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下连

常宁被关禁闭期间,拜小庄所赐他和小庄一起戴上了一顶新兵连殴打班长的恶劣名声。

一时间以前对他热情的恨不得马上拉他去自己连队的班长也开始对他敬而远之,大家都知道这个兵确实牛,可不好管教,就是个烫手山芋。

此时,还在关禁闭的常宁已经哭晕在禁闭室了,这事完全和他没关系好吧!

幸运的是,常宁暂时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

“小子,关禁闭的滋味不好受吧。”

常宁抬眼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门上的观察窗打开了,外面有个浓眉毛的中年汉子正对着他笑。

“禁闭室除了黑一点,其他的还行。不过首长你是?”

常宁有些好奇站在门外的那人的身份,他自问不认识什么军官。

“我是谁,你到时候就知道,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说完,中年军官将门打开后就给常宁留了一个背影。

‘那个人到底是谁?难道是……’

常宁想到了一个最有可能出现的人,他的隔壁就是小庄,这个时间能来禁闭室,还是个军官,也只有苗连了。

很快常宁就来不及猜想那个给他开门的军官到底是谁了。

“常宁快点,就差你和小庄了。”

老炮不等常宁归队,急急忙忙的大声说道。

之前被小庄打本就是他为了能把小庄拉进他们夜老虎侦查连而算计的,眼眶上的伤只能算是意外,谁能想到拉架的还参与进来了。

再说常宁也是苗连看上的,赶一只羊和两只羊没什么区别顺手的事,所以常宁也被坑进禁闭室了。

本就是老炮坑人再先,面对正主他还真不好意思甩脸子。

整个新兵连除了常宁和小庄其他人都考核结束了,见此,常宁也不好意思磨蹭,直接示意老炮可以开始考核了。

在一声“开始”后,常宁就像一支离弦的利箭,冲向了训练场。

五公里、单双杠、组装枪械、打靶……每一项考核常宁的成绩都十分优秀。

场下的连长们的内心更加纠结了,常宁好是好,可问题是他刚因为殴打班长关禁闭,这样的鸟兵不好管教谁敢要?保不准一不留神就给你惹出大乱子。

部队的效率很快,上午考核下午新兵的成绩和去处就出来了,常宁不出意外综合成绩第一。

新兵们衣着整齐,都穿上了佩戴帽徽领花的常服,兴奋地站在连部门口。

连长在点名,宣布各自的单位。

“刘桐!”

“到!”

“一营二连!”

“王乙光!”

“到!”

“警通连!”

……

一直到最后都没念到常宁和小庄的名字,小庄有点发懵,而常宁好像啥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一点都不担心。反正最后都能去夜老虎侦查连,还操那心干啥?

新兵连的连长合上花名册:“回去收拾一下,打好背包,你们的连长马上就来接人。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真正成为大功团的一名解放军战士了!

同志们,三个月的新兵连非常艰苦,你们辛苦了!我祝贺你们!”

话毕,连长举手敬礼。

新兵们举手还礼。

连长放下手,刚想宣布解散,小庄鼓足勇气喊:“报告!”

“讲!”

“报告!我、我去哪个连?”

连长看他半天,说:“上面没写,我也不知道。”

小庄愣住了,他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解散!”

新兵们一阵欢呼,如同退潮般散去,从今天开始稚嫩的新兵们将开始崭新的军旅生活。

小庄傻在原地愣了会儿,发现常宁还没有进宿舍:“大家都没有连队收留你怎么一点着急的意思都没有?”

“急啥,车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被退回去呗,虽然有些丢人。”

常宁知道后面的剧情,当然不会着急。可小庄不知道啊,于是常宁轻声安慰着他。

“说的也是哈。”

宿舍里,战友们兴高采烈地在说话,话语中大多都是对新连队的美好向往。

陈喜娃喜洋洋地打背包,满脸憨笑:“哎呀,这次我分到侦察连了!没想到我也能当侦察兵了……”

被常宁开导后,小庄也不着急了和常宁转身进了宿舍后就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

苗连走进宿舍后见小庄在收拾行李,愣住了。他原以为小庄会闹情绪,肚子里的腹稿都为对方打好了结果没用了,让他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苗连哪里知道这是常宁的功劳,没有常宁之前的那番话小庄估计又要挨喷了。

“怎么这么慢,磨磨唧唧的!”

新兵们都在忙着整理自己的行李,没发现苗连来了。

“起立!”

常宁回头看清来人的样子后,立马认出就是之前在禁闭室和他说话的那个人。

确认是苗连无疑了。

“你们三个跟我走。”

既然小庄没闹什么幺蛾子,苗连也就不耽误时间了,直接点出常宁三人。

侦察连驻地,侦察兵们光着膀子,黝黑的皮肤在阳光下泛着健康的光泽。

他们一身腱子肉,穿着迷彩裤和军靴在进行各种体能和格斗训练。

常宁三人背着背包提着东西跟在苗连后面,苗连大步走到连部跟前,他对着早就站在门口的三个少尉挥挥手:“你们过来!”

三个排长急忙跑步过来,在连长跟前站成一排。苗连努努嘴:“这三个兵是新来的,这个是喜娃,很朴实,身子骨壮实,调教调教是个敢打硬拼的好苗子。

剩下两个我就不介绍了,你们肯定知道他们是谁。

三个兵你们谁要?”

连长要给他们分新兵,放在以往他们肯定高兴,可今天三个兵里有两个是个大麻烦,手里没两把刷子以后有的受。

见没人说话,一排长先下手为强,直接要了陈喜娃。

“喜娃来我们排吧,正好缺个捕俘手。”

“剩下两个呢?”

苗连见两个排长支支吾吾的,知道人家都不愿意要这两个鸟兵。

“行了,不为难你们了。”

“小庄、常宁,你们看这没人愿意要你们,要不我来给你们安排吧。”

常宁看着苗连笑眯眯的样子,不由的想到了狼牙的范天雷。

‘苗连不会要给我们挖坑吧。’

常宁心中警铃大作,没有说话。小庄比较傻白甜,乐呵呵的说道:“我没意见。”

“那这么着,小庄你给我当个文书。常宁你去炊事班,哪里最近缺人手。”

ps:感谢躺在被窝想减肥的打赏!!!

感谢广翰飛鸿和躺在被窝想减肥的月票。

感谢风居星轨,狱景十八重,广翰飛鸿,躺在被窝想减肥,李家哥哥真帅,

crushqaq以上读者老爷的推荐票。

明天三更,为以上读者加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