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经纬度测量法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724字
  • 2022-03-11 12:15:43

回到毡房后不久,老族长来过了,呼弥尔也来过了。

呼弥尔抹着眼泪给林书航抹了药酒,但最后临走时又破涕为笑,突然主动抱住了林书航赤裸的上身,娇羞的说了一句:“以后别那么拼了……你就是我的男人,不用和谁证明什么!谁也无法把我从你身边抢走!”

这个……

虽然呼弥尔的小雀斑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昏暗的帐篷中那温柔的低语、少女在耳边的吐气如兰,还真是有点……

不过与此同时也让林书航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后天就是他和呼弥尔的婚礼了,老族长刚才来看他时都已经提及了此事,说是部族里已经在开始张罗了。

而如果预想中的危险,等到那时都还没到来,那将有两件事让林书航十分为难。

其一,结婚难道不用洞房的吗?那自己到底是洞还是不洞呢?

其二,虽说模拟器升级到1.0版本后,现实时间与因果场景中的时间有了错差,但也不过只是10倍时差,自己在这边呆上三天,就相当于现实里度过了六个多小时,那算起来就应该是凌晨两点了。

明天还要去学校签合同外加正式报道呢,在自己找到利用模拟器赚钱的方法之前,工作肯定是不能丢的,否则岂不是从原本的读书小蛀虫,变成了啃老大蛀虫?

那可就违背他的初心了。

明天上午的学校报道是肯定要去的,总不能真的在这个模拟器里慢慢结婚生子,如果按照学校早上10点报名来算,那他最多只能在这里呆六七天。

到时候难道自杀?

……伤脑筋,不管那还在酝酿中的危机到底是什么,但愿它早点到来吧。

老的小的离开后,林书航忍着全身散架般的酸痛,又踩了几趟迷踪步,练了几遍伏羲小周天心法。

不是受虐狂,主要是这样可以让灵元迅速恢复,进而加速肉身的恢复。

恢复永远比开拓快得多,几趟下来,灵元已经重新达到满负荷的状态。

能明显感觉到重新恢复的灵元比此前粗壮了许多,如果说以前的灵元是像鱼线那么细的一丝丝,那现在就有点像根儿毛线了。

嗯,辛辛苦苦的练了根儿毛线……

满身疲惫的躺下,等第二天起床时,身体的疲累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加上昨晚呼弥尔的药酒擦得给力,淤青也并未留下,就是眼睛还稍微有点肿,但也要细看才能发觉。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啊!

由于昨天受伤,呼弥狼台以为他要好几天才能恢复,于是早早的就已经给他取消了今天的早课。

不用去学堂给孩子们上课,那干什么?当然是去草场上找可爱的阔台哲别。

可惜溜达了一圈儿都没瞧见,最后好不容易才听人说他在葛台大爷的酒馆里喝酒,林书航直接找了过去。

结果那土方部族最强大的勇士,喝了三罐酒没醉,可看到林书航,呆了呆之后,二话没说,愣是直接醉晕在桌子上了,喊都喊不醒。

真醉假醉啊……感觉好像是不太愿意教自己了。

林书航对此好生遗憾,阔台这人其实蛮不错的,憨直憨直的。

算了,那就自己练。

他去草场上自己练了会儿摔跤,还找了昨天一起上课的学生对练,但这些学生无论力气、技巧都完全无法和阔台相比。

再加上昨天目睹了林牧远的不要命,因此和他对练时自己就先怂了,这狭路相逢勇者胜,摔跤的人,怂了还怎么摔?

练了一会儿,模拟器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显然对自身并无提高,让林书航顿时兴趣缺缺起来。

看来还得是阔台啊……练武,就得找高手来虐自己,提升得才会快。

吩咐那些孩子自行练习后,林书航返回了毡房。

阔台今儿肯定是不会理他的,练武虽然练不成了,但也并不代表就没事儿做。

他得测算这个地方的经纬度!

