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新的目标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282字
  • 2022-03-19 05:43:21

好了?什么好了?

师娘愣了愣。

随即就看到本是病恹恹的范增,就像突然中邪了一样,脸上略有种呆滞的表情。

师娘吓了一跳,伸手拍了拍老头的脸:“喂、喂,老头儿?没事吧?”

可没想到范增随即回过神来,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自己摸了摸胸口和额头:“我、我好像没事儿了?”

“???”

什么情况?

“说什么呀你,快躺下!”师娘气得哭笑不得。

然后就看到范增从床上直接走了下来,还在地上跳了两步,然后哈哈一笑:“哈,真没事儿了!哎哟,给我饿得,肚子都咕咕叫了,王颖、王颖,那粥呢?”

师娘的嘴巴一张。

昨天那位全国闻名的中医推拿圣手,王致和在这里给老头弄了半宿,都不见这老东西有半点好转,连坐起来都显得很吃力,可这……

“粥、粥!”

“啊、啊,这里、这里!”

师娘回过神,赶紧把旁边的粥给他递过去,被范增接过,一口就灌了小半碗,差点没被呛到。

“慢点、你慢点!”这时候的师娘高兴得简直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赶紧帮他拍着背。

范增却是一边呛着,一边忍不住兴奋的问:“书航,你这当真是气功?天呐,这也太神奇了。”

“家传手艺,时灵时不灵的,能治好老师全是运气,看来老天都希望老师早点康复啊。”

范增哈哈大笑,听得出来林书航并不想多谈这方面的事儿:“以前可没发现,书航你这还是个奇人啊!居然当了我这老头儿的学生,小小顽疾,手到病除,哈哈,老头儿可沾你光了。”

师娘高兴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有些事儿范增并不知道,还以为他自己的身体只是小问题,毕竟也不敢刺激他、更不敢告诉他,但师娘知道啊!

昨天那位医科圣手王致和,曾背着老头儿告诉过她,让她给老头儿准备身后事,她都给国外的孩子们打过电话,让孩子们赶紧回来了,可没想到……

“小航!”师娘忍不住动情的握住林书航的手:“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我、我,反正以后有空一定要常来家里玩儿,师娘给你烧红烧肉!”

“哈哈,你师娘的红烧肉可是一绝,就是每次只烧一点,都不准我放开了吃。”范增笑着打趣。

“你就只有几块儿,但要是小航来了,管够!”

看着二老开心,林书航的心情也是好极了。

大学四年,这两位老人真是照顾了他太多,哪怕没这事儿,师娘的红烧肉每次也都是管够的。

“那我每次可得饿着肚子才去。”林书航笑着和二老聊了几句,然后才试探着问到。

“老师,能和我说说昨天您是怎么受伤的吗?还有……始皇陵到底都挖出了些什么东西?”

…………

从医院里出来,看着晴朗的天空,林书航突然有了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主要是因为老师的回答。

两个信息,其一,阴兵的事儿,再次从老师口中得到了证实,但并不是林书航想象中的大股阴兵,而只是散乱的一两只,就像是在墓穴里被关了两千多年后,不小心跑出来迷路了的感觉。

其二,也是更重要的是一点。

通道已经打开了,当然,只是最外面的那道羡门,并非人为,而是因为常年的风化自然破开,所以研究所的考古队已经进入了活埋工匠的第一段通道现场。

其中拍摄了一些现场照片,而在老师给他看的这些现场照片里,林书航发现了一样无比震撼的东西……

那是一片精美的秦时风格壁画,上面雕刻的奇珍异兽、山川河流每一样都栩栩如生,可唯独有一只未成品的貔貅,其工艺低劣、雕得乱七八糟,就像是一个完全不会雕刻的新手在那里乱整的一样……

按照老师的说法,这个貔貅应该是工匠雕刻了一半之后,羡门突然落下,将工匠们困死,然后受到工匠报复式的破坏所留下的,这刚好证实了工匠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突然坑杀的事实。

但林书航的看法却完全不同。

首先,那些壁画同样被工匠们破坏的破损有很多,但完全能看得出破坏的痕迹和原本的精美造型,和这只本就没雕完的乱七八糟玩意儿完全不同。

其次,这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他太眼熟了,因为那就是他最后一次在通道里通关前,为了磨钉子,亲手‘雕刻’而留下的!

自己刻的,自己的手艺,自己能心里没数吗?上面的每一道刻痕他都记忆犹新!

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模拟器让他真的回到了2000多年前的始皇陵,甚至还意味着,他真的改变了历史!

而更重要的则是,这就意味着自己说不定可以在两千年前的模拟器里,给现代的自己捎带点‘土特产’!

黄金、重宝、甚至是古董……

搞历史的林书航太清楚这些东西的价值了,如果真的能做到,那他还上什么班?这辈子就靠着模拟器给两千年后的自己捎东西,他都能当全球首富!

小小的激动了一下,终究还是平复下了情绪。

学校的工作暂时还是要去的。

毕竟即便模拟器真的做到了这一点,但从两千年前给两千年后的自己捎带东西,这终究还是一个很技术的活儿,自己未必就真能做到,一切还需去下一个章节里慢慢实验。

不过那个什么研讨会,他现在就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了,敷衍都懒得去敷衍。

不过接受了崔梅的邀请和机票,终究还是要给人一个交代。

按照老师的说法,地宫镇南门已开,而研究所似乎还有继续深入探查的想法,可里面的危险性,那可完全不是他们所能预料的。

不管是为了给崔梅那张机票一个交代,亦或者是帮老师他们规避风险,甚或是干脆点就说为了少死点人,这件事儿他都必须要做。

他回到酒店找来纸笔,画了个有关南北通道的图纸,以及内部的机关分部,然后找个闪送小哥直接送去了研究所,最后才给崔梅发了个短信。

——崔副所长,不好意思,因为一些个人原因,我决定还是不参加这次研讨会了。

——听说始皇陵地宫镇南门已经被打开,研究所想要继续往里面探查,我对此有了一些新的想法,现将所有想法画成图纸,赠送给您,我无意名禄,只想平静的生活做一点喜欢的研究,因此图纸上并没有署名,也希望崔副所长也不要公开我的姓名和身份。

——地宫内部危险重重,并非危言耸听,光其阴瘴之气都非三五年可以散尽,个人建议绝不要打开地宫大门,如有可能,连第二道羡门都最好不要开启。

——最后,感谢崔副所长的机票以及胡师兄昨晚的招待,林书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