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收服阔台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160字
  • 2022-03-20 12:47:54

看到几个逃走的马贼,牧民们本是欢呼雀跃,可等再看到地上的旗帜时,欢呼声却迅速的冷却了下来。

那是一面黑色的旗帜,上面画着一颗威风凛凛的灰色狼头,就那么褶皱着披落在地面上,被一匹无主的战马焦躁的踩踏着。

现场变得清风雅静,几乎所有人在这瞬间都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

这是……胡狼!

在这片草原上,没有人不怕胡狼,惹上那家伙,比死还可怕!

不少人都忍不住朝林书航看了过去。

刚才若不是他鼓动,大家怎会一时头脑发热,和马贼正面干起来?而且这还是胡狼的马贼!

刚才看起来不过只是二十骑而已,这规模的马贼,明显就是来收‘保护费’的,虽然来的时间点有些奇怪,但也完全用不着硬刚啊。

这样的情绪在族人们的心中迅速滋生着,可还不等他们将这种情绪思考透彻、或者说宣泄抱怨出来,所有人就都看到了部族篱笆外那更多的满地尸体……

1、2、3……足足有三十几具。

或是被砍了头的,或是被践踏得面目全非的,看起来很像是被牛群践踏所致。

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是……林牧远干的?

当然是他,在所有人赶来参战之前,现场就只有他一个人,除了他还能是谁?

而且刚才与马贼大战时,所有人都亲眼看到了一人独斩了四五个马贼的神勇,和平时他给族人留下的印象全然不同,

想不到这个年纪轻轻、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汉人……等等,五十余骑!

所有人立刻就都意识到了,这个规模的马贼队伍,可不像是收保护费的,结合其突然在夜间到来……

毫无疑问,这些马贼是来屠族的。

若不是林牧远提前在这里烧了牛栏、阻击了马贼队伍,被马贼冲进了正在欢庆婚礼的部族之中,那后果可就真是不敢想象了。

所有人此时都清醒了过啦。

阔台看向林牧远的神色无比复杂,还穿着新娘装的呼弥尔则是一脸的欢喜和骄傲。

而老族长,呼弥狼台则是突然重重的叹了口气,冲林牧远说道:“我、我错了!”

“您老没错,就算换作我,也不可能因为一个未知的占卜,就让整个部族备战、甚至放弃大量财物的。”林书航翻身下马,走到呼弥狼台身前:“阿公,现在可不是纠结谁对谁错的时候。”

已经娶了呼弥尔,称呼自然就得改口了,不过这句阿公,倒是一下子把有点丢魂落魄的呼弥狼台从惭愧中拉回了现实里来。

对啊,再牛逼也是自己的孙女婿。

阿公蠢了点,但孙子辈儿优秀有本事,才可以更好的带领族群啊,这不正是自己一直都在期盼的事儿吗。

有这样的孙女婿,他该笑,而不是哭。

“你说。”呼弥狼台很快就收摄住心神。

“胡狼的马贼人多势众,来势汹汹,这只是先锋部队,下一波大的攻势只怕很快就会到来。”他冲呼弥狼台说道:“阿公赶紧疏散族中的老人女人和孩子吧,别去山鬼部族,那边有埋伏,或许会撞上,去南边。”

“南边应该没有大股的埋伏,即便有少数,也被刚才冲南边而去的牛群混淆了视线,”林书航微微一笑:“你们多分开几股,相对会比较安全,往喀纳斯湖走,先等到了那边汇合之后,再考虑接下去的事儿吧。”

呼弥狼台现在已经不会再怀疑林牧远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了,他担心的是别的。

“没用,胡狼有夜鹰,我们大股人马往南边跑,他们不可能看不到,带着老人孩子,我们也根本跑不快,哪怕胡狼的人都埋伏在西边、北边,但只要夜鹰发现了我们,我们就根本逃不掉。”

“除非有人从后面阻止,牵引他们的注意力。”

林书航微微一笑,然后看向四周的青壮们,缓缓说道:“咱们的老人、女人、孩子,能不能跑掉、能活下来多少,就看部族里有多少男人、可以吸引住多少马贼了,那么……有敢跟着我与胡狼拼命的男人没有?”

这才是林书航让族长带着人跑的最大意义。

虽然已经干掉了胡狼五十骑,但对方至少还有两百多骑以上的兵力,加上胡狼本身的实力,林书航并不认为他这次真有机会通关。

所以族长他们能不能跑掉其实意义不大,反正都要重开,但重要的是,他得了解族中青壮的真实战斗力,才能在下一次模拟中将自己方的优势最大化。

但凭他的威望,想要让这些桀骜不驯的青年牧民跟着他去和胡狼拼命谈何容易?

可如果是营造出氛围,把整个部族、所有亲人的命运都绑在他们身上,那结果就会大不一样了。

所谓破釜沉舟,当年项羽的部队身后是大河,可他们的身后,却是他们的老人、女人和孩子。

坦白说,这很无耻,但却很有效!

四周的青壮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又全都看向阔台。

“……是我小看你了。”阔台哲别深吸口气,神色复杂的看着林牧远:“你有什么对敌的计划吗?”

“有。”林牧远笑着说道:“能不能成功我不敢打包票,但有像你这样的勇士和大家帮我,那把胡狼的主力拖住,让族人安全的撤离却绝无问题!”

不露声色的小小拍一个马屁,对阔台这样的汉子来说相当管用。

“你能独自在这里布下陷阱,单枪匹马干掉三十几个马贼,我信你!”阔台猛然单膝跪地,拔出腰间的马刀插在地上:“我阔台,听你号令!”

坦白说,这并不是心里话,即便林书航刚才独自杀掉了三十几个马贼,他阔台也不会真的服气,更别说只是借助牛群。

这可是他的情敌,这汉人抢走了他心爱的女人。

但他又必须跪下,必须表现出臣服的姿态。

草原的汉子,即便没上过战场,也该知道头狼对狼群的意义。

没有头狼的狼群就是一盘散沙,不堪一击,可一旦拥有一头智慧的头狼,狼群的战力就会大幅度提升。

族中的年轻人都以他马首是瞻,如果不帮着林牧远确立他的‘头狼’地位,那他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会被胡狼的马贼轻易粉碎,根本就起不到拯救族人的作用。

毕竟,他阔台的脑子里可连半点对付马贼的计划和点子都没有。

跪情敌,丢人。

但为了拯救部族而跪下,不丢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