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地狱周结束

“你们坚持不住可以退出,这没什么丢人的,选拔集训营的训练量比你们在自己连队的还大。

撑不住可以理解,但是像这种作弊的行为你们不觉得羞耻吗?

军人就应该坦坦荡荡的,而不是搞这种小动作!

现在你们休息的时间没有了,鉴于刚才你们的体能消耗较大,俯卧撑300个当作惩罚。”

高中队板着脸宣布完对大家的惩罚,山脚下小小的集合地点顿时枪声大作,空气中隐约能闻到硝烟味。

“都快点,还想不想吃饭了!”

常宁哼哧哼哧的努力做着俯卧撑,耳边回荡着断断续续的枪声并夹杂着教官们的催促声,还有羞辱的言论。

其他人可没有常宁这种体能,上山下山的能坚持不晕倒已经是极限了,高中队还让他们做俯卧撑。

有好几个菜鸟崩溃了,选择退出选拔,这下菜鸟的人数更少了。

远处,从医疗车中下来的童悠悠看着高中队他们选拔队员的方式,黛眉紧皱。

说实话她不敢苟同,因为这种训练完全实在透支战士们的身体潜力。

最后,童悠悠也没有说什么。

她只是个医生,对于狼牙如何选拔队员是他们自己的事,目前来说她就是个外人,没有资格和理由来指责任何人。

而且高中队他们未必就不知道这种选拔方式的弊端,可现在国际形势严峻,他们又是特殊兵种,得时刻准备着解决突发状况,时间对特种部队来说是宝贵的。

童悠悠认为,自己尽最大努力保障战士们的身体健康才是她目前该做的。

……

今天是魔鬼周的最后一天。

此刻,菜鸟们在一条水流平缓的河水中疲惫地进行武装泅渡。

为了模拟最真实的战场环境,炸点在水面上不断炸开,掀起的水浪能把菜鸟们打进水底。

橡皮艇不远不近地跟着,教官们的声音就像蚊子一样,在耳边嗡嗡的叫烦得很。

灰狼拿着喇叭坐在橡皮艇上,高喊:“你们武装泅渡的样子是真难看,真不知道你们连队是怎么教你们的。”

目前狼牙招收的队员都是从各大侦察部队出来的精锐战士,远不像以后人员成份很复杂,各个兵种都有。

因此武装泅渡那是大家的基础训练科目,其实并没有灰狼口中说的那么不堪。

可不这么说,又如何达到刺激参训人员的目的呢。

“我看啊,拉出一头猪都比你们游的好看!”

“灰狼,我们武装泅渡是可以消灭敌人的,你拉来的猪是被敌人消灭的,这么一看你算是资敌了。”

常宁作为排头兵游在所有人的前面,他吐出一口水接着说道:“野狼,我建议你查查灰狼,我怀疑他叛国了!”

“嘿,你这小子!”

灰狼倒是不介意常宁拿自己开涮,反而笑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年龄的原因,灰狼马达总是对菜鸟们很容忍,小问题一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比如,搜查物品的时候会放小庄一马,碰到鸵鸟和卫生员这两个活宝也能逗闷子。

甚至常宁开这种有些冒犯的玩笑,他也能一笑而过。

高中队就不给常宁好脸色:“常宁看你说话还这么有力气我很不开心,这代表着你的训练量还不够。

作为你的主教官这是我的失职,菜鸟常宁,游上岸后负重再加十公斤,俯卧撑两百个!

明确没有?”

“报告,明确!”

从早上开始训练到现在,常宁身上的负重已经突破100公斤到达110公斤了,这都是常宁对高中队这伙“黑恶势力”不屈服,不妥协的体现。

110公斤负重相当于常宁身上背着一个体重220斤的人,不过这对他来说刚好能感觉到压力,四倍于常人的体力是常宁敢去撩拨高中队的依仗。

高中队也不怕常宁被玩坏,昨天童悠悠就将这两天对常宁的研究报告交给他了,根据上面所写这点重量还不能对常宁造成威胁。

自己又被罚了,常宁也不恼,加快速度游向岸边,然后做俯卧撑。

并不是说常宁被激发出了什么奇怪的属性,而是他发现自己系统里关于体力的经验点开始增加了。

常宁默默呼叫出系统面板。

“姓名:常宁”

“年龄:19岁”

“军衔:少尉(正排)”

“功勋值:200”

“体力:460/???(普通成年男性的体力为100)”

“刀工:100/100(不可升级)”

“射击精通:100/1000”

“注:本系统等级和宿主的军衔挂钩,请宿主努力拼搏!”

‘啧啧,又涨了10点。’

常宁做起俯卧撑看到经验点上涨,心里那个美啊。

有挂的只是常宁,别的菜鸟包括小庄泡在水中体力早就快被消耗完了。

正当小庄觉得自己坚持不住的时候,后面的一个菜鸟在空中无助地抓了一下,沉下去了。

其他人见此一阵哗然。

灰狼镇定的高声喊道:“菜鸟们继续游!”

安抚完,灰狼又让橡皮艇上的两个蛙人跳下去救那个溺水的战士。

菜鸟们则继续游着,小庄呆呆地看着橡皮艇载着溺水者远去。

他再想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趁此机会溺水,然后被动淘汰,这样一来也算对苗连有所交代。

小庄不像常宁,常宁是对特种部队充满向往以及帮助陈排实现梦想。

他也不像苗连,苗连是想了却执念。

而小庄自己呢,纯粹是不喜欢特种部队,认为这里的人都是变态和疯子。他打心里讨厌这里的一草一木!

老炮在后面见小庄盯着那个溺水菜鸟的位置,也不往前游,只当是小庄被吓住了。

老炮推了他一把:“别看了,往前游!就差最后一哆嗦了,坚持住喽!

别让苗连失望!”

小庄被推得扑到水里呛了一口水,听到老炮说到了苗连,突然清醒过来。接着奋力往前游着。

强子、鸵鸟、卫生员、小耿、喜娃……所有人都为了心中的打算努力的在水里游着。

等大部分人都上岸后,事先准备好的炸点开始爆炸起来,泥土和草屑四处乱飞。

小庄等几个菜鸟运气不好被泥土溅到了脸上,跟在后面的鸵鸟更是