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询问和组队

“入列吧。”

高中队拿着蓝色的文件夹,看着大家也不说话,直到小庄归队,他这才让灰狼继续按照训练计划进行第二轮选拔训练。

一夜的休息,让所有人都很精神。菜鸟们都换了特种部队的迷彩服和军靴,显得特别威武,只是没有臂章。

马达笑笑:“看来睡得不错了?”

接着马达脸色一变:“既然休息好了那就锻炼锻炼,武装越野5公里!开始!

动作都给我麻利点,如果我不知道你们的真实年龄,我还以为自己面对的都是一群上了年纪的老头。

就你们这样的上了战场都是挨子弹的命!”

熟悉的呼喝声响了起来,经过一周的磨合,大家都习惯了教官们的嘲讽了。

菜鸟们早就做好了准备,这种时候要是灰狼真的温声细语的对他们讲话那才是有问题呢。

提前做好准备,听到命令后菜鸟们马上撒腿就跑。

灰狼马达看着他们,拿起喇叭:“跑完了回来,到这里做完100 俯卧撑!

常宁出列,到土狼那里领取你的装备。”

“是!”

常宁每天都会被针对,菜鸟们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土狼那边领取新的负重装备后,常宁顶着身上100公斤的重量赶上前面的战友们。

100公斤的负重正好能让常宁感觉到压力,这都是高中队和童悠悠根据常宁的训练资料认真计算出来的。

菜鸟们稀稀拉拉的跑着,这次他们的身后没有教官们那些喇叭催促,自然跑得很爽。

武装越野5公里对参加选拔的菜鸟们早就没有威胁了,毕竟在地狱周的时候最少的都是10公里。

做完俯卧撑,然后就是特种大队对进入第二轮选拔的菜鸟们的例行询问。

宽敞的帐篷内,额头还带着些许汗珠的常宁以跨立姿势站在中央。

他面前是坐在长条桌后的高中队以及三名黑色贝雷帽校级军官,熟人只有高中队一人。

高中队表情严肃,板着脸对着常宁说道:“士兵,我们现在问伱问题。不许思考,直接回答。

明确没有?”

常宁:“明确,首长!”

“为什么要来参加陆军特种部队选拔?”

“报告!两个原因。

第一,我对特种部队感兴趣。

第二,替我的排长实现梦想,他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参加选拔考核。

完毕。”

“唰唰唰~”

高中队身边的三名军官边听常宁的回答边做记录,这些都是要入档案封存的。

回答的中规中矩,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高中队心里十分满意,现在可不是整活的时候。

他就怕常宁说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对以后在狼牙的服役会有影响。

“好,下一个问题:你如何看待特种部队?”

常宁:“特种部队是世界一些国家军队中,担负破袭敌方重要的政治、经济、军事目标和遂行其他特殊任务的部队。

一般由最高军事指挥机关直接指挥和领导,少数国家由国防部或军种领导。

具有编制灵活、人员精干、装备精良、机动快速、训练有素、战斗力强等特点。

其主要任务是:袭扰破坏、暗杀绑架、敌后侦察、窃取情报、心战宣传、特种警卫……”

“停停,没让你背定义,你就说说你自己的看法!”

听到常宁开始大段大段的背诵“特种部队”的定义,高中队和另外三名军官面面相觑打断了常宁继续背下去。

“要我说,特种部队就是以代价最小的方式解决一些不好或者说不容易的问题。

同时从业人员也是血肉之躯,没有传说中说的那么神!

报告完毕!”

这次的说法终于正常起来了,常宁一开始背诵定义,是真的把四个军官打的措手不及。

定义谁不知道,他们也会背。军官们想要知道战士们心里最真实的看法,而不是书面上的定义。

高中队继续问道:“如果深入敌后,一名队友受伤不能跟队继续前进,你会怎么办?”

这次的问题相当刁钻,大家可以借鉴火影中的旗木朔茂为了救同伴放弃任务事件。

常宁想了想,这个问题在考验人性,他不得不重视。

碰到高中队所说的这种情况代表着要在任务和战友之间做出选择。

高中队注视着常宁,见他不说话于是开口催促道:“立刻回答!”

常宁:“报告,我会给他留下充足的生存物资,并告诉他自己想办法回去。

实在不行那就让他在枪里留下最后一颗子弹,做好随时拉响光荣弹的准备。”

战争无小事,特种部队的任务大多数都极为重要,这笔帐大家都能算的清楚。

……

常宁是第一个被叫进去的,等他出来归队后,鸵鸟就忍不住小声向常宁打听帐篷里面的情况。

“哎,常宁里面啥情况,都问了什么啊?”

