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机关暗驽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481字
  • 2022-03-19 04:40:52

林书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过。

昨晚熬了个通宵,又只睡了四五个小时,本以为醒来时会是哈欠连天的不想起床,可没想到居然意外的精力十足,精神得一匹。

如果说精神方面的感知还并不够明显,那身体的感觉就相当明显了。

睡醒之后,身体的那种强壮感和早晨疲惫时完全不同。

看来,在那个神奇的模拟器里增强的素质,对现实也是有影响的。

这个发现让林书航暗暗有些兴奋,就不说别的,如果自己真能在模拟器里不断的赚取体质点数、武道点数,那说不定以后还可以改行打打拳击什么的……

现在的网上不是一直都有人在叫嚣吗?说什么古人的身体素质都是吹的,就算项羽再世也打不过泰森……

泰森有多厉害,林书航不知道,但项羽有多厉害,只要想想那两个身体素质跟小强一样的军侯,在人家面前可能就是一个杂兵,能一打一百的程度,林书航就觉得历史上那些万人敌,估计打个泰森还是很轻松的。

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出门客厅一看,父母还没回家。

这都已经是常态了,只要没刮风下雨,二老往往都要忙到十二点过才回家。

摸了摸肚子,煮了两包老坛酸菜面,这要搁平时已经足够饱的量,可等吃完居然仍旧还感觉饿得慌。

继续泡面的空当,心里也是有所明悟,身体变强了,当然吃得也更多。

看来自己今后的人生还真不会是按部就班的学校老师、结婚生子……而会因为这模拟器的出现而变得精彩无比。

毕业论文已经交了,未来的路也已经选好,下午睡觉前也给C市那所中学发去了确认的信函,虽说现在距离开校还有半个多月,但对方已经邀他三天后就去学校签合同报道入职了。

也用不着提前说出来,再憋两天,等拿到了签约的合同,再给二老一个惊喜吧,然后就可以顺势让他们把那外卖工作给辞退了。

一切都已经定好,心里没有了再纠结的东西,倒是让他感觉神清气爽。

眼下彻底的清闲了下来,想起那个未通关的游戏序章。

现实里没法考古梦,那就游戏里考古吧,趁着这几天休息,好歹把这序章给玩儿通关,看看它能蹦出个什么外星蛋来。

还是琢磨下怎么破局得了。

打是打不过那右军侯的,要不,走路线A,去墓穴门口宰小吴,十几分钟就可以一趟,赚它1个因果币的低保,肝到100去买枪?

这念头才刚浮现起来,就感觉很不靠谱。

又不是买了这把枪就等于通关了,万一死了命的爆肝,好不容易才换到了枪,结果刚进去干掉了那军侯,回头就死在了地宫的机关暗驽下呢?

那不是浪费了吗……

等等。

想到地宫的机关暗驽,林书航一拍大腿。

自己居然忘了这茬。

【个人面板载入中、因果时空载入中……】

“老林!醒醒、醒醒!”

按部就班的走到最后一步。

在用手中的大砸钉捅穿了第一个军吏的脖子后,不等第二个军吏反应过来,林书航撒腿就往那通道里面跑。

此间通道是一条宽敞的巷道,左右两侧是高不见顶的石质墙体,宽度比外面的墓穴通道要窄一些,约莫只有四米左右,深度却不知有多少,完全是一眼看不到头。

林书航一路狂奔,都跑出四五米远了,那第二个军吏才从错愕中回过神来。

他勃然大怒:“竟敢杀官闯陵,逆贼找死!给我站住!”

自己这一天都不知道找了多少次死了,谁管他说。

林书航心中念头还没转完,感觉似乎听到了有什么东西的的破空声响。

噗~

林书航只看到有一柄长枪从他胸口穿心而过,这才想起两个军吏在守卫时,除了腰间挂着的青铜剑外,手中都是各执一枪的……

不过还好,这种东西投掷出来后的弹道就是死的,和军吏的见招拆招不同,就不信它还能临时拐弯。

再来!

按部就班的过渡,迅速到了最后环节……

“逆贼找死!”

林书航集中精神,盘算着对方说话后投掷长枪的时间,往左侧一偏,紧跟着就看到那长枪从他身侧飞射了出去。

军吏一击不中,更加暴怒,拔出青铜剑朝他追来。

论身体素质、论速度,这军吏真不知能甩林书航好几条街。

但毕竟一个是轻装上阵,另一个则是穿着沉重厚实的鱼鳞甲胄,提供防护的同时,对其灵活性、速度等等都必然有极大的削弱。

可即便如此,两人的距离还是在缓缓拉近。

林书航一直在数着自己跑动的步数,从躲开那一枪后,再往前跑出约莫五十步时,他终于感觉自己脚下踩到了一个微微凸起的机括地砖。

当一只脚的重量压上去时,那地砖就像是有弹性一样微微下沉了约莫了数寸,紧跟着头顶传来一排强劲的迸射之声!

蓬!

是那种强弩脱弦时的爆响,一排黑影从林书航的左上方飞射下来,速度之快,甚至不亚于子弹。

林书航被瞬间命中,将他宛若苍蝇一样钉死在了地上。

可他压根儿就没在意的,甚至在感觉踩到机关时根本都没抬头去看,而是赶紧低头看向脚底,在那一瞬间尽量记下所有细节。

借着两侧微亮的万年灯,能勉强看到这四米宽的通道地上,平铺着的是那种半米见方的大石砖,一排有八块,他踩到的,是左侧数过来的第三块。

……四十九步,左侧第三块!

这次闭眼的瞬间终于有了种松口气的感觉。

好家伙,就等你了啊兄弟!

——又是许多次重启之后……

“老林!醒醒、醒醒!”

这漫长的前奏简直是跟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样,又长又臭,林书航早都已经有了快要刷吐的感觉,而且也浪费时间。

所以他早已经换另一个套路。

用不着揍大黄牙,揍人不浪费时间的吗?

忍着他的唠叨,出来先花几分钟磨钉子,然后就是抓紧时间径直朝着通道深处而去,这样等一趟流程走完直到挂掉,也不过才半小时左右。

随便用一个莫须有的问题套路了左军侯,前冲的瞬间,手上的动作早已成为本能。

那军侯显然对即将赴死的人生有些失落,明显在走神,等他意识到林书航有威胁时,一根大砸钉已经捅穿了他的脖子。

鲜血飞溅的同时,林书航则已经朝着通道中窜出了数米开外。

只微一偏身,躲开了投掷来的长枪,所有的动作在不断读档的重复操练下,早就已经娴熟得炉火纯青,他心中默念着步数往前狂奔。

右军侯勃然大怒,紧随其后的追来,可等踏足机关范围时,右军侯微微迟疑了一下,显是早有人告诫过他机关的黄线。

可看到前方那杀官闯陵的小贼左冲右突,居然没有触发任何机关,反而是迅速的朝着更深处而去时,右军侯明显吃了一惊。

那小贼,就好像是知道机关的布置一样。

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儿,他本就穿着皇陵工匠的衣服,是有可能接触到机关布置的。

秦军的法制严,军制更严!

他的职责是守陵,羡门落下后,他的命运本就是服毒自尽,永世替秦皇镇守此间。

毒死和被乱箭射死有什么区别?当然是要抓贼尽职。

右军侯的迟疑只维持了半秒,随即双目如隼,一步踏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