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占星术的最高境界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461字
  • 2022-03-17 00:01:17

5斤的刀什么的是找不到的,牧民们的马刀普遍不过才三四斤,部族里又没有打铁的,定做都没法定做,但这难不倒林书航,给刀柄上套东西增重就行了。

效果肯定不如正儿八经5斤的刀好,但谁让自己没有呢?

他在刀柄上绑死了沙袋,重量是自己大致称出来的。

可同样看似简单的六步动作,但当手中的刀变重后,难度也就随之而来。

动作开始变得很容易走形,刚才已经熟练无比的六步动作,变得容易失误了,往往两次才能成功一次。

这次花了足足一个多小时,而等他好不容易将二阶基础刀法也练满之后,除了体质+2、灵元+2和武道+5的提示外,基础刀法也变为了三阶。

【三阶基础刀法(黄):0/100(请使用10斤以上的刀来练习)】

林书航不歇气,继续加沙袋,但重量的提升,让成功率也开始变得更低了。

还真是……此前觉得基础刀法好像太过容易,就那么六招,分分钟练会,那20因果币卖的就有点贵了。

可现在林书航才算是感受到了它的难度。

这要是一直如此攀升到10阶,难度越来越高、成功率越来越低,那即便有着两大天赋加成,怕也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

但愿学成之后能给自己一点突破式的惊喜吧。

练了一下午刀。

【四阶基础刀法(黄):87/100,(请使用15斤以上的大刀来练习)】

基础刀法提升到了4阶,难度确实是在持续的上升中,想要连贯六式刀法的成功率也一直在下降,这让熟练度的增长速度开始慢慢变慢。

但让林书航松口气的是,每升一级,刀的重量只是加5斤,而并不是直接翻倍。

他此前还担心直接翻倍的话,那等到七八阶以后,就得让他抡几百斤的大刀了,那就夸张了,就算过儿来了也玩儿不转啊。

此时太阳下山、天色已黑,少了‘太阳的后裔’这天赋加成,且不说熟练度增长缓慢,更重要的是领悟力、耐受力的下降,让他的成功率进一步降低,绑满了沙袋的手腕儿也酸软到了极限。

当太阳后裔的天赋消失,此时才感觉手腕儿已经跟灌铅一样的沉重和难受,比起此前和阔台练摔跤时的那些皮肉之苦而言,这手腕儿的酸疼更加让人难以抗拒。

先前还能坚持,得多亏‘太阳的后裔’天赋中,有忍耐力X2的效果,此时才感觉选这两个天赋是真的帮了大忙了,可绝对不仅仅只是熟练度的效率X2那么简单。

得恢复恢复了。

和此前剧本稍有不同的是,呼弥尔给他送晚饭时,除了带来下午帮他测算的阴影数据外,还有老族长呼弥狼台也跟了过来。

应该是今天林书航的反常举动让老人家产生了质疑。

骑马是他自己要学的,可呼弥尔才教了一半,突然就不学了不说,还让呼弥尔去帮他测算什么竹竿在太阳下面的阴影刻度。

而更古怪的是,此前一直都对学武十分厌恶的家伙,这一整个下午居然自己拿了把刀在空地上练习,呼弥尔在他家门口撑竹竿测量的时候都看到了,简直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呼弥狼台先问了几句他坠马的事儿,然后问起所谓的测算太阳,以及练刀的事儿。

老人家显然十分疑惑,坠马摔到脑子什么的倒不太可能,毕竟看他神志蛮清醒的,但越正常就越让人感觉好奇。

这该死的好奇心。

可没想到林书航微微一笑,他早就在这儿等着老族长的这个问题了:“族长祭拜天地吗?信奉萨满吗?”

呼弥狼台一怔。

匈奴人当然祭拜天地,当然信奉萨满!对匈奴人来说,没有比这更神圣更严肃的事儿了。

可是,这跟你在地上捅根竹竿、还去记录什么阴影刻度有啥关系?

“那族长应该听说萨满的占星术,天上的星辰可告知我们无尽的信息,甚至是预知未来……”

呼弥狼台的眼皮微微跳了跳,似乎有些感慨:“现在还能使用占星术准确预知的萨满已经越来越少了,山鬼部族那位,此前已经接连三次都预测错误……”

“你一定觉得那是因为山鬼部族的萨满学艺不精……不是的。”林书航微笑道:“这世间万事万物,想要得到的越多,付出的就必然越多,风险、难度,永远都与收获成正比,族长认可这点吗?”

呼弥狼台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只听林书航接着说道:“占星之术也是一样的,夜间的星辰是容易观察,但也正因为容易观察,所以占卜的结果往往模糊不清,甚至并不准确,但太阳不一样……”

“它不止是这天上最大最清晰的,且炙眼无比,谁敢直视太阳的光辉?谁又能直视?”

“占卜太阳,最难!但也正因为此,它的测算结果也是最准确的,所以,占卜太阳,才是萨满们占星术的最高境界!”

占、占星术?占卜太阳?最高境界……

几个关键词,把呼弥狼台都给听得有点懵了。

坦白说,信奉萨满、祭拜天地日月,这些都是匈奴人自骨子里就已经带着的本能了。

呼弥狼台那是打心眼儿里信这个、敬畏这个,甚至包括这次孙女婚嫁,他不惜花费两头羊的价格,也要去山鬼部族那边请来鬼祭萨满,就是为了骨子里的这份儿敬畏。

可是,那是萨满大人啊,林牧远不过只是个汉人……

“只要心诚、只要智慧,任何人皆可加入萨满教,皆可信奉祭拜天地日月,皆可学习占星预言、解咒术法。”林书航淡淡的说:“占星术说到底不过是观察星辰的移动轨迹,萨满们无法占卜太阳,那是因为他们无法用肉眼去直视太阳,可利用竹竿测算阴影,却可以清晰的算出太阳的移动轨迹,这与观察太阳的效果一般无二。”

呼弥狼台恰好知道占星需要‘观星’,和林书航所说的确实差不多,只是没想过太阳居然也可以算作‘被观察的星辰’。

而且什么利用竹竿阴影来观察太阳的移动轨迹,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这样……

反正听起来头头是道的,确实是没法反驳。

老族长已经听得一愣一愣了,说实话,老头儿其实很智慧,真不是个容易被忽悠的人,但奈何降维打击,以现代人的知识储备与常识,要骗一个古人,那大多数古人真可以说是毫无分辨能力的。

林书航一边说,一边接过呼弥尔递来的测量结果,现场演示起如何计算来。

看着林书航运笔如飞,在那木板上写下密密麻麻的数字,各种公式和算法更是让只懂得加减法的老族长看得瞠目结舌。

这、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占星什么的,他还真见山鬼部族那鬼祭萨满做过一次,就是不停的观察、不停的记录,然后写一大堆乱七八糟他看不懂的数字和东西,没想到、没想到林牧远也会?

而且看他这算的复杂程度,显然比鬼祭萨满要更复杂得多了。

可算着算着,就看到林书航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呼弥狼台忍不住问道:“这……这是算出什么来了吗?”

“是的。”林书航转头看向他,缓缓说道:“大凶血月之兆。”

呼弥狼台忍不住全身一紧,下意识的问:“哪天?”

“婚礼那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