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导师的惊人发现
  • 我的因果模拟器
  • 君莫令
  • 2406字
  • 2022-02-28 11:02:43

X市,始皇陵研究所。

硕大的办公室内,一位白须冉冉的老人正翘腿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

这正是林书航在NK大学的导师,国内著名的历史学者,范增老先生。

作为如今Z国历史界的元老之一,当年兵马俑刚刚出土时,他就已经在研究团队里面了。

对这座Z国最古老也最具有魅力的地宫,范老先生无比的痴迷。

除了几次大规模的研究外,每当学校放假的时候,他就都喜欢到X市这研究所来。

感觉即便什么都不做,光是待在这里,都仿佛能感受到先秦的厚重之风扑面而来,让他心旷神怡。

叮叮~

手机弹出一个提示,尽管只是很轻微的声音,但也打扰了范老先生的假寐,让他睁开眼来。

人老喽,觉就浅,啧啧,不服老不行啊。

这么想着时,他笑了起来,拿过手机点开一看,原来是学校账号的信箱,发信人是林书航,信件名称写的毕业论文。

看到‘毕业论文’四个字,范增忍不住微微一叹。

林书航这孩子,范增一直都很喜爱。

论聪明,他未必是最聪明那个;论学习,他也并不是最优秀的;

但这孩子吃得苦,在学业上肯下死功夫,做事认死理儿,对待学术也相当严谨,这些都是现在这个浮躁社会里,年轻人最缺乏的东西。

林书航的家庭情况方面,范增也是比较了解的,也曾想过干脆资助他学业,甚至今年夏天时还曾向林书航提出过这一点,只可惜被他拒绝了。

范增七十几的人了,一双火眼金睛早就已经历经了岁月的熏陶,他看得出对方的拒绝并不是因为面子之类。

更多的,还是出自一片孝心,毕竟不管是自己帮他申请奖学金,还是直接资助他学费和生活费,这些其实都解决不了他家里面的实际问题。

他父母仍旧得辛苦操劳,直到他走上社会工作那天为止……可要是读研、读博,学术这条路,那就真不知得多少年了。

范增摇了摇头,感觉有些惋惜,终究还是做了这个选择啊,可惜了一个搞研究的好苗子。

一边想时,一边随手点开他的论文看了看,但只光看到标题,范增就已经乐了。

【隐藏在尘埃中的始皇陵地宫通道】

想起自己前不久才刚发表过有关地宫通道的论文,这小子抄文章难道抄到老夫头上来了?

虽说能理解这小子选择毕业而不是读研,但你也不用这么敷衍老头子吧?

他笑骂着点开文章,可等多看几行,就感觉有点火气上涌了。

论文中说,始皇陵有四条通道,南北通道在深入地下三十米之下,坡度的问题是因为通道出口并不在骊山附近,而是在至少数里之外的地方,比如郑家庄……

“这写的什么狗屁东西?”范增看得简直想骂人,把那小子提过来指着鼻子骂那种。

这些乱七八糟的论点,乍一看好像很有道理,但支撑论点的证据呢,光靠猜啊?

郑家庄,那都已经到什么位置去了?要想从郑家庄挖到始皇陵,横贯几公里的地下隧道,那是秦时工匠们出力就能做到的事儿?

受限于技术条件,别说那么大的地下通道了,你让秦朝工匠挖一条几公里长、地下几十米深的煤窑通道试试?不塌了才怪。

而且除了始皇陵本身土质相对松软外,周边地下大多都是硬石岩层,在普遍还在使用青铜器的秦朝,某些特殊的地段,他们是根本就挖不下去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儿嘛!

可论文中居然说工匠们使用的工具应该有部分铁器?是靠这些铁制工具来挖掘的通道。

众所周知,秦朝就算最牛的军队,使用的都仍旧还是青铜器,这从兵马俑出土的那些古剑就已经证实了。

铁器在这个时代的Z国虽然已经出现,根本就还没有普及,反倒是山那边的马其顿帝国,对铁器的使用频率比秦朝更高一些……

这些都是有着明确考古论证的铁一般的事实,可那小子居然说始皇陵的工匠们居然都在用铁器了?

这不是扯嘛,军队都还没用上呢,上将军们都还在用青铜剑,就先给平民们用上铁器了?这都是什么狗屁逻辑!

这臭小子,他治学的严谨呢?怎么,想着要毕业了、不用讨好老头子我了,就可以乱来了?这简直就是……

“老范!老范!”

范增正不爽呢,刚打算拿手机给林书航打个电话,把那臭小子好好的骂上一顿,却听得办公室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个既焦急又兴奋的喊声。

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研究院的王卫国,这家伙在研究院跟自己可算是多年的‘死对头’,也是老搭档了。

说不上看不顺眼,但却是一直在较劲儿,从年轻时候较劲儿到现在,属于我提出一个什么论点,对方就一定会千方百计去拆台的类型。

这家伙找自己能有什么好事儿?

范增暂时放下了手机,随即就听到‘嘭’的一声,办公室门被人狠狠的推开,砸在墙上的门板让范增眼皮微微一跳。

“咋咋呼呼的搞什么?”他不悦的问:“为老不尊!”

门外冲进来的是个和他看起来年龄差不多的老头子,也是满头白发,却无须,精神倒是健硕,满面红光:“找到了!找到了!哈哈哈哈,我跟你说,老范,你这家伙的研究根本就不靠谱!这下你没说的了吧?!”

“什么什么找到了?什么玩意儿?”范增皱着眉头:“我的什么研究不靠谱了?”

“通道啊!始皇陵的通道啊!”王卫国哈哈大笑着说道:“你不是在国外高价搞了那个仪器,还在这折腾了两三年,结果下定论说始皇陵的南北通道不存在吗?”

“是啊,怎么了?难道你找到了?”

“哈哈哈!”王卫国笑得都快弯下腰去了:“不是我找到了,是郑家庄的一个孩子发现了,在一口枯井里……”

“哎哟,给我这笑得!咱最顶尖的专家范老先生,几百万一年的租金弄来了最先进的仪器,居然还不如人家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儿随便瞎溜达一下呢。”

范增听得一愣。

郑家庄?什么玩意儿,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等等,找到了?始皇陵的南北通道?

老范一下就从太师椅上蹦了起来。

坦白说,相比起王卫国的嘲讽,他对发现了始皇陵的南北通道这一点,要更感兴趣得多。

名声?打脸?

不存在的,他又不是沽名钓誉之辈,那些东西于他而言早就已经如过眼云烟,发表的那篇论文,也不过只是对这两年浪费了研究所钱财的一个交代和总结。

相比之下,对始皇陵有着狂热痴迷的他,其实倒更愿意真有一条南北通道‘跳出来’打自己的脸。

他一把拽住王卫国的胳膊,既期待又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什么孩子?怎么找到的?郑家庄哪里?你和我仔细……不!”

老范猛然醒悟过来,急得恨不得马上长对翅膀飞出去:“这还跟这浪费什么时间,现场保护好了吗?上报了吗?走!走走走,路上边走边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