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土方第一勇士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3033字
  • 2022-03-13 12:00:25

一枪杀敌,呼弥尔的脸上并没有第一次杀人的那种恐惧。

接连好几个人栽在这里,呼喊声已经引起了马贼大股部队的注意,除了先前就已经从远处朝他们冲来的另外四个马贼外,另有一股七八人的小队也被吸引,纷纷朝这边冲了过来。

呼弥尔试着使劲儿的拽了拽长枪,可捅穿那马贼后似乎卡在了肋骨上,居然没拽动。

四周的马贼声呼啸,她干脆扔了枪把,快步朝林书航跑过来,想要把他拖进旁边的帐篷,尽管她知道那其实完全没用,但这种时候与其哭,还不如做点什么。

可林书航的身体此时僵直着,她完全拖不动。

眼看冲在最前面的几个马贼已经距离他们只有二三十米,呼弥尔只得下意识的紧紧抱住林书航的脑袋。

可也就在此时,左侧林牧远的小帐篷突然被人骑马撞开,伴随着大片的马蹄、羊咩牛哞之声,宛若千军万马!

呼弥尔的脸上一喜,是羊群,林书航这小帐篷距离部族最中心有点远,因此旁边不远处就是牧民们圈养牛羊的牲口圈。

只见那帐篷轰然倒塌,阔台哲别和几个年轻的部族勇士骑着马冲了出来,身后果然跟着大片的羊群和牛群。

在这些青壮勇士手持火把、以及獒犬的驱赶下,那些羊群牛群像发疯了一样朝着前方涌去,霎时间堵住了前方冲来马贼的去路,把一大块地方都堵了个水泄不通,让他们不得不勒马暂避。

“上马!”阔台哲别冲来时,在马背上冲呼弥尔伸出手,大声喊道,想要拉她上马。

可呼弥尔却是一声呵斥:“滚开!”

她奋力的想要扛起林牧远,可终究力气小了些。

“操!”阔台哲别一声怒骂,俯腰下来右手往下一抓,猿臂舒展间,提着林牧远的胳膊将他一把扯到了马背去,横放在他身前:“你骑另一匹!快走!”

他冲呼弥尔说。

这下呼弥尔没再拒绝,麻利的上马,这才看到这支驱赶着牛羊冲过来的族人小队,并不仅只有阔台和那几个年轻人,还有约莫二三十人,都是族中半大的孩子,紧紧的抱着马脖子。

“阔台!带孩子们走!”几个年长一些的牧民冲他们大喊,继续驱赶着牛羊去阻敌,往冲来的马贼拦截过去。

阔台则是深深看了他们一眼,一声大喊,率着这群少年马队朝着西边飞驰。

月夜星空,孤狼夜嚎。

辽阔的草原上,有二十余骑正在星月下飞奔,此前的人数本来还更多一点的,但可惜年纪更小的一些孩子,马术实在不够娴熟,跑不快,有七八人慢慢落在了大部队后面,大家此前匆忙逃命间也没注意,现在已经不知道在哪里去了。

林书航身体还无法动弹,灵元的枯竭僵直感,至少需要半个时辰才能缓和下来。

此时马背上十分颠簸,阔台显然不会管他舒不舒服,硌在马背上的胸口被颠得都好似要散开了一样,但意识却越来越清醒。

按这两天和呼弥尔的闲聊,他知道从土方部族往西,那是山鬼部族的草场。

山鬼和土方一向交好,两边的族长年轻时都曾是匈奴骑兵里的战友,一起出生入死,绝对过命的交情,现在土方被灭,看行进的路线,阔台哲别应该是想带着剩下这点人去投奔他们。

逃出来的都是青壮和孩子,除了呼弥尔外,连一个老人和女人都没有。

今晚入侵的马贼数量其实并不多,就阔台目测估计,大概只有四五十骑,应该不会超过五十,部族若是有准备的话,是可以一战的。

只可惜呼弥尔大婚,族中那些有战斗力的青壮,大多也都已经喝晕了头,对方来得又太突然,一入部族就立刻开始大肆杀戮,青壮战力们零零散散、晕晕乎乎,大多都死在那个时候,甚至连族长都被杀了,让部族根本就没有组织起任何像样的反抗。

只能靠那些抱着必死之念的族人驱赶成群的牛羊去阻隔,好不容易才保下了这点人。

可是人活着,家没了,亲人没了,牛羊也没了,草原上没有比这更惨的事儿了。

夜色下,没有人说话,隐隐能听到一些孩子的哭声。

阔台哲别越听心中越烦乱,喝骂道:“闭嘴!哭哭啼啼的像个娘们儿,以后还怎么给部族报仇?!”

