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再战胡狼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623字
  • 2022-03-22 00:01:22

石林里的通道是够马匹通行的,但弯弯绕绕、到处都是障碍,根本就跑不快,大股部队也无法并排而入,前后的马匹拥堵,速度反而很慢。

于是在二头领白狼西风的指挥下,将只剩下五十余骑的队伍再次分为了两股,一支二十人左右,骑快马绕到石林后方,以防止那汉人逃走。

其他人则是下马徒步,举着火把,地毯式的、朝这并不算很宽的石林内部沿途搜索过去。

本以为对方已经只剩下十几个牧民,只要被自己一方发现,那是马上手到擒来,可没想到这却是他们噩梦的开始。

漆黑的阴影中,一个马贼正暗自咒骂着,高一脚矮一脚的踩在那黑暗的石林中。

地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石头,兽皮靴子的鞋底又并不够硬,十分硌脚,虽然手里有火把,但石林中怪风阵阵,吹得火光乱摇,照明效果其实并没有那么好。

“哎哟!我操TM的土方这些杂碎,死到临头了还来折腾大爷!”

他踩到一块尖锐的石头,疼得大叫乱骂,最近的同伴距离他不过数米远,顿时哈哈大笑:“阿阔儿,昨天不是还在炫耀你的新皮靴吗?怎么,新的也不顶用?”

四周不少人都笑了起来,纷纷打趣,可却随即听到他一声闷哼。

“阿阔儿?”一个同伴朝他这边靠近了几步,试着喊他,却全然听不到回答,光看到那火把掉落在地上。

同伴顿时警觉,拔出马刀,小心翼翼的朝那边走过去时,又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却见左侧黑暗的石柱阴影中,距离他不足半米处,居然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

摇晃的火光居然完全没有照出他的身影,那马贼吓了一跳,刚想要挥刀砍去,可对方早已出刀。

只见一道寒光闪过,那马贼的瞳孔迅速收缩。

“啊!”

一声惨叫打破了石林的平静。

“在那边!”附近至少有十几个马贼立刻朝这边汇聚,可还没等跑近,几支羽箭飞射,借着那火把的光亮,准确无误的穿过了好几个马贼的脖子。

惨叫声随即从那一块位置处上接连响起。

“有埋伏!”

“人不多!东边那块石头后面!”

“火把!灭掉火把!妈的,我们看不到他们,他们看得到我们!”

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伴随着扔火把的声音,白狼西风的脸色随之一变,谁能想到一群已经被他们追得宛若丧家之犬的牧民,居然敢在这里设伏反击他们?

白狼西风鹰眼狼顾,他隐隐能看到远处石柱后面确有人影晃动,虽然不多,但接连的箭矢却已经从一些更隐蔽的地方飞射出来,顷刻间已杀掉了七八人。

火把本是照明所用,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却成了敌暗我明,火把反而成了靶子和目标。

咻!

一道箭矢射向他,被他猿臂一探,居然空手抓住。

他倒是不怕这些牧民的箭,但手下的马贼却没这本事,只这一晃眼,又有两人中箭倒下,要照这么下去,进来的几十人怕是要死光。

“退出去!退出去!”

白狼西风气急败坏的吼道,可下一秒,他的汗毛猛然倒竖,一道刀光从左侧的石柱后,照着他脖子悄然抹来。

毕竟是二当家,常年厮杀练就的本能,让他在那刀光刚刚闪起时已做出反应。

身体猛然一沉,刀光几乎是贴着他头皮擦过,白狼西风伸手往前一抓,他手上带着一副铁打的手套,‘指尖’处磨得锐利无比,出手更是迅疾如风。

抓到了!

白狼西风眸子一闪,可没想到对方的身法居然丝毫不比他出手的动作慢,抓出去的铁爪居然只是抓到一道残影。

紧跟着,削空的马刀已改削为撩。

白狼西风只来得及头颅一偏。

唰~

捆在脑后的马尾被削落,惊出他一背冷汗,紧跟着便看到那撩空的马刀在空中一拧,神奇的身法已将那其势未尽的马刀强行拉回。

斩!

砰!

