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拖油瓶?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571字
  • 2022-03-13 00:01:17

马贼栽倒,林书航提着那弯弯的马刀,快步朝呼弥狼台那边跑去。

可等他扶起老人时,却发现鼻子里早已没了气息,口鼻乃至胸前满是鲜血,肋骨早已尽断,戳穿了五脏六腑,就算大罗金仙都没法让他复生了。

呼弥尔也跑了过来,可才刚跑到林书航身边,疾驰的马蹄声已然再次奔近。

刚才的战斗显然引起了附近好几个马贼的注意,有人在反抗,甚至还干掉了他们一个同伴,显然已经刺激了这些马贼的神经。

人跑得再快也快不过马腿,对方从四面八方合围过来,四周又空旷,除了燃烧的篝火堆可以稍稍阻挡一下马匹外,已是退无可退。

林书航背靠着篝火堆,一手持刀,冷冷的看着四周冲来的马贼。

一、二、三……七个!

冲得最快那马贼比其他人快了至少几十米,已冲到身前,他手中挺着一杆三米多的长枪,借着马匹的冲力朝林书航胸口直戳而来。

林书航一把推开身旁的呼弥尔,脚下生风,伏羲先天六十四卦迷踪步启动,竟在刹那间宛若幻化出了两三个残影,晃得那马贼微微一怔,手中长枪捅了个空。

前方是篝火,骏马起跃。

林书航则是看准时机高高跃起,身体在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回转,右手的马刀顺势横扫。

砍中了,但并没有那种砍透而过的感觉,他没学过刀法,本意是奔着脖子而去,但电光火石间砍不砍得中就得看运气了。

似乎是砍在了马贼背着的酒囊上,随即只听……

噗!

飞跃的骏马身上,一团黑影随之从马背上跌落下来,一头栽倒进篝火堆,霎时间火光四溅,宛若爆炸一般,显是被劈开的酒囊中,酒助火势,将他整个人都直接点燃。

紧跟着一声惨叫,一个火人从那篝火堆中蹦起,将篝火堆的碳木拨得四散飞溅,他哀嚎着从里面跑了出来,跌跌撞撞了起码十几步,最后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只剩身上那燃烧得噼里啪啦的火焰,透出一股焦糊的烤肉味儿。

呼弥尔都看呆了,她从没想过一直以来以为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汉人丈夫,竟然如此神勇,只眨眼间便已杀掉了两个马贼。

她惊诧的看着刚刚和自己完婚的丈夫,却见林牧远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事实上,杀掉这两个马贼并不如她想象中那么轻松。

这可不是什么初级武学。

伏羲先天六十四卦迷踪步,放缓了走时,它是小周天心法,可以缓慢的聚集灵元,但当你的精神高度集中,用最快的速度去施展它,那它就成了迷踪步,真正到了高段时,千残万影、鬼神莫测!

但与此同时,对灵元和体力的消耗也是极其惊人。

先前凭着一股气勇与愤怒杀掉第一个马贼时还不觉得,但此时第二次再施展,立刻就能感觉到身体的疲惫和灵元的不支了。

说到底,他也才不过只练了几天的气,即便加上模拟器此前的奖励,也才只是个炼气刚刚入门的新手而已。

“呼哧……呼哧……”疲累的身体和枯竭的灵元。

死人他早在始皇陵时就已经见得够多了,自己的尸体都见过了无数次,压根儿就没感觉,只是在抓紧每一秒时间恢复着。

所谓的‘武道19’就可以宰19个人,看来确实只是理论上的,何况这些马贼也都不是普通人,而是常年刀口舔血的悍匪,再加上敌我装备的悬殊,自然不能也按照19个来算。

“呜噜噜噜!!”

其他还在冲来的马贼已经看到了篝火堆的情况,勃然大怒,夹腿加速奔来,口中喊着疯狂的号子。

“你自己走!”

