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小庄打班长,常宁被殃及池鱼

如果天才有具体的样子,苗连会认为那一定就是常宁的样子了。

这个新兵的天赋太可怕了,仅仅只靠看老炮的示范就能做出战术动作,这说明他的记忆力和运动天赋惊人。

其实常宁的运动天赋没有苗连想象的那么牛,不过谁让他有金手指呢。

只要常宁能一直坚持训练,就可以每天在经验条中看到自己的进步。

靠着金手指他愣是用勤奋一点点完成从体能废到变态的转变。

常宁每次都能带给人不一样的惊喜,上次刷新了全团五公里记录,这次刚接触运动速射就能做的这么出色,简直是个宝藏男孩。

没有人能猜到下次他会带给大家什么样的惊喜。

“30秒”

听到成绩,老炮都不知道怎么评价常宁了。在运动速射靶场30秒的成绩又一次刷新了全团的记录,这个成绩代表常宁在靶场基本上是保持冲刺状态的。

距老炮观察常宁没有一枪是漏掉的,这就很变态了。

“早知道是这么一个结果,我肯定不会让他试试。”

老炮露出苦笑,愿赌服输,他当即在全班所有人面前趴在地上做俯卧撑。

老炮和常宁的赌注不大,也就一百个,作为侦察兵一百个俯卧撑只能让他热热身罢了。

读秒的战友说出常宁的成绩的那一瞬间,常宁脑海中步枪射击的经验条一下就涨满了,这是他第一个涨满的经验条。

经验条涨满的时候,常宁的脑子里涌现出许多关于步枪射击的感悟。

如果让他再试一次运动速射,也许他的速度不会提升,但命中靶子的环数绝对不会低!

新兵连训练情况大功团的连长们都有关注,听闻常宁这次又破了记录,那些连长就像闻着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将目光集中在常宁身上,常宁越发的耀眼了。

每天都有班长专门来找常宁套近乎,拉家常,为的就是说服常宁去他的连队。

越优秀的人往往选择的机会越多,这个道理在任何地方都适用。

见常宁实在太耀眼,可把苗连给愁坏了。

好苗子谁都想要,奈何竞争压力实在太大。他得想个办法让那些和他抢的家伙们知难而退。

“老炮,你们班庄焱和常宁你给我想办法弄到咱们侦查连,这么好的苗子可不能让人家从咱们嘴里抢了去。”

夜里苗连偷偷的将老炮叫到墙角的阴影中,吩咐老炮想想办法。

这可把老炮给难住了,愁眉苦脸的对着苗连说道:“连长,我哪有办法啊,规矩都定死了。”

“这事儿不能用常规办法来解决,你办事我放心。”

苗连的笑容在阴影中看不真切,氛围被烘托的有些奇怪。

时间就这样在平淡而紧凑的生活节凑中缓缓走过。

昨天又下雪了,地上的积雪已经化作一滩水,地上湿漉漉的。幸运的是今天没有打靶训练,衣服不用弄湿了。

“杀!”

常宁每喊一下就往面前的沙袋上捶一拳,他不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感觉很傻。

明明憋着一口气捶沙袋更有力,喊出来的话胸中的气就没了,力气平白减少两三成。

人家班长要求大家这么做,他能怎么办。

况且这事儿也不能挡着大家的面说,有损班长的威严,这让老炮以后还怎么带兵?处理不好容易闹矛盾。

既然得不偿失,常宁也就没有说。训练的时候随着大家一起喊,私下运用的时候谁有那闲功夫管你啊。

“都给我使劲捶!在你们面前的不是沙袋,是敌人,是侵略者!

你们那力气是杀敌的吗?软绵绵的像个小姑娘!都看我!”

老炮说着就要给大家做示范,他站在沙袋前,戒备姿势。然后猛吸一口气,对着沙袋来了一记直拳,沙袋都被他打的轻微扬起。

“杀!”

“这才是正确的打沙袋方式,把你们的精气神,还有吃奶的力气都给我使出来。”

小庄站在外围看老炮讲解击打沙袋的正确姿势,内心不以为然。他没有看出老炮和他们有什么不同,最多就是声音大了点。

战场上是比谁声音大吗?

第二轮捶沙袋,小庄依旧照着自己的习惯来。老炮看到后心中一喜:机会来了,这次说不定能完成连长的任务。

“都停,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打沙袋,现在就让你们看看我打沙袋的成果。”

说着老炮就把小庄给拉了出来,为了不被看出猫腻,他特意没有往常宁那个方向看。

常宁鬼精鬼精的,老炮怕常宁发现什么。

“来,向我出拳。”

这下小庄懵逼了,什么情况?怎么还有人会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虽然他早就看老炮不爽了,可也没到打人的地步。

“发什么呆呢,我让你打我!”

见小庄没动静,老炮催促道,场子都支好了,不唱戏那哪行。

“好吧。”

人家都要求自己打他了,加上平时小庄不爽老炮,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浪费了。

小庄摆好拳架,提步前冲,向着自己不爽的那张脸打出摆拳,这要是打中了,老炮下巴得脱臼。

奈何小庄是个菜鸟,格斗动作僵硬,步伐又不灵活。

他的拳头刚到老炮面前就被他弯腰下潜给躲了过去,然后又绕着小庄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胳膊,将小庄的嘴角打破。

嘴角的刺痛使小庄有些懵,他搞不明白既然是切磋为什么还要下这么重的手,他刚才都是收着力气打的。

越想越气,小庄眼睛中有血丝浮现,让他的眼睛看起来一片通红。班长欺负人,他非常愤怒!

“啊~”

既然你先下重手了,就不要怪我玩命了!

小庄愤怒的冲向老炮,也不管什么格斗技巧了,一把抱住老炮就给他放到了,然后按住老炮猛揍。

当然这是老炮放水了,要不然对付小庄还不是手拿把掐的事。

其他人又不知道,两极反转,小庄瞬间占据上风。拳头就像雨点一样密集的砸在老炮的身上,大家都看呆了。

人群里看戏的常宁,见此这还了得,再不阻止小庄怕是要被退回家了。

原剧情是关禁闭,可这次明显老炮受伤比较严重,谁知道之后会出什么变故。

好歹认识一场,常宁赶紧上前把小庄架走。

哪知小庄杀疯了,不管不顾的就要捶老炮,老炮肯定不能不还手啊。

为了拉开两人,他一边见招拆招一边拉人,一不小心,打了老炮一拳,导致老炮的眼眶肉眼可见的青了起来。

好家伙,见自己实在拉不动,常宁赶紧招呼人帮忙。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帮忙将这两个人拉开!”

新兵们这才如梦初醒,七手八脚的把两个人拉开。

最后,常宁和小庄都被关禁闭了,理由是他把班长给打了。

这次轮到常宁懵逼了,怎么就他把班长打了,明明是自己上前帮忙拉开两人的。

问题是,老炮指着他的眼眶愣说常宁给打的,常宁还能说什么,那确实是他不小心给打的。

“以后我再也不多管闲事了,再管我就是狗!”

常宁坐在禁闭室,恨恨的说道。

ps:感谢躺在被窝想减肥,星超时空,Chaos、似水流年,李家哥哥真帅,夏雨鸣蝉,神的大人,风居星轨的推荐票。

看到了老书的书友,心里暖暖的感谢支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