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秦可亡,华夏不能亡!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214字
  • 2022-03-01 12:00:27

林书航缓缓放开了挟持在棺椁上的手,甚至,放下了手中的青铜剑、桃木棍等所有东西。

已经到了这里,再挟持棺椁已经没什么意义了,重要的是如何应答。

转瞬间,有千百种答案在林书航的脑海里闪过。

以林大元的身份应对,或是凭借自己对秦朝的了解,去选择一个始皇帝喜欢的身份等等。

但看着这位千古一帝那浩如星空的眼睛,林书航就明白,任何编造的东西,除了提前结束这场对话外,起不到其他任何作用。

“晚辈林书航。”林书航直视着秦始皇的眼睛,缓缓开口道:“来自两千年后的华夏!”

始皇帝微微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朕命卢生炼丹、命徐福访仙,信奉方士,求取那长生不老之术,于是世人道我昏聩糊涂,自此后,常有方士自称仙人来宫中寻骗……你可知,那些人的下场?”

“车裂,腰斩,尽坑之。”

“好一个车裂腰斩尽坑之!”始皇笑道:“秦史是不敢记载此事的,你既自称来自两千年后,又如何得知如此详情?岂不是不打自招?”

“因为大秦二世而亡,前后不过十数年,秦史是不敢记载此事,但新朝却敢。”

本以为说出这话会惹来秦始皇的勃然大怒,胸中早想好了应对之策。

可没想到秦始皇听了这话,非但没有发怒,反而是神色如常的看着林书航。

“为何而亡?”

这问题,对一个NK大学历史系的高材生而言,那可真是送分题。

“其一,皇室大兴土木,皇陵、阿房宫、长城,导致劳民伤财、国力渐退,可二世胡亥却仍旧横征暴敛,苛捐杂税太多,以致民不聊生,不得不反。”

“笑话。”秦始皇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我大秦自商鞅变法已来,各种苛捐杂税不亚于今,徭役兵役更是前所未有,盗且斩之,动辄株连,却因此打造出了大秦的无敌之师!倘若这是亡国之道,岂会有我一统天下之时?”

“此一时,彼一时。”林书航应答如流:“秦地山川,民风本就彪悍,且有六国征战之地,无尽的功名利禄可取,虽苛政猛于虎,但他们仍有去战场上拼出一世荣华的机会,也正因如此,是以大秦勇士人人争先,方有了陛下的无敌之师,这时候,苛政成了陛下的利器。”

“但六国一统,以往可尽取利禄的征战之地没了,军功变少,那些想出人头地的没了仗可打,却仍旧还要承受着繁重的苛捐杂税与各种劳役的压迫,岂不是不给人活路?”

“有理。”秦始皇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的变化:“你刚才说这是其一,那其二呢?”

“佞臣当道,政党林列,新贵一派、官僚一派、宦官又一派,党派之争致使大量内耗。”

“皇位之争,兄弟相残,使得伦常尽失,陛下的十几个子嗣,无论男女尽被二世所杀,乃至有孕妃嫔都未曾放过,无一存留。”

林书航在观察着秦始皇的脸色,可直至说到十七个子嗣尽杀之时,也未曾见他眉头哪怕稍稍跳动一下:“激烈的内斗内耗,让大秦从内部迅速分裂腐朽,加速了灭亡。”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林书航微微一笑:“陛下令百万秦军镇守边关,即便大秦有难,也不得回朝,以致关中秦人不足三成,被六国余孽围合,焉能不亡?”

“他们做到了吗?”

“做到了,即便公子扶苏被赐自尽,欲讨真相时,却也未曾带走边关一兵一卒,以致孤身而回,被箭射穿颅而死,就葬于陛下这皇陵之外的陪坑中。”

“而大秦危急,待各地揭竿而起时,朝堂已无精锐之师、无善战之将,是以灭亡,否则以秦百战之师,即便二世残暴,也不至于仅存十余年。”

秦始皇笑了起来,似乎并不在意林书航所说‘秦二世而亡’的事儿,反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缓缓开口道:“这么说来,以你所谓两千年后的眼光,以后世之评价,认为是朕错了吗?”

看起来是道很危险的题,但其实,这又是一道送分题。

“世事只有因果,没有对错。”

林书航对视着秦始皇的眼睛,这一刻,他忘记了这是模拟器的场景,而是渐渐进入了状态,仿佛真在两千多年前面对这位千古的传奇帝王,与之对话古今。

“车同轨、字同文,焚书坑儒,消灭六国分歧文化,陛下的选择,让当世无数儒生怨声载道,被骂为不义。”

“建皇陵、修长城,让当世无数平民苦不堪言,被无数人斥为不仁。”

“下令戍边,不得回援,让大秦精锐永镇边疆,致使内部空虚,无兵可用,以至二世而亡,被称为不智。”

“在当世人眼中,陛下是为不仁不义不智之君!”

林书航一直有注意对方的表情,却见秦始皇的眸子中依旧古井无波,仿佛对这些世人的评价毫不在意。

“可他们却不知,车同轨、字同文,使我华夏文明得以凝聚统一、千年不散,万里长城让北部匈奴始终无法牧马南疆!而不得回援的军令,更是第一次让华夏民族真正认知到了谁才是真正的外族和敌人!”

“陛下曾说过秦可以灭,但华夏族群不能灭,秦可以亡,但华夏族群不能亡!”

“若以两千年后看结果……结果如你所愿,两千年后,华夏仍在!”

掷地有声的声音,越说越激昂,而那张一直都古井无波的脸,此时终于微微颤动了一下。

坦白说,他现在才真的开始有点相信林书航真的来自两千年后了。

不是因为对方拍了他几句马屁,而是因为在这当世,没人能有他这样的战略眼光,没人能知道他为什么下令边军不得回援勤王,更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花费偌大的精力和代价去实行车同轨、字同文,去统一那些平民所用的度量衡!

即便是当初极力配合自己新政的李斯等人,从其根本心态上出发,他们想的也只是用这样的手段来加强大秦中央政权的统治,岂能知道他这始皇帝胸中真正的韬略和抱负?!

这个世界,没人能懂他,这是秦始皇生前最大的遗憾。

所谓高处不胜寒,他终其一生,纵横捭阖,虽得尽天下,虽收揽了天下无数的才智之士,可却竟然找不到一个与他想法相同的人!

唯有眼前这后生,这个一身工匠打扮,却号称来自两千年后的后生。

只有他!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是啊……秦可亡,华夏不能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