林书航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干掉剩下的六个了,跑也不可能跑得过马腿,还不如殊死一搏。

反正自己如果死了,模拟器重开,那所有的一切因果都不会保留,反而是救了他们。

而现在,这一战至少得打个痛快,多杀几个敌人就多几个因果币,说不定还能赚取经验和武道修为。

至于身边的女人?

此情此景谁还顾得上一个模拟器场景里的女人?女人只会碍手碍脚!

可显然呼弥尔并没有听他的。

“我不!”

她此时早已擦干净了先前脸上的泪水,别说呼弥尔了,即便是部族最小的孩子都知道,在草原上,最没用的就是眼泪。

呼弥尔捡起刚才那马贼掉落的长枪。

三米的长枪对呼弥尔来说有点太长太重了,即便她本身并不算娇弱,可提起来也仍旧是十分吃力,但双手加上腋夹,倒也能勉强举起端平。

她用力的举起,大声喊道:“我要给阿公报仇……我、我要和我的男人一起!”

操,傻×!别拖累自己就好!

马贼已快冲到身前,再劝已经来不及,林书航一声暗骂。

这次冲上的是两个,一人手中甩着一柄连锁链都带尖刺的流星锤,将那带锤头在空中抡得舞圆,另一人则是挥舞着弯月般的马刀,朝着林书航的位置左右夹击而来。

林书航深吸口气,往前冲了几步,体内所剩不多的灵元调转,伏羲先天六十四卦迷踪步再次展开。

按他此前的标准,当步法展开时,最少也有三四个残影,可这次却只幻化出来了一个,灵元在瞬间枯竭,以至连林书航的呼吸都在这瞬间骤停,整个五脏六腑就像是被人用手拽在一起提吊了起来一样,让他的所有经脉、内体都在瞬间绷紧。

灵元枯竭,全身宛若连血液都被抽空,这种感觉早在上次和阔台哲别摔跤时,林书航就已经感受过了。

此时早有所料,一口气屏住,就像憋气一样,身体的所有不适感都被他暂时强行压下。

幻化的残影让左侧马贼的一刀刺空,跃空的林书航转而一刀砍向他的脖子。

此时的屏气让他精神高度凝聚,毫无花哨,竟然一击得手。

弯曲的马刀精准无误的劈在那马贼的脖颈处,借着马匹前冲的惯性,一颗人头竟直接高高飞起。

可随即背上传来剧痛,那流星锤终究无法再避开,打得林书航喉咙一甜,刚才憋住的一口气猛然泄掉,内体灵元的枯竭感在这瞬间成百上千倍的反馈而来,让他伤上加伤,整个身体都好像要被撕裂开一样。

那马贼显然并不太在意同伴的死伤,得手时发出得意的‘呜噜噜噜’声,可下一秒,那个本该被他一锤砸飞的家伙,居然在那瞬间反手抓住了他流星锤的带刺锁链。

林书航随之坠地,拽住锁链的手一阵剧痛,但就是不放,全当这身体不是自己的。

干一个够本,干两个就赚一个啊!

仍由其坠地的同时,两只手将之死死拽住。

双手的刺骨感相比起身体此时的疼痛而言其实已经不算什么了,竟将使流星锤的马贼强行扯下了马来。

那马贼大惊,他那锁链为防别人抓扯,其上半截可都打上了细细的钉刺,抓之手烂,可这人居然真能赤手空拳的去抓,甚至还死拽着把他扯下马来。

这哪是人?这他妈简直就是个怪物!他不知道疼的吗?!

马贼重重落地,屁股精疼,跌了个眼冒金星、七晕八素。

但相比起已经重伤的林书航显然要好了太多,他赶紧头晕脑胀的翻身爬起,脸上大怒,可还不等他冲上去结果了林书航。

噗~

一根长枪的枪尖已然从他胸口处穿透而过,捅出一蓬肮脏的臭血!

林书航此时已经疼得动都动不了了,可却把一切看得分明。

还好这不是老美那恶心人的电影,还以为会是个拖油瓶呢,这婆娘给力,下次进来老子补你一个啵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