鸵鸟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常宁的身上了,大家都很好奇高中队会问些什么问题。

毕竟这涉及到他们自己能不能通过选拔留在狼牙,即便是整天乐乐呵呵的卫生员也竖起耳朵仔细听着,想要了解一下情况,好做准备。

“你们觉得这事能告诉你们吗,没看到灰狼已经饥渴难耐了吗?

如果你们不在意就当我这话没说,不过我现在敢说,你们敢听吗?

考虑清楚,现在我说了大家一起淘汰明年再来。”

“那还是算了吧,哈哈。”

鸵鸟灿灿的笑道,他也是一时好奇没想那么多,这人做事有时候是典型的行动比脑子快一步。

“队列里不许说话规矩都忘了吗?俯卧撑两百个!”

灰狼假装没有得逞满脸遗憾的说道。

不管是不是真的,现在菜鸟见教官吃瘪就开心,即便他们要为此付出代价。

一个士官拿着花名册从帐篷中走出,来到正在做俯卧撑的菜鸟们跟前念出小庄的名字。

“下一个,庄焱。”

“是!”

“兄弟们,我先进去了,你们慢慢做。”

被叫到名字的小庄,朝着挤眉弄眼的说道。俯卧撑做起来挺累的,能不做就不做。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菜鸟们也按照花名册被叫进去挨个询问。

下午,询问完毕后,菜鸟们在帐篷外整齐列队。

灰狼马达先是扫视着每一张年轻的脸,然后开口说道:“首先,祝贺你们结束地狱周的训练,顺利进入选拔集训的第二阶段。

你们别高兴的太早。在这个阶段,你们要组成小队继续训练。

每十二人一个小队,这是特种部队的标准作战分队编制。

小队中设置组长、副组长、突击小组、狙击小组、爆破小组、通讯和火力支援小组。

这些位置等分完队你们自己分。”

“菜鸟们,这是训练也是选拔,所以随时都会有人被淘汰,不要抱以侥幸。下面按照名单分组……”灰狼好心的提醒着眼前这群有些兴奋的小菜鸟。

分完组,常宁、小庄、老炮以及喜娃三个人提着自己的武器和装备走向挂着菜鸟A 队的牌子的帐篷。

四人揭开帘子发现里面已经有人了。

强子看着常宁进来,连忙起身喊道:“起立!”

菜鸟们下意识起立,看向进来的四个人。因为老炮是其他三个人的班长所以他是第一个进来的,菜鸟们看到老炮愣了一下。

他们大部分人的军衔和老炮一样,都是士官,所以单论老炮还不后格让他们站起来。

不过当他们看到最后进来的常宁这才释然,虽然人家年龄看起来比他们小,但肩膀上的“一毛一”少尉军衔是实打实的。

常宁见大家这么正式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老炮悄悄的戳了一下他。

“都坐,干吗这么正规?”

强子一本正经的回答:“报告!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条例,你是干部,我们要起立!”

“啥干部啊,在这里大家都是同一个身份,那就是狼牙特种兵嘴里的菜鸟。

都快坐吧!”

常宁自己拿出小马扎随意的坐下来,然后招呼大家一起。

等大家放松下来,都坐下后常宁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们12 个就是菜鸟A 队了!能坚持到第二轮,我想大家都不想被淘汰吧。

灰狼说接下来是分组训练,这代表以后要团队合作了,大家互相不认识可不行,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先来,夜老虎侦察连,名字叫常宁。”

然后常宁又将小庄、喜娃、郑三炮分别向大家一一介绍。

强子坐在马扎上说道:“我是钢铁八连的强晓伟,大家叫我强子就可以了!”

耿继辉:“尖刀侦察连二排一班副班长,耿继辉!”

常宁特意看了耿继辉一眼,以后大名鼎鼎的孤狼B组组长,代号森林狼。

这家伙的个人素质相当了得,在军事学院的成绩不说门门第一,也能排得进前十。

还没毕业,关于特种兵的文章就可以在军报上刊登发表。

烈士后代,为了加入特种部队特意向学院打报告去侦察部队。

其实以耿继辉的情况他完全有机会去更好的平台,以后的发展肯定比做特种兵强。

现在干特种兵最高的军衔参考何大队(狼牙特种大队升级成为特种作战基地后)。

‘这也是一位和陈国涛一样纯粹的人啊!’

常宁心中十分佩服这类人,他们往往都很执着,而执着的人大多会成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