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我要打五十个!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216字
  • 2022-03-19 12:00:26

哒哒哒哒……

微亮的月色下,一队骑兵呼啸而来。

没什么阵型,看起来相当散乱,但却个个彪悍,冲劲儿十足。

“老大说了,只要抓到那汉人,找到那藏宝图,别说这部族里的东西和女人,就算是老大珍藏那几个汉族女人,也可以随便挑!”

“哈哈,老大真舍得?”

“废话!听说那宝藏是在汉人的土地上,这票做了,老大准备带着大伙儿乔装南下挖宝去,这么几个汉人女子算什么?!”

“头领,那到底是什么宝藏啊?值得老大这么大兴干戈……咱们在这草原上多快活,去汉人的地盘,没准儿都没命回来……”

“操,我怎么知道是什么宝藏?我怎么知道老大为什么这样做?我要是知道,我就是老大了!”

“反正听老大的就行。”领头那马贼笑骂道:“眼睛都给我放亮点,点火的时候也都给我小心点,要是走丢了那汉人,让二队的抓去,又或者不小心烧了藏宝图,看老子不扒了你们的皮!”

此时部族那最外围的帐篷已出现在他们眼前。

看着部族帐篷中心处还在燃着的篝火,再看看这外围处的黑灯瞎火,那部族果然没有任何准备,这和一群待宰的羔羊有什么区别?

好久没有屠族了,今天这活儿,该无比的轻松。

那领头的马贼兴奋起来,拔出腰间的马刀在手上挥舞,同时加快了马速:“杀!”

“呜噜噜噜!”

一众马贼纷纷拔出马刀或武器,朝着部族冲了过来。

可就在众人刚要杀入部族时,那头领似乎看到一个人影突然在右侧的篱笆旁晃了晃。

一双冷冷的眸子在那月色的映照下显得无比的清澈渗人,照得那头领心里不由自主的微微一冷。

可还没等他回过神,紧跟着,一条绳索突然从地上弹起。

嘣~

那是绳索在瞬间拉紧的声音,竟然能盖过这马蹄声清晰的传入头领的耳中,显然极其坚韧、力量也极大,让他顿时吃了一惊。

“吁律律……”

他慌忙间想要抓住马鬃将其勒停,可飞驰的骏马哪有那么容易瞬间停住。

下一刻,他便感觉到马蹄拌在了一根十分坚韧的绳索上。

两侧那两人合抱的篱笆主杆猛一倾斜,似乎承受了巨力,可却未倒。

他坐下的战马则是直接往前一栽,重心前移,连人带马也不受控制的往前飞滚而出。

有陷阱!

那头领跌地,摔得不轻,又惊又痛。

可脑子里才只来得及转过这么一个念头,便感觉到耳畔风响,一条人影在他身前擦身而过,伴随着一道寒光。

唰~

头领的头颅高高飞起,腾空时那惊恐的眼珠,看到的却居然是一张汉人冷漠的面孔!

“有陷阱!”

“拦马索!”后面的马贼惊呼,有三四十余骑勉强停住,可仍旧还有冲在前面的七八匹马顺着惯性跌翻下去。

前方瞬间一片人仰马翻,马贼、战马翻滚一地。

可就在这混乱中,一道宛若鬼魅般的灰色影子,则是在那跌落的人群中宛若清风一般拂过。

伏羲先天迷踪步,在为了修行灵元而练习的次数越多之后,林书航现在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这东西的提升完全是一种感觉。

要论直线的速度,迷踪步或许并不快,但要说在小范围内辗转灵活,那可真是无出其左右。

混乱的跌翻现场到处都是人身马腿,且不断挣扎,落脚都难。

可在林书航的脑海中,整个地面却就好像是经过了电脑的高强度分析,一眼扫过去就能计算出每一个精准的落脚点,而身体也能紧跟着下意识的做出相应的动作。

此时的他仿佛足不沾地,在复杂的地面上如履平地,手中的马刀则更是翻飞如芒。

基础刀法,练的主要三样东西。

其一是稳,手稳,刀稳!

绑着几十斤重物的刀,都能精准无误的完成六式动作,手之稳准,可想而知。

那可真是完全不需要‘比对’,眼睛看着什么位置,脑子想砍什么位置,手中的刀自然就能到什么位置,分毫不差!

其二是快,手快,刀快!

当刀上那数十斤的重量拿掉,此时手中两斤多的马刀在林书航的感觉里简直就跟拿着一根竹签没什么区别,而就算是三岁小孩儿,也能把一根儿竹签在空中挥舞出破风声来,那就是快!何况是此时的林书航?

单只这一快一准,已全然不是这些马贼所能对付的级别了。

再加上其三,式!刀式、身式!

看似简单的六式基本动作,却是完美的诠释了刀法最基本的精要。

首尾两式的拔刀和收刀,那是培养出刀感,让你将刀如臂使指,属于基础中的基础、核心中的核心。

而另外四式,则分别是刺、撩、劈、缠。

虽说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但四式练熟,已足够让你将刀的基本威力完全发挥出来,可以应对一切情况了。

四周跌地的马贼都是东倒西歪,还有不少被马身压住腿动弹不得的,在此时此刻林书航的眼里,这些目标完全就和死靶子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

此时两侧那套着拦马索的粗木杆,在拦截了近十匹战马的冲力后,被拉拽得轰然倒地。

轰隆隆……

而伴随着这木柱倒地动静的,是那抹鬼魅身影的亮刀声。

唰、唰、唰、唰……

身法如清风过境,刀芒如月夜寒霜!

只不过短短七八秒,近十颗人头飞起,血喷如注!

倒地的九个人竟在这短短数秒时间内死了个精光!

下一刻,鬼魅般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只看得后面那些及时勒住了马的马贼一阵呆滞。

马儿在惊恐的嘶鸣,暴躁焦急被勒得原地踏步。

“那、那、那有鬼!”有马贼吓得惊呼出声。

“屁的鬼,是人!只有一个!”

“杀了人就跑,不敢跟咱们正面交战!”

终于有马贼回过神来,勃然大怒:“跟着我杀进去!把那小贼找出来!”

是啊,真要是鬼,杀了人还躲着?

这些马贼本就是悍匪,除了怕老大怕鬼,要说人的话,那是真不怕,再强都不怕。

听说是人不是鬼后,数十个马贼的情绪立刻就被调动了起来,有人狠狠的夹了夹马肚:“驾!”

可还不等他们的战马冲起来,左侧方的兽栏旁,一道火光已然亮起,吸引了马贼们的注意。

“那、那小子就是那个汉人!”有马贼发现了他,借着火光,终于看清了林书航的脸。

汉人和匈奴人的长相差别还是很大的,而根据情报,马贼们显然都很清楚,土方部族只有一个汉人,这就是他们的目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