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因果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085字
  • 2022-03-09 03:45:50

抱着物以稀为贵的想法,点开因果商城看了看里面的所谓天赋。

整个天赋商城分为了四个区域,由高到低,分别标注着‘天地玄黄’的字样,应该是指天赋的等级。

目前开放出来的是‘黄’字区,林书航随意点开了几个。

【先天灵根(黄):修炼灵元时,效率X2】

【太阳后裔(黄):在日光的照耀下,悟性X2、修炼速度X2,忍耐力X2】

【顽强蟑螂(黄):生命力X3,忍耐力X3,恢复能力X3】

【逢考必过(黄):无论什么样的考试,你总是能阴差阳错的通过,哪怕你完全不会】

…………初级区域的天赋千奇百怪,有针对修行的,有直接实力提升的,也有一些完全看不懂用途的,但每个天赋都分为了两种购买方式。

【普通购买:10因果币,只能带入因果场景一次】

【绑定购买:100因果币,天赋购买许可证X1,一经购买,终身绑定,可带入因果场景乃至现实】

林书航瞬间明了,这张购买许可证并非是给天赋购买设限,恰恰相反,这是给自己提供了无限的可能。

可以无数次带入因果场景,以自己此前闯始皇陵的死亡次数来看,光这个就都已经赚翻了,更别说还能带进现实。

如果是厉害一点的天赋,当然是选后者,不过东西再好,也要适用才行。

购买许可证看起来并不容易获得,还是应该首选以帮助自己尽快通过因果场景的天赋为主,毕竟通关才有可能获得新的许可证。

关掉商城,点开因果场景,只见眼前不再是数十个屏幕环绕,而是化为了一个硕大的屏幕。

屏幕上有以第一人称视角定格的画面,背景是一片辽阔的草原,远处有成群的牛羊,镜头中还能看到视线主人正双手抓着马鬃,看起来像是个正在骑马的牧民。

“这次需要验证一些东西,如果因果场景里的经历当真能改变历史和现实,那或许可以在2000年前,给2000后的自己捎带点‘特产’。”

“至少,得先让自己财富自由吧。”

“草原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地方,可惜距离C市太远了……没关系,只要能确定准确的经纬度就行。”

先进去看看什么情况。

【开启第一章因果需要5个因果币,是否立刻支付?】

果然,正式章节要开收费了,如此高大上的模拟器,居然也学会了无良游戏商骗君入瓮那套。

点击确认。

【个人资产:133因果币】

【个人面板载入中、因果时空载入中……】

【体质:25(强壮)】

【精神:22(聪明)】

【灵元:19(聚气境)】

【武道:9(1阶武卒)】

【天赋:阴阳眼,枯萎的祖龙道种(2%)】

【能力:回首掏,伏羲先天六十四卦迷踪步】

加载时的个人面板倒是和此前出现了些变化,体质、精神和灵元都有了小幅度的提升,应该是自己昨天修炼伏羲小周天心法的缘故,提升速度明显。

但武道却并没有提升,想来在系统的判断中,提升的那几点体质和灵元,并不足以让自己在被群殴的情况下多干掉一个敌人。

【载入完毕】

【注:正式章节将载入个人面板辅助系统,满足激活条件即可加载,祝您旅途愉快】

【3、2、1……第一章因果开启】

眼前的字体消失,刺眼的白光闪耀起来。

早已熟悉一切的林书航闭上眼睛,还不等眼皮上的刺眼白光褪尽,耳畔传来烈烈风响,紧跟着整个身体惯性后仰……轰!

此时眼睛终于能看得清四周的情况,只见自己果然摔倒在草地上,背脊处阵阵阴痛,全身跟要散架一样,前方不远处还有一匹桀骜不驯的高头大马往前猛冲,看样子自己好像是坠马了。

自己本来也不会骑马,何况那马上连个马鞍缰绳都没有,这要都不摔,那可真是老天瞎眼了。

林书航心下腹诽,还没等他缓过劲儿,一个女孩的惊呼声已经响起:“林阿哥!”

有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吁~~~

只见一个头上带着禾帽的牧民少女骑马飞驰而来,还不等那骏马停稳,她娴熟无比的一个翻身下马,脸上明显带着焦急担忧,三两步跑到林书航身边,伸手来扶他。

“伤着哪里了吗?哪疼?”

穿越首要素,不清楚状况的时候千万别乱找话题,人家问什么答什么,当个聊天终结者就是最好的伪装。

林书航皱着眉头:“还好……只是有点头晕。”

少女听他声音没什么问题,明显松了一大口气:“吓死我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骑那么快!”

说着,她将食指弯曲,放在嘴里一吹。

嘘呜~~

嘹亮的口哨声,她刚才骑着那匹骏马滴溜溜的跑了过来,少女将马背上的一个大皮囊解下,递给林书航道:“喝一口!”

那皮囊塞子一扒开,顿时就是一大股酒味儿,把林书航都给弄懵逼了。

这摔伤了头,给人喝酒是个什么操作?

少女见他发怔,大笑起来:“咱们草原上长大的孩子呀,不比汉人,小时候谁不得跌上那么十七八次的?跌伤了,把这马奶酒外敷内服,只要这么狠狠灌上一大口呀,什么痛都没有喽!”

坦白说,若是用现代的眼光来看,这少女并不能算漂亮,脸上红扑扑的,有着一点小雀斑,但很阳光,笑起来时脸上的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

马奶酒带着一股酸酸的味道,入口时并不觉得烧烈,但后劲很大、很上头,特别是当草原上的风吹来时,上头更甚。

牧民并不太讲究男女之嫌,少女扒开他衣服,麻利的给他背上也敷过了酒,用手心使劲儿揉擦,直到擦红散淤为止,最后将他扶上马,牵着马匹慢慢往回走。

林书航匍在马背上,晒着太阳,这开局就很舒服了,不像上次在始皇陵里活不过一小时的死路一条,只是不知道任务目标是什么。

趁着往回走的路上,他假装刚才撞到了头,有些失忆,从少女嘴里套出了不少话,再加上已有的历史连蒙带猜。

现在应该是东汉年间,具体年代不太清楚,而他的名字叫林牧远,是个落魄流浪来此的汉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