势大力沉的一刀劈在了他的铁手套上,巨大的力量将本就失去平衡的白狼西风直接劈得滚倒在地,可那马刀也随之崩断,崩飞的半片刀刃‘噌’的一声插入后方石壁中,几乎没入大半。

对方好大的力气。

林书航目光如电,且不说擒贼先擒王,杀掉这二当家很可能造成马贼的崩溃,就算光看杀敌奖励,以这二当家刚才应对自己偷袭的身手,杀他一个只怕也顶得上杀十个马贼!

对方实力强悍,如果不是偷袭,只怕很难再找到单杀他的机会。

林书航身影往前一纵,扔刀的同时已经从腰间拔出另一把马刀,照准地上的白狼西风脖子砍去。

白狼西风还未来得及站起,此时瞳孔都收紧了,全然想不到牧民中居然还有这样的高手。

咻咻咻咻~~

四周的马贼此时已经反应过来,隔得远一些的射出箭矢,近一点的则是拔刀来救。

可即便如此也没能救了他。

那黑影脚下生花,竟在这刹那间幻化出四五道残影,无论刀光还是箭影,竟都在瞬间全部落空,就像是穿过了一个透明的身体一样。

紧跟着一双寒眸精光爆射。

是那汉人!

白狼西风惊恐的看到了对方相貌,可下一瞬已是快刀如映月寒霜。

唰!

人头飞起。

四周的马贼全都惊呆了。

二当家的实力虽远不如胡狼老大,但打他们十个八个就跟玩儿一样,竟然如此转瞬间就被杀,再加上刚才那人躲避刀箭时宛若鬼魅般的身影。

“二、二头领死了!”

一声惊叫,马贼们只呆了数秒,紧跟着就惊得魂飞魄散、哭爹喊娘,疯喊着撒腿就跑。

林书航可不会放过这痛打落水狗的机会,紧追而上。

丧失斗志的马贼,在背后的冷箭和林书航刀下完全没有一合之敌,转眼间再扔下十几具尸体。

林书航心中暗喜,可紧跟着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哒哒哒哒~

快马飞驰,应该只有一骑,竟是直接在石林中穿行,听声音已近在咫尺。

胡狼?

林书航停下追杀,下意识的朝左侧阴影中隐没而去。

探头去看时,果然看到胡狼那匹高大的大宛马从马贼溃逃的位置飞冲而过,可是……

马背上居然没人!

林书航吃了一惊,心中警觉,可下一秒……

咻!

一支利箭从斜上方飞射下来,毫无征兆,竟直接将林书航的右胸洞穿,将他钉在了身后的石柱上。

随即,一道人影竟从上方的石柱顶端从天而降。

看那魁梧的身形和狼头帽,是胡狼!

林书航已经伸手在拔那插在胸口上的箭矢,可那箭矢又长又粗,怕是少说有半尺都插进了石柱里,居然没拔动。

他毫不迟疑的一刀砍掉箭尾,身子往前一挣,胸口顿时多出一个血洞,往前踉跄出两步,却是摆脱了箭矢的控制。

轰!

下一秒,刚才所站之处被可怕的蛮力直接摧毁,大片碎石飞溅。

胸口的箭伤非同等闲,那是带着放血槽的箭,甚至还淬了毒,让林书航立刻能感受到力量和灵元随着血液的流逝在飞快减弱。

此时逃已无用,只能血尽毒发而亡,不若最后一搏。

林书航双眼发狠,竟自己一指戳进伤口血洞中狠狠的撕扯了一把。

喷涌的鲜血更多了,伤上加上,即便有狠人大帝的天赋罩着也是感觉剧痛无比。

可狠人大帝天赋中回光返照的被动却随之触发,先前所耗的灵元、体力在这瞬间都恢复巅峰。

林书航毫不迟疑的所有的力量和灵元都汇聚在手中的马刀上,脚下踏着迷踪步,化出四五道残影,霎时间刀芒如雪,全力朝那落地的黑影斩去。

那黑影似乎微微有些意外,可动作却不慢分毫,几乎与他同时转身,手中也是寒光一闪。

唰!唰!

寒光飞掠,两道人影错身而过,随即在漆黑的石林间屹立不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