队伍稍稍安静。

按照马贼的习惯,即便发了疯去屠族,也不外乎是求财而已。

他们把最值钱的牛羊留在了身后,他们已经从那修罗炼狱场里冲了出来,那至少大家现在已经安全了,求财的马贼不会浪费时间来追他们的。

他们已经活了下来,那以后他们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要给部族报仇!

怎么能在这里软弱的哭泣呢?

草原上的孩子毕竟早熟,有的孩子眼中都已经燃起了斗志。

可还不等这样的心理转变在所有人身上完成,已看到不远处的一片小沙丘旁,有成片飞快奔驰的火光亮起,少说七八十人,从山丘后面绕了出来,且就像是已经借着月色发现了他们一样,朝着他们笔直的冲来。

“呜噜噜噜!!”

那是马贼的驱喊声,顺着夜风飘送,让刚刚才提起了一点点斗志的队伍,在顷刻间就陷入崩溃的境地。

有几个孩子忍不住恐惧的惊叫出声,也有险些被吓得掉落马背的。

一阵手忙脚乱。

“竟然、竟然追来了!”

阔台身边的另一个男人愤怒的大喊道。

“笨蛋,那不是追兵!”阔台哲别的心此时已经沉到了谷底。

入侵部族的总共就只有四五十骑,而此时在追赶他们的,则至少有七八十骑,怎么可能是从部族里追出来的马贼?

而且按照马贼的习性,在已经得到财物的情况下,根本就用不着这么赶尽杀绝,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骑兵队的速度来得极快,马的脚力充足,就像是早已经等在了这里一样,远胜过他们这些从部族中一路逃亡出来的马力。

距离在飞速的拉近,阔台哲别慌了起来。

坦白说,他并不怕死,草原上的汉子,像他这样的勇士,战死是最高的荣耀!

可他身边还跟着十几个代表着部族未来的孩子,甚至还跟着他最心爱的女人……不能让他们死在马贼手里。

更不能让呼弥尔落在胡狼的手里,那将是他不敢想象的噩梦,绝对不能!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粗犷的莽汉仿佛一瞬间就急白了头,这辈子就没动过几次的脑子,在这种时候压根儿就想不出任何办法来。

“快、快跑啊!”

他急红了脸才憋出这么一句催促的话,却听马背上的林牧远突然开口说道:“你可以让大家分散开跑,草原辽阔,又是夜晚,目标小且多,跑掉的可能就稍微多一些,能逃几个是几个,总比被人一锅端了强。”

阔台哲别一怔,脸上微微一红,啪的一巴掌打在无法动弹的林书航背上,拍得他一声闷哼。

“老子不知道吗?还要你这汉人来教?!”他喝骂道,可声音突然就没有刚才那么慌乱了。

“你做什么!”呼弥尔就在他身旁,看到他打自己丈夫,两只本已通红的眼睛简直都要喷出火来,策马朝他这边猛然靠近,要来撞他。

可才刚靠近过来,被阔台一把扯住她衣服后领,轻轻的就将她从马背上扯了过来。

呼弥尔又惊又怒,想不到在这样的时候阔台居然还敢如此无礼,她奋力挣扎。

可下一秒,阔台将她放在自己骑着的这匹马背上,让她坐在她丈夫旁边。

自己却翻身一跃,灵巧无比的翻到了她那匹正在并驾齐驱的马上,然后冲其他人喊到:“小葛台、博尔忽跟我来!其他人,全都散开跑,自己找去山鬼的路!”

随即,他一把扯住马鬃。

粗犷有力的手臂扯得那骏马一声哀鸣,马鬃都被他抓下来了一大把,疾奔的马蹄急停。

是啊,堂堂土方第一勇士,怎么能还不如一个汉人呢?怎么能光听一个汉人指挥,他说啥就是啥呢?

妈的,分散跑的主意虽然是他想出来的,但他明显考虑得不周到啊,没有人去抵挡和扰乱追兵,人家七八十个就不能分散开了追?

呸,还说汉人聪明,聪明个屁!

哈哈,终究还是自己更聪明,终究还是自己胜过了那汉人一筹,不管来文来武!

另外两个青壮似乎也都明白了他意思,毫不犹豫的、狠狠的勒住了疾冲的马匹。

呼弥尔带着林书航还在继续前冲,又惊又诧,不知道阔台想做什么。

却听阔台哲别的声音在身后远远飘来:“你们,都要活着!呼弥尔,下辈子老子一定不会让人抢走你!”

呼弥尔这才明白了他意思,急急回头去看时,却见阔台和另外两个族人已经抽出马刀,狠狠夹着马肚,迎着那片追来的火光反冲上去。

三人对七十。

“操你祖宗十八代的胡狼,老子可是土方第一勇士,老子叫阔台哲别,老子专杀胡狼!”

“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