想把作为传家宝的两张羊皮卷带给两千年后的自己,那只能是埋在某个隐秘处,而要想在两千年后找到埋藏的东西,最起码,得知道自己准确的经纬度坐标。

早在刚有这打算,也就是返回C市的机场里时,林书航就已经在网上查过了资料,学习了如何利用最有限的条件来测算经纬度的方法。

坦白说,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那是真的很难很难……

纬度相对来说是比较好测量的,主要是依靠观察北极星的高度和移动方位来计算,这招在北半球相当好用,而现在他身处的漠北,正好就在北半球中。

不过,这得等到晚上才能看到星星,现在是大白天,正是测算经度的时候,而这也是真正最难的部分。

在没有手机或者卫星定位的情况下,要测算地球的经度,一般有两种方法。

其一是月相法,通过观察月球表面的阴影变化来计算,但这种方法,且先不说其计算的复杂难度,关键是在没有天文望远镜的情况下纯粹就是白搭,你能肉眼看到月亮上的环形山?就更别说精准的阴影面积了。

其二稍微靠谱一些,用时间来测算,主要依靠测量一天中太阳高度和时钟上的时差对比,以此来判断差了多少经度,地球分为360度,一天24小时,那么一度就是15分钟,因此只要时间足够精确,精确到毫秒,那就能算出准确的经度来。

但这和需要望远镜的月相法一样,这方法要真搁在古代,那是没办法解决的。

毕竟地球人类最早发明精确的时钟,也已经是17世纪的事儿了,可林书航不一样啊,有系统商城,虽然只开放了初级区域,但天文望远镜和时钟这类普通用品其实都是有的,还相当高级的样子。

时钟要便宜得多,只要10个因果币,算法相对月相法来说也比较简单,自然就选这个了。

当然,所谓的‘比较简单’,不管是用时间来测算经度、亦或者用北极星来定位维度,那都是对专业人士而言。

而对林书航这种现学现卖,连北极星到底是哪颗都还需要去网上查的人而言,那就真是难如登天了。

好在通过序章之后,精神力的增长让智力也得到了一定的提升,以往看起来很复杂的东西,在网上学习之后,已经能做到心中有数。

再难,只要有方法,终究能解决,剩下的就只是用实际操作来不断的实验和积累经验而已。

林书航对这个倒是真的很用心,毕竟如果真能给2000年后的自己捎带东西的话,那这技能将会是自己以后经常都需要用到的,再难都必须给它钻研透了。

不过这次他并没有买时钟,毕竟刚进这一章场景时,并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万一进来就死,那就浪费因果币了。

但这并不妨碍林书航率先学习练习,当然,要观察太阳的高度不可能直接用眼睛,既刺眼还根本不准确。

找呼弥尔要来了一根光秃秃的长杆,林书航将之插在了家门前的空地上,呼弥尔以为他想要立个旗,毕竟马上就成家了,成家后代表着独立,按照部族的规矩,是可以立旗的。

于是相当热情积极的在旁边出谋划策,在想旗上到底是是画族标还是画狼之类的图腾,却听林书航说道:“不用旗,这是一种科学观察,通过太阳照射竹竿时留下的阴影,来测算一天的准确时间以及太阳距离我们的高度……”

林书航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其实并不是说给呼弥尔听的,而是在专注中自己不断思考、不断自我启发的一个过程,有些话甚至前言不搭后语,用词也不准确,毕竟他也只是初学者。

可却已经把呼弥尔听得一愣一愣的。

太阳?高度?科学观察?

这……太阳不是大鸟变的吗?这也可以观察?观察来干嘛?

想着想着,小姑娘的脸就又变得红扑扑的了,几颗小雀斑在阳光的照射下颗粒分明,看向林牧远的两只眼睛更是光芒四溢。

完全听不懂,但感觉自己的男人好聪明,懂的东西都是牧民们不懂的,这真是……太厉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