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洞房花烛夜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440字
  • 2022-03-12 12:06:43

观察是个很耗费时间和精力的事儿,好在有呼弥尔帮忙,和林书航换着班,拿小刀在地上兴致勃勃的帮他刻画阴影的长度,最后统计出了一组数据。

按照网上学来的方法,以及自己统计的时间,林书航测算出这里的经度大概是在87到89之间。

看起来只有2度的误差,可事实上,这2度的误差的可能将是几百公里……毕竟现代地球的准确经纬度坐标,那是已经到了小数点后面14位的程度。

当然,现在只是积累观察经验和计算经验而已,等自己下次进入章节,拿到可以精确到零点零零几秒以后的时钟,那这个精确度将会立刻就提升一大截。

大草原的晚上,星空万里,相比起现代的雾霾天来说,在这里观察星空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北极星的观察和计算显然要比太阳稍微容易一些,尽管那仍旧很复杂,但林书航最后还是得出了一个纬度47的数值。

经度是在87—89之间,纬度则是47左右。

如果自己的计算没错的话,那这个数值是让林书航有所惊喜的,毕竟东汉时的匈奴地盘,大部分都已经是在现代的哈萨克斯坦和蒙古一带去了,真要埋在国外,那对他回现代去挖掘肯定会增加很大的难度。

但如果取经度87和纬度48,那正好就还在Z国范围内,也应该是这个时期匈奴地盘最靠近汉人的地方。

在和呼弥尔的聊天中,还又得到了另一个可以界定坐标的位置,那就是往南骑马不到一天,大约一两百里的样子,就能看到一片巨大的湖泊,名为喀纳斯湖,土方部族的草场,大多都是与那湖泊和其东北向的喀纳斯河流域保持在这个距离上,毕竟部族经常也需要补充水源。

可惜林书航不是学地理的,对这片地区在现代的具体湖泊河流之类并不了解,不过这肯定是一个重要的参照物。

默默记下,只需要等回到现实里后,查一查Z国地图就知道了。

第二天,阔台哲别还是没有去上课,林书航又测算了一次经纬度,得出的数值和昨天一样,看来自己的计算方法应该是没有错的,差的只是其精度而已。

当然,观察有呼弥尔帮忙,更多的时间就被林书航用来练习小周天心法了。

现在的小周天心法,已经开始让林书航有了种食髓知味儿的感觉,大概是因为此前身体得到了充分的打熬或者说锻炼的缘故,让灵元修行起来变得更容易。

他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修炼的诀窍。

俗话说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而现在林书航的感悟,则就是练气不练体,打架伤不起。

打熬肉身能让灵元迅速增长,而灵元的增长也能有助于打熬肉身,这是完全相辅相成的东西,而且还不是一加一,而是呈指数级的上升,缺一不可。

否则若是让没有灵元的普通人单纯扎个马步又或是受伤之类,那就算累死,也根本达不到他现在的训练效果。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第三天很快到来,往常十分平静的土方部族也随之热闹了起来。

宰羊杀牛之声,牧民们热情的笑容,孩子们也停了所有的课,都等着参加今儿林牧远和呼弥尔的婚礼。

坦白说,匈奴人对婚配这种事儿其实远没有汉人那么重视,通常也没有什么神圣繁杂的礼仪,大多都是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吃个饭,就算是完婚了。

毕竟在这个时代的匈奴,女人的地位很低,更多时候还是被看作物品,甚至‘父妻子继、兄死娶嫂’,从根本认知上来说,女人在匈奴人的眼中只是他们的生育工具而已。

但呼弥尔毕竟是族长的孙女,身份地位的不同,加上老族长一心想要抬高林牧远在族人心目中的地位,因此自然就要正式一些。

老族长不但宰了八头羊和五头牛,安排了招待全族两三百人的篝火晚宴,还给两人准备了华丽的衣冠,据说还请了临近部族的祭祀,会在晚宴上搞一个祭祀活动,一切都是按照匈奴贵族嫁女的规格来的。

因此一个白天的时间,几个大婶都把林书航拽在毡房里不停的试改新衣、教授祭祀时的礼仪规矩等等,从早上忙到晚上,搞得他原本想再测算一次经纬度都没了时间,就更别说修行了。

而且似乎是因为昨天和阔台哲别摔跤的关系,林牧远的名声在部族里好像有了不错的提升。

前两天时别人看到他,顶多只是点点头,更多时候都只是不屑的看上两眼。

但今儿在部族中看到人,明显就能感觉到一种接纳了,居然连呼弥尔口中那个很傲的、开酒馆的葛台大爷,都笑呵呵的主动和他打了个招呼。

这可绝不止是因为他成了呼弥狼台的孙女婿,显然在草原上,除了强者外,真正还能让人接纳的其他通行证只有一张,那就是勇气。

在几个大婶东拉西拽的摆弄下,林书航这一整天什么正事儿没干成,又惦记着别的事儿,也是过得多少有点晕乎乎的。

预想中的危机到现在都还没有一点征兆,于是此前纠结的那个灵魂问题就又来了。

到底是洞还是不洞呢?

听着周围牧民们载歌载舞的声音,嗅着篝火上架着的烤全羊,再喝着牧民们不断递来的马奶酒。

牧民的盛情难却,劝酒词千奇百怪、理由万种,不得已喝了第一碗后,接下来就是无穷无尽。

即便有灵元压着也是渐渐酒醉,开始有了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都差点忘了他是在模拟器里,还得回到现实去学校报道上班的事情。

日子就这样过似乎也挺不错的哈。

欢乐晕乎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时间已经不早,很快就已经到了深夜,林书航晕乎乎的在呼弥尔的搀扶下,在所有牧民们的起哄声中走进了他那间小帐篷。

帐篷里破天荒奢侈的同时点着八根红蜡烛,呼弥尔微微低着头坐在毡毯上,似乎显得有些紧张,但又有些期待。

看着在烛光映照下呼弥尔娇羞的脸,那脸上的几颗小小雀斑掩盖在垂着珠帘的禾帽下,红扑扑的小脸在烛光中被映得宛若一个熟透的苹果。

毡帐、毛毯、烛光、少女。

林书航不由的咽了口唾沫,大学四年了,即便再乖的娃娃,也早就已经不是雏。

此时酒劲儿上涌,仿佛小腹处有一团火在燃烧,晕乎乎的都快忘了所谓的危机、工作等等所有事儿。

要不,洞?!

反正在真正通关前,这些因果都不会在历史上真正留存,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不过就只是一个模拟器场景……为什么不能放纵一下呢?

他忍不住伸手轻轻捧起呼弥尔的脸。

呼弥尔顺从的闭上了眼睛,娇羞无限的脸上,连睫毛都在微微颤抖,涂着胭脂的红唇娇艳欲滴,仿佛突然变得比平时更漂亮诱人了万倍。

林书航只看得热血猛然上涌,可还没等他对准那娇艳的红唇亲下去,帐篷外突然传来一大片急促的马蹄声。

篝火的火光突然乱迸,火星四溅,伴随着几声凄厉的惨叫,以及随之而来的成片惊呼哭喊,整个部落在瞬间乱成了一团。

“马贼!马贼!是喀纳斯的胡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