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地宫厉鬼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314字
  • 2022-03-21 22:10:43

他定了定神,先是绕着这地宫边缘走了一圈儿。

地宫中没有机关暗驽,也没有别的陷阱布置。

毕竟光是充斥在这水银地宫中的大量水银,其挥散在空中的汞毒已经足够让任何胆敢觊觎此间的小贼死无葬身之地了。

对没有防毒面具的古人来说,这已经是不可能被攻破的防护,用不着再多此一举的去设置什么机关。

此间宽大,加快脚步也花了约莫十几分钟,可等好不容易绕完一圈后才发现,除了此前进来时的那道黄金大门以外,所有的洞壁均是严丝合缝浑然天成,找不到半点密道的痕迹。

‘天空’又太高,根本无法查看,整体似乎成了一个完全密不透风的死室。

林书航不死心,站到了‘辽东山脉’的假石大山上远眺。

整个山河图在他眼中是静态的,但水银河流却处于动态,自西向东,周而复始、连绵不尽。

而在黄河流域上,一尊五颜六色的、漂亮的、约莫两米多长的棺椁,正在那水银河面上缓缓飘荡。

相比起缩小的黄河而言,这棺椁显得大极了,在某些河道的狭窄处,它几乎就已经是占满了河道的状态,但也正是这棺椁,给了林书航一点希望所在。

水银既然一直在流动,那这地宫就必然有周而复始的暗道存在。

林书航此前已经沿着河流流域走到了地宫最东侧处,确实是找到了一个暗道通道,以供水银流入所用。

但伸手摸去时,那洞口却只有拳头大小,即便将整条胳膊都探入,仍旧是摸不到底。

这让他一度沮丧,认为这些水银可能就是通过这拳头大小的孔洞来流通复始的,如果真是那样,那这路就算是走死了。

可此时此刻,飘在河流上的棺椁却让林书航不由的心中一动。

尽管棺椁飘得很慢,但以这速度而言,最多十来个小时就可以飘到尽头,那么……然后呢?

以这棺椁的体积,肯定无法通过水银的那个拳头小洞,而水银也不可能倒流,难道让棺椁抵死在那里?

林书航不信建造出了如此宏伟地宫的人,会允许这样不合情理的瑕疵存在。

何况以始皇帝的脾性,只‘巡游’黄河就够了?那条水银长江是拿来做什么用的,只图好看?

而且这棺椁不可能是今天才放进来的,按照此前在墓穴通道中听到工匠们的闲聊,现在应该是秦二世2年,距离始皇帝挂掉已经有足足两年了。

在水银一直流动且无法逆转、并且山河通道的底部只有一个拳头大小孔洞的情况下,它是如何做到至今仍旧还在这‘黄河流域’上慢慢漂流的?

感觉自己似乎找到了解题的关键,林书航的心稍稍定了些许,这一切谜底,或许等着棺椁漂流到底的时候就能知晓了。

在那‘黄河流域’旁边的山石上坐了一阵,目测着棺椁的缓慢移动,那慢如蜗牛的动作,实在是让人等得百无聊耐。

突发奇想,要是自己帮忙‘推’一下,让它尽早抵达底部行不行?

反正可以无限读档,就算真出了什么问题,大不了重新进来。

想到就做,他走到那水银河边,伸手推到了棺椁之上。

本以为会立刻感受到来自水银的浮力和棺椁自身的重量,可没想到当他双手刚触及到棺椁的瞬间,整座地宫猛然变了个颜色。

头顶那恒定闪耀的‘星空’,突然变得群星闪耀,且闪烁的频率很快,让这原本平静无比的地宫,突然就陷入了一种‘狂躁之中’。

轰隆隆……

从地底深处传出沉闷的轰鸣,所有的假山山体都在微微摇晃,仿佛整个山川河流都在地龙翻身。

而更夸张的则是水银河,只见原本平静银亮的水银河突然之间就变得沸腾了起来,化出了浓郁无比的汞毒雾气,很快就给整个地宫空间弥漫上了一层难以视物的浓雾。

而更可怕的是,这让这本就汞含量眼中超标的室内空气,变得更加的恐怖不堪。

林书航甚至感觉每呼吸上一口空气,都能通过解毒丹排解后,在嘴里直接化出一滴水银来。

如此的剧毒,跟直接用水银灌体都没太大区别了,也就幸好是这得自模拟器的解毒丹够牛叉,否则即便换做现代医学,林书航也想象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化解这样的剧毒。

整个地宫的突然剧变,让林书航感觉似乎又发现了什么有用的秘密,他赶紧先放开推着棺椁的双手。

可还没等他来得及好好研究一下地宫的变化,一股森冷无比的寒意,却已经自他背后生起。

那种寒意不同于普通的寒冷,而是一种阴冷,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发颤刺骨。

林书航猛回转身,可在此时大量水银浓雾的填充下,却是什么都看不到。

就在他正惊疑不定间,猛然听到一个阴冷又凶横的声音在空中喝道:“卫我大秦!护我社稷!入侵者,杀无赦!”

清冷的地宫居然突然出现人声,林书航吃了一惊,抬头往上看去。

只见在那浓浓的汞毒迷雾之中,一股雾气倒卷。

紧跟着,一道灰色的影子从那浓郁的汞毒气体中俯冲了下来。

不似常人,整体偏阴淡,不管是身上的衣物、亦或是脸庞五指,乃至于他手中的青铜长剑,都相互模糊,且竟是一种半透明的色彩。

林书航甚至能透过他的身体,看到那背后的汞毒浓雾!

怨魂?厉鬼?

林书航这一惊非同小可,背脊瞬间便是一溜的冷汗。

虽说这只是模拟器场景,但毕竟眼前所展现出来的种种实在太过真实。

这可是鬼,如此真实的厉鬼出现在你面前!

冷不丁的撞见了,就算知道自己是在游戏里,又能有几个不怕的?

好在内心深处终究还在相信着这是游戏,背脊发寒的同时,面对那直刺而来的厉鬼青铜剑,林书航的第一反应就是避开。

仗着此前在外面通道机关中练出来的敏捷身手,他下意识的往左避。

此时意志高度集中,潜能迸发,竟感觉这一刻脚下生风,双腿都快拧成麻花了,却有一种无比顺畅的灵活感,身体也宛若‘瞬移’般左挪了半尺,就像是神奇的凌波微步一样。

可即便是如此神妙的‘凌波微步’,却仍旧是没能避开那一剑。

或许是对方的剑术太精妙了,也或许鬼魂之类本就不受物理规则的束缚。

林书航左挪了半尺,那剑便如影随形般左移半尺,落下来时分毫不差,从他天灵盖上一捅而入。

不同于利刃入体的那种撕裂感,林书航只感觉一股凉意自头顶百汇处灌入,紧跟着阴风过体,似是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体里穿透了过去。

随即便是浑身彻骨的冰寒、僵直,有一种自骨子里、自灵魂深处透出来的冷意,在短短数秒之间,将他整个身体连同意识都一起冻结成了冰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