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刀枪不入,横炼太保!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412字
  • 2022-03-15 13:19:32

有了!

林书航心里微微一松,他等的就是胡狼这句话。

不过,这才只是代表着有了一个开始。

看着胡狼问话时那狡诈的眼睛,林书航很清楚对方这句话其实也是在反诈他。

看似在妥协,可实际上,一则是想让林书航放松心理上的戒备,二则是等若直接问你,你的弱点是什么?

不管是财富、女人、权力亦或是简单的想要活命,这人呐,只要有所求,就必然会有弱点。

而只要林书航接下来的话让对方嗅到了一点‘弱点’的味道,那主动权可就不再在他的手上了。

坦白说,从胡狼这双眼睛和问话里,林书航看到了狡诈和老奸巨猾,至少和阔台那样的莽夫完全不在同一个层面上,这其实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这马贼,有勇有谋,看来他就是这第一章因果场景中的终极BOSS了,对自己和土方部族来说,确实是强大得有点过分。

“胳膊断了,老婆死了,刚有的家也没了。”林书航哈哈一笑:“我没什么要求的。”

一抹寒光从胡狼的眼中闪过,

林书航先前杀妻的一幕他早就看到了,其实早在那一幕时,就已经在胡狼心里埋下了‘这人是疯子’的种子。

“你耍我?”

“不,我不打算活,只是也不想做个糊涂鬼。”林书航笑着说:“我只想问几个问题,你来回答,你若回答好了,我就告诉你东西埋在哪里。”

“我凭什么相信你?”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不过是回答几个问题而已,你能有什么损失?要不,你直接宰了我,还是咱们继续玩儿人彘?”

玩儿人彘……

胡狼现在毫不怀疑对方可以挺住更狠的酷刑,这人……不,这玩意儿根本就不像个正常人。

要是玩儿脱了,玩儿死了,却还没有告诉自己东西埋在哪里,草原那么大,他去哪里找?

“……你问。”

鱼儿总算上钩。

但钩得并不牢固,脱钩是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事儿,所以自己的每一个问题既要得到足够的信息,也还必须得小心再小心。

林书航压根儿就不知道他找的是什么东西,他必须要先把这一点问出来。

此时缓缓开口问道:“你是怎么知道东西在我手里的。”

“……他们翻遍了林家的祖宅,花了几年时间掘地三尺也没找到的东西,不在你这小子身上,又能在哪里?”

东西是林家的,难道是那个传家宝的盒子?不过是林家的族谱,以及一张秦陵的结构图而已,这马贼拿去有何用处?

看得出来这个问题瞬间就让胡狼微微有些警觉,仿佛在开始怀疑林书航提问的动机,让他不得不先暂时放弃追问。

“你似乎早就知道土方部族今天要举行婚礼,是部族中有人告诉你情报、做你的内应?”

“对付一个老弱妇孺居多的部族,我胡狼还需要内应?”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

“……”胡狼冷笑道:“你那个蠢货老丈人,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在附近找婚礼祭祀了,和你们土方交好的部族大多都知道,要得到信息太容易了。”

这热身问题,确实是问得有点愚蠢。

“……以你们的人手和实力,要想抓我,包围部族直接进攻就好了。”

“选择半夜偷袭我能理解,为了减少伤亡,可为什么还要分兵三处、在外设伏,不会觉得太麻烦了吗?”

“都说你们汉人很聪明,可你看起来很蠢。”胡狼轻蔑的说道:“围而阙之,这是你们汉人兵书上的道理,你难道不知道?”

“你们部族知道这事儿的人都得死,可部族那么大的草场,四面通风,三四百人如何才能做到完全合围、滴水不漏?要屠族,五十精锐已足够,剩下的当然是在外围多设几层包围圈,以防漏网之鱼,反正有夜鹰,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再说了,倘若一开始的目的就太过明显,谁敢保证你不做出狗急跳墙的事儿,比如,被你鱼死网破的趁乱烧了那羊皮卷?”

果然,对方的目标是那两卷羊皮,可是……他拿去做什么?盗墓?

虽然都知道始皇陵肯定有着无数珍世财宝,但要说盗墓的话,这里距离秦陵有着好几千公里呢,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这是很难跨越的距离,胡狼在这草原上混得风光无限,怎可能选择横跨十万八千里去汉人的地盘盗墓?这些马贼,只怕连汉人的关口都进不去。

难道盒子另有玄机?还是有什么自己没想透的地方?

“那刚才你们合围上来,就不怕我狗急跳墙?”

“哈哈哈!”胡狼大笑道:“你确实出乎我的意料,居然毫不犹豫就亲手杀了你刚过门的婆娘,这可不像汉人的作风,原以为重重埋伏已经磨掉了你的求生欲和斗志,再加上有那女人在身边,你至少会哀求一下……不过到这里其实也已经没关系了,进入了我的射程范围,你还有什么办法狗急跳墙?”

林书航感觉对方的话里真真假假,并不完全属实,但大体的思路应该没错。

他心念电转,还在琢磨下一个问题时,却听前方又传来一阵马蹄声。

“是二当家。”胡狼身边有人说道。

紧跟着,就听那疾风般奔来的壮汉手里举着一个盒子,大声喊道:“大哥,找到了!东西找到了,就在那汉人的帐篷里!”

是啊……谁洞房花烛夜时,会把那么大一个盒子放在怀里硌着?

林书航压根儿就没把盒子带出来。

胡狼则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猛然一变:“你诓我?有何目的?”

林书航笑了起来,原地休息问答这许多时间,他的灵元已经稍稍恢复了一些,虽然仍旧还很少,但已经够不顾一切的发起一次攻击了。

继续问下去是没有机会了,但他还可以在死前再得到一个信息。

“不止诓你,还要宰了你!”

呼!

早已蓄积的灵元在此时迸发,迷踪步在霎时间展开。

在完全不考虑后续的情况下,靠着仅有的一点灵元,竟在瞬间强行化出了一道残影。

和他的真身一左一右,猛然在胡狼的身前跳起,就像是有两个人同时从左右两侧杀向他一样,伴随着两道横挥的寒光。

残影?

胡狼的瞳孔微微一收。

情报有误,这还真是连自己都看走了眼了,难怪这林家的小儿子能逃过王庭那么多年的追杀,果然有两下子。

看来擅长逃跑是他一绝,就像此前自断一臂的‘表演’,连自己都被绕了进去……不能给这人任何机会!

砰!

林书航已经狠狠一刀砍中了胡狼的脖子。

可明明是砍中了血肉之躯,非但没有丝毫鲜血溢出,甚至,让林书航感觉就像是砍在了坚硬的、垫着钢板的硬牛皮上一样,反过来震得他虎口微微发酸生疼。

刀枪不入?

林书航诧异无比,难怪他刚才竟然连躲都没躲,还以为他没反应过来呢。

两人在这一瞬间四眼相对,胡狼的眼神已经变得无比的冷漠。

下一秒,两只大手猛然一拍。

嘭!

林书航眼前一黑,隐隐感觉到整颗脑袋只一瞬间就好像西瓜爆浆一般,人已经失去了一切意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