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彼其娘之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171字
  • 2022-03-29 12:51:19

X市,在距离秦始皇陵以南大约三公里的郑家庄,一个废弃的枯井。

在隔着这枯井上百米外,差不多上万平的土地四周,已经拉起了一圈儿黄色的警戒线。

戒备等级很高,甚至能看到有荷枪实弹的武警在警戒线周围站岗,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命案。

而在那枯井上方,则是搭着相当高规格的塑料棚,几乎是全封闭式的将这座枯井给笼罩了起来。

有不少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一路小跑着在这里不断的进进出出。

这些防护服显然并不是为了保护他们自身的,而是为了不给这个大棚里带进去任何菌体。

早晨9点47分,大棚的除菌房门再次被拉开,几个刚刚脱下防护服、满身疲惫的老人走了出来。

“老范,怎么说?”

“我看八九不离十了。”范增的呼吸多少显得有些急促。

确实是老了,熬通宵这类事儿,若不是这惊人的发现一直都在调动着他的神经,否则根本就是撑不下来的。

这枯井应该是清代时的产物,井并不深,只有约莫四五米高,下面连通的是一条地下河,但早已干涸,已经废弃了不知道多少年。

昨天上午一群孩子在这附近玩耍时,有个小孩不小心掉了进去,结果等叫来大人好不容易将他救出时,这孩子手里却抓着几枚铜钱,说是在那井中捡到的。

X市是著名的历史古城,曾经不少农民都在地下挖出过好东西,从此改善生活甚至一夜暴富,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

大人们自然是心动,以为井下有宝藏,于是拉着绳索下去探查。

可没想到宝藏没挖到,沿着那干涸的地下河走到深处、推开一些破烂的石壁土堆后,反而是看到了大片的枯骨,吓得他们赶紧逃了出来,并且将此事上报给了当地政府。

然后自然就是立刻保护现场,先是有公安局的干警来了一圈儿,却发现这些枯骨年代久远,根本就不是什么命案现场,而且他们还看到了一扇巨大的石门,显然是某种古代遗迹,这才找来始皇陵研究院的专家们实地勘查,那已经是昨天下午三点过的事儿了……

范增等人坐在大棚外面的小板凳上稍事休息,都是些老人家了,精神虽然因为重大发现而尚且充足,可体力终究不支。

他们喝着工作人员递来的矿泉水,可即便是在这稍事休息的时间里,也完全止不住一个个脸上那兴奋的红潮,热议不断。

里面的枯骨并不算太多,约莫只有数十具,经过骨质年代勘测,已经能确定正是秦朝的人。

其中大部分或许是因为人们的贸然进入,推到了原本隔绝现场的石壁土堆,导致气流流通或是产生震动,让本就已经风化的枯骨已经碎成碎块或是粉末了,仅在地上留下一些痕迹,让人十分惋惜。

但这相比起另一个发现来说已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扇门!

门上那些保存完好、透着浓浓秦风的精美雕刻都不说了,而其右下侧镌刻着九个大字,才是让范增等专家激动得热泪盈眶的关键。

‘地宫镇南门,李斯监制’

地宫,镇南门,李斯!

对任何研究始皇陵的人来说,这三个词的任其一个,都简直有着无穷的魔力,更别说集中在一起出现了。

这意味着什么?压根儿就不用多想,传说是真的,地宫的南通道已经找到了!

而经过他们紧锣密鼓一晚上的紧急勘查,已经初步得出了许多有重大意义的信息。

其一,范增他们在附近的土层中并没有检测到异样的汞元素,但在那巨大的石门后,汞含量却高得惊人,这证明被巨石封堵的通道是一个近乎完全封闭的空间,且大概率采用了全石结构,其密闭性能、防渗透性能都好得惊人。

其二,昨天晚上紧急调来了那台已经打算归还给国外研究机构的先进仪器,也有了新的重大发现。

他们在地表上作业,以这枯井为中心,借用地下探测仪器的帮助,竟然很快就勘查出了一条巨大的、通向始皇陵方向的地下通道。

“难怪老范你在始皇陵附近始终找不到这条通道,”王卫国激动的说道:“你那仪器最多只能探测地下二十米,可按照这通道的长度和复原坡度来看,等它延展进入骊山范围时,这条通道已经潜入地下至少二十多米、甚至三十米了,也就是在这大门的通道口处,距离地表只有几米深,你那鬼仪器才探得出来!”

“那些大门外死去的枯骨,应该就是封墓时被杀害的工匠,从尸体位置的分部和姿势来看,很像是刚从那大门中冲出来往外逃跑,却被秦军射杀刺死的。”

“可如果真是这样,秦军为什么不给这些工匠收尸,而是任由他们倒在大门外呢?”

“这还需要细致的研究才能得出答案……”

“不过这些工匠手里拿着的工具,居然有相当部分是铁器!这可是个重大发现,我们一直都认为秦时普遍使用的是青铜器,可没想到……”

“铁器的使用,这可是代表着文明标志性的意义!完全颠覆了我们此前因为兵马俑而得出来的许多结论!”

“太惊人了,这太惊人了!别说地宫本身了,光是昨晚的发现,让咱们对秦时的工业、地质学、冶炼水平、建筑水平……所有的一切了解,都得被推翻!”

“这是何等强大的远古王朝!”

一众人热议着,范增也是兴奋得面红耳赤。

尽管这个发现推翻了他前不久才发表的那篇论文,少不了要被圈儿内人士嘲笑一下,可这个发现是重大的,对于热爱考古事业的他来说,这辈子能在临死前发现始皇陵如此重大的秘密,他已经感觉是人生无憾了,哪是那点面子所能相比?

“果真有南北通道,果真有铁器,而且还真是在郑家庄……”老范兴奋的说着,可话还没说完,却突然怔住。

此前他就觉得这一切好像很熟悉,不过昨天到现在一直都处于过于兴奋的状态,急着勘查各种,没来得及细想,此时却突然想到……

他猛的一下站起身,下巴都已经快掉地上。

这、这不是林书航那臭小子的论文吗?而且其所有结论,简直都与昨晚的所有重大发现一模一样!

那小子真是靠想象的?这都能想象?

我、我……我真是彼其娘之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