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华夏神州,千古一帝!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379字
  • 2022-03-30 09:27:22

地宫中的阴气在慢慢的消散。

秦始皇不禁有些入了神:“那这两千年来,华夏如何了?”

这或许是他唯一关心和在乎的问题了。

扶苏也好、胡亥也好,亦或是他其他那些子女也好,说实话,秦始皇的心中从来都没有过普通父母的那种关切。

对他而言,他真正关爱和在乎的子嗣由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今后的华夏民族。

“这世界之大,远超陛下所想,华夏神州不过其中一隅而已,还有无数强大的国度在这世界上沉浮,可最后他们都灭亡了,消失了,唯我华夏,千年存续、永世不灭!”

“这两千年来,华夏神州虽分分合合,新朝交替,但即便如此,我们也几乎一直都站在世界之巅峰。”

“我们有过落寞,有过低谷,有曾被人视为猪狗鱼肉之时,有被人肆意轻慢侮辱之刻。”

“可这两千年来,我们所学之书同文、所乘之车同轨,我们使用同样的度量衡,我们奉行同样的道德与规范,所有的这一切,早已在潜移默化中将华夏民族凝为了一股,不管内部如何分合征战,我们都始终将自己视为华夏子孙。”

“所以辉煌时,我们能喊出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被入侵时,我们能喊出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而被外族践踏,肆意侮辱与屠戮时,我们也能喊出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三皇五帝给了华夏身躯,却是陛下给了华夏之魂!”

“只要华夏的魂还在,就算再强的外族、就算屠尽我神州大地,杀得改朝换代、血流成河,却也杀不尽我神州大地的华夏英魂,扑不灭我众志成城的昭昭热血!”

林书航一口气说来,心潮已忍不住有些澎湃。

角色的代入,让他早已不再只是背答案,而是代表着两千年来的华夏民族,给这位一手缔造了华夏民族脊梁的千古一帝,交出了一份儿来自整个民族用血泪书写的答卷!

“陛下先前曾问后世如何看你对错。”

“若看秦亡,陛下错了,可若看华夏,陛下何止是对?”

“后世没有任何一个皇帝敢穿陛下的黑龙冕袍,只因出自敬畏,陛下虽自称始皇,可后世却也给了陛下另一个尊称。”

“华夏神州,千古一帝!”

话语掷地有声,就算是秦始皇,也都不由的听入了神。

当林书航说到秦灭二世而亡的时候,他没有动容;当说到他十几个儿子被二世尽屠之的时候,他甚至连眼皮都没有跳动一下。

可当听到华夏凝聚一股,听到民族两千年的热血史,听到华夏的魂永世不灭时。

秦始皇的眼中竟忍不住泛起了些微水光,刚毅的脸庞上露出了他这一生或许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柔情和动容。

他不再怀疑林书航来自两千年后的身份,且先不说在这个世界没人能有这样长远的眼光,单就刚才林书航随口所言的‘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君王死社稷’、‘一寸河山一寸血’……

这些词句,所凝聚的可不只是文字艺术的形态,更是包含了华夏两千多年的脊与骨!没有历史的沉淀、没有血泪的上色,那根本就没人能随口说出这样的句子!

“哈哈哈哈……”他放声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当今世上,他高处不胜寒,孤沧无尽,心中愿景无人可说。

可两千年后,终有人懂他!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许久,笑声才渐渐平息。

地宫中变得安静,落针可闻,秦始皇平复了很久的情绪。

“华夏若果真如此,朕心甚慰,无以复加……”他看着林书航,脸上已经带着了笑容:“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陛下请问。”

“先生为何来此?”

“因缘际会、糊里糊涂。”林书航笑了起来,自嘲似的说道:“我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不是真实的。”

“灵魄附体不难,可要说从两千年后飞跃至今……时间逆转可不亚于移山镇海、斗转星移。”秦始皇说道:“这样神仙般的手段,即便是朕寻访仙道数年,甚至也曾亲眼见过仙人,却也从未曾听说过。”

林书航心中一动:“这世上当真有仙人?”

秦始皇笑了起来:“知道你刚才杀死的那个宦官鬼魂是谁吗?”

“谁?”

“正是你口中在十几年后会使秦灭的赵高。”

林书航怔了怔,这怎么可能?

倘若赵高的魂魄在这里,那在秦宫中指鹿为马的那个家伙又是谁?

“取其毛发,烧入土坯,铸其身躯,封其神志,是为鬼炼阴卒之法。”

“当然,它和外面那个赵高不同,它没有自我的思想,它绝对的忠诚于朕。”秦始皇微笑道:“不止是赵高,适才持枪冲向你的,是蒙恬,包括那千军万马,也都是我大秦虎狼之师割发封土、烧窑成卒以代之。”

“所以,你看到他们与看到朕时完全不同,只因他们是用鬼炼之法烧制出来的阴卒,而只有朕,才是真正的魂魄。”

林书航恍然,原来所谓的阴兵,就是2000年后犹存于世的秦始皇兵马俑。

“寻仙多年,长生者未曾见,但延寿返童之事却确实存在,移山镇海的手段虽不曾见,但撒豆成兵、驱鬼召返,乃至呼风唤雨,都并非无稽之谈,且这还只是朕了解的冰山一角。”

“这世界,有太多的秘密了,可惜朕没能一一尽解之……”

说话间,秦始皇的身体竟开始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你一定很好奇,你说到秦亡时,朕并不吃惊也不愤怒。”

“只因朕被奸人所害,平津病难时,轻信了赵高,吃了他送来的丹药,当夜即亡。”

“因此一缕游魂,亲眼目睹了赵高与李斯的密谋,见证了赵高勾结逆子,假传遗诏,两月的酷暑车马之途,以至肉身腐尽、骨骸不存,不得安息!大秦落入那两个奸贼与逆子手中,焉能不亡?”

“朕本可选择超生离去,但心中愤恨难平,一缕残魂随着腐尸烂骨残留地宫,统帅这鬼卒千军,只为待那逆子与奸臣来此祭祀时,将之杀于墓中。可那逆子登基皇位后沉迷享乐,竟然连祭祀封墓,都不亲自到来!”

“皇陵今日封土,朕耐心已尽,本有可能化为地缚厉鬼,因怨恨而徘徊此地、永世不得超生,堕入无边地狱,幸得先生到来……”

秦始皇微笑着说道:“先生之言,尽解朕之心结,也了却朕之残愿。”

“秦二世而亡,该!华夏永世不灭,值!”

“尘该归尘,土该归土,朕此生已无遗憾,此皆拜先生所赐,朕该离开了。”

秦始皇此时身上的光芒看起来温和极了,甚至带着一点点温暖,和此前术法炼化那些鬼卒们的阴冷完全相反。

“陛下要去哪里?”

“人鬼殊途,鬼魂自有鬼魂的该去之处。”秦始皇淡淡的说道:“离开之前,我送你一件礼物吧,对我而言,这些东西留着也已无用了。”

秦始皇说着,伸手朝林书航的额头上摸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