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范老出事儿了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065字
  • 2022-03-19 12:31:34

“呼!”

他赶紧从那种屏气凝神的‘冥想入定’之中摆脱出来,虽然时间变慢的感觉消失了,但身体的热度、满背的汗水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可是大年刚过不久的大冬天,他在家穿得也不多,不过一件保暖的秋衣而已,此时竟然热得出汗。

他赶紧脱掉了秋衣,就那么光着上身,甚至是打开了窗户,可即便外面的冷风吹进来,乃至将他体表的汗水都给吹干,可身体竟然依旧不觉得有半点寒冷。

那种温暖透自体内,由那所谓的‘灵元’所生,竟已经足以抵御这冬季的严寒。

为了进一步确定,林书航站在窗口吹着寒风,且又多次进入那冥想的状态。

除了体温和抗寒性,最明显的提升是感知。

林书航能清楚的看到隔着二三十米外对面楼房窗帘的花纹,而当屏息冥想愈发专注时,他甚至能听到楼上几对小夫妻半夜的辛苦耕耘声。

“啊、啊、啊、啊……”

直到十几分钟后……

“呼、呼!”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不是因为累,而是惊喜。

这种从未有过的感知,与此前体质和精神的点滴提升可完全不同。

除了上次多吃了两包方便面外,体质提升的那种感觉,像林书航这种并不是对自己身体能力特别精确了解的人,感觉其实还并不是特别明显,甚至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臆想和错觉。

但灵元带来的感知变化,却就是从无到有的神奇了。

还有那枚处于他意识中的道种,也显得无比的真实与清晰。

他甚至可以用意识去触碰它,乃至于感受到那个存放道种的、属于三维和四维的夹缝空间。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仿佛都隐隐变得有些不同了。

这一切,可都绝对不是什么错觉。

“这……”林书航惊讶无比的看着自己红润的双手,感受着体内的灵元之气。

模拟器果然并不普通,自己的人生必将就此改变!

等等……

模拟器既然如此神奇,那是否意味着,游戏所谓的‘改变了历史’,也是真的呢?

自己难道当真穿越到两千多年前,去与那始皇陵中的千古一帝进行了对话、甚至还改变了那个叫林大元的家伙的命运?

还有,既然连道种都真实存在着,那是不是也意味着……这个世界真的有鬼?

林书航忍不住浑身一个激灵,重新打开笔记本电脑。

点击百度时,握着鼠标的右手都忍不住微微有些颤抖。

他先是搜了‘林大元’的名字,可除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信息外,并没有任何他想要看到的东西。

想想也是,林大元即便改变了命运,可在历史上也不过只是个寂寂无名的小人物,2000年后的百度百科怎么会有关于他的资料……

再搜始皇陵,可弹出的资料,与他此前在百度上能搜到的东西仍旧是一模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似乎……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变化?

正这么想着时,他就想到了自己那篇论文。

即便历史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但自己在模拟器中看到的,应该是始皇陵真实的历史。

那就意味着南北通道确实存在,且按照自己此前在论文中的推断,那南通道的出口处,很可能就是在郑家庄。

林书航下意识的拿起手机,翻到范增导师的电话时略一迟疑。

想要求证此事,最好的办法就是寻求导师的帮助,那里有最专业的考古团队和仪器,直接去X市郑家庄寻找南北通道即可证实。

但组织专业的考古团队、动用那昂贵的探测仪器,去郑家庄考证这种事儿,说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实则即便对始皇陵研究所而言,也绝对是一次大行动,甚至还要寻求上级的允许,乃至当地政府部门的配合才行。

如此大事,怎可能因为他一个毛头小子一篇说不出来历的、以猜想为基础的论文,就付诸于实际行动的?

他要是敢对导师直接提这样的要求,要么是被导师破口大骂一顿,要么甚至就会被直接拉去精神病院了。

完全不靠谱。

林书航踌躇了一阵,终究还是把号码拨了出去。

毕竟是导师的爱徒,直接提寻找通道的要求肯定是扯淡,但可以先探探导师的口风,看看导师对自己那篇论文是什么看法,然后再伺机而定,真不行的话,就当交流一下想法也是好的。

电话那头响起‘嘟~嘟~嘟~’的等待音,约莫十几秒后,果然有人接通了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的居然是一个女性的声音:“哪位?”

林书航一怔:“范增导师在吗?”

“范老适才出了点意外,刚送去医院,我是他的同事,你是?”

林书航的脸色微微一肃,这世上,除了父母,他最敬重的就是自己的导师了:“我叫林书航,是范增导师的学生,请问范增导师出什么事儿了?情况严重吗?在哪个医院?”

“是范老的学生……”电话那头的声音似乎稍稍远离了话筒,应该是在冲旁人说话,然后才又对林书航说道:“范老这边的具体情况暂时不便透露,你……等等!”

电话那头本像是打算要例行公事的随便回复一下,可就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语气陡然直转:“你叫林书航?NK大学那个林书航?”

“对。”

“昨天下午,你是不是给范老发送过一篇有关始皇陵南北通道推测的论文?标题叫、叫……啊!隐藏在尘埃中的地宫通道,是吗?”

林书航的小心脏顿时忍不住微微跳了一下。

导师去医院不会是被自己那篇论文气的吧?

“……是的。”

“是你!”电话那头的女子声音顿时变得激动起来:“你现在在哪里?”

一听这口气,林书航的心就迅速下沉。

难道导师真是因为他一篇论文就被气到医院里去了?

那且不说自己需不需要负什么责任之类,光谈良心,他首先就得自责不已。

“我在C市的JN区。”想归想,林书航回答时倒是并未迟疑,真要是自己捅的篓子,那怎么都躲不过去,只是有些焦急的问道:“范增导师到底怎么样了?您能先告诉我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