然还有这样的收获。

而脑子里‘储存’的百战刀法,也在这瞬间融会贯通。

【百战刀法(黄):熟练度0/100(请使用20斤以上的重刀练习)】

【注:百战刀法取自虚构人物项少龙的理论,杀伐刚猛,将刀之刚猛迅疾的精意诠释极尽,共三式,使用百战刀法时,力量X1.5、出刀速度X1.5】

力量并不等于体质,这点,林书航早就已经知道了。

体质是身体素质的综合总称,里面囊括了许多评判的指标,比如力量、爆发、耐力、忍受力等等,是这些所有项目的综合得分。

像普通健康状态是10点体质,强壮的极致是100点,但或许这个‘健康’与‘强壮’之间,单纯的力量差距只有一倍左右,其他多出来的80点都是代表别的素质项了。

当然,也有的是特别擅长力量的、有的特别擅长速度或者爆发,同为100点体质,其实各自的差异都是很大的。

可惜个人面板上不能看到详细的分类数据……但因为练过了基本刀法,林书航感觉得出自己哪95点的体质里,可能还是更偏向力量型,这力量X2的百战刀法正可以把自己的优势给发挥出来。

他在脑海中细细参悟着三式刀法的动作,被模拟器灌入脑海中有关百战刀法的知识,顿时化为动作画面在他心中闪过。

本以为和基础刀法一样,记住这些动作,照着做就行了,可没想到当他在脑海中回忆第二遍时,却豁然发现两次演示的刀法,其动作并不相同。

他有些诧异,还以为会不会是自己记错了,于是再回忆第三遍、第四遍,却发现几乎没有任何一遍的相同的。

不过动作虽然不重复,在细细体会了数遍后,却能隐隐感受到每一式刀法在施展时,似乎都带着一种独特的风格。

重意而不重型,要领悟这三式刀法真正的刀意,这才是百战刀法真正的精妙所在。

坦白说,太阳的后裔、刀客,有着这两个天赋,练刀的悟性翻了足足四倍,才能让他在一瞬间就感受到其中真正的精妙所在。

因果商城只是包教,可不是包会,这可有点把林书航难住,看来这百战刀法果然不像基础刀法那么简单。

三式刀法,分别为‘辟易千军’、‘步步为营’、‘气吞天下’。

第一式为攻,是刚猛的连击刀法,可以在不断的连击中将出刀的力量重叠增强。

第二式为守,以重刀带动步法,是刀法与身法合一的防守姿态。

第三式则是以势压人,这就是要借助灵元,以及战斗时所创造的气势了。

三式的出手的动作可以完全不同,刀意隐藏其中,也就难怪此前每次回忆时,脑海中演示的动作都不一样,必须要领悟其精华,用自己的动作将刀意诠释出来,才有机会增加刀法的熟练度。

林书航参悟了一阵,站起身来舞动起手中捆着沙袋的马刀,几个似是而非的动作下来,熟练度并没有任何增长。

他也不气馁,盘腿坐下再想,想通了又起身演示……

只看的在毡帐那边量着竹竿阴影的呼弥尔一阵忧心忡忡。

——林阿哥这是怎么了?先是让自己测太阳,然后又突然转性练刀,还如此入迷,林阿哥不是不喜欢武艺吗?

于是,晚上呼弥尔送饭的时候,族长呼弥狼台如约而至。

林书航很清楚,自己要想战胜胡狼,肯定不可能是一两次模拟的修行时间就够的,但该做的事儿还是要做,他得在最后那次决战来临之前,找出可以让土方部族最小损失的方法。

倒不是为了评分什么的,毕竟都是活生生的历史上的人,能救一个算一个,何况,这说不定还关系到自己获得‘愿力’的多寡。

所以该忽悠的还是要忽悠,上次忽悠老族长的效果还不错,而这次,可就是进阶版了。

“……占卜太阳,最难!但也正因为此,它的测算结果也是最准确的,所以,占卜太阳,才是萨满们占星术的最高境界!”

呼弥狼台和上次的反应一模一样:“那……你这是算出什么了吗?”

“大凶血月之兆,就在婚礼当天……是胡狼!”

“胡闹!”呼弥狼台猛然站起身,他沉声说道:“这些话,你在我和呼弥尔面前说说也就罢了,若在外面去乱说,小心给你自己甚至整个部族都招来祸害!以后……”

“如果过不了这一关,那部族就没有以后了。”林书航毫不避讳的直视着呼弥狼台的眼睛,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仅凭这几句话,族长不会相信我,所以我刚才多卜了两象。”

呼弥狼台一怔,却听林书航紧跟着说道:“其一象,为山天大畜,乾火四方,位置偏东,当应在老葛台家。”

呼弥狼台问道:“什么意思?”

“乾为玉,主财物,山天大畜主牲,风火四方是数,老葛台家明日午时必有母羊或母牛产仔,一窝四胎!”

这下不止是呼弥狼台,就连旁边的呼弥尔都呆住了。

听说过萨满占卜国家大事的、听说过巫师占卜生死祸福的,可还从没听说过还能占卜畜生产仔的!

还一窝四胎……牛是不要想了,就算是羊,一胎通常是一只两只,三只就属吉星高照了,相当少见。

一胎四只?土方部族几千只羊,一年都难得看到一次,就更别说连时间、对象全都算出来了。

“你这……”呼弥狼台都被他给逗笑了,不是不信,是这根本就没法信,哭笑不得的连连摇头道:“没听说过羊产仔都可以算出来的……”

“我占卜的可是太阳,其精细程度本就远非普通萨满所能想象。”林书航可一点都不脸红,淡淡的说道:“还有第二象,是为牵羊担酒、举步维艰,位置偏南,当应在博尔忽家,老博尔明天有断腿之祸,与酒有关,想是喝醉了……”

“你这就更扯了。”呼弥狼台哈哈大笑:“老博尔忽以前是常喝醉误事儿,可他半年前就已经戒酒,满族皆知,我的老伙计,他的品行我是信得过的,他绝不可能因为喝酒受伤!”

“族长若不信,明日切莫去提醒,只管静静等待结果即可。”林书航微微一笑:“如今距离胡狼屠戮尚且还有三天时间,若明日我所说的应验了,咱们再来商讨对策,也不为迟。”

看他说得这么信誓旦旦,呼弥狼台反倒是不敢确信了,踌蹴了数秒。

“阿、阿公!”呼弥尔毕竟对林牧远更多一点信任,担心的说道:“我信林阿哥!博大叔年纪那么大了,我们还是提醒他吧,要是真摔断了腿可怎么办?”

她不开口还好,她一开口,反倒是让呼弥狼台硬气起来。

以前还真是看走眼了……但是,怎么能把宝贝孙女交到一个满嘴跑马车的人手里?这种事儿,当然要验证清楚!

“呔,小孩子懂什么……我就不信占卜个太阳能有这么神!”呼弥狼台皱着眉头吩咐道:“你别去和老博尔忽说,咱们就等着明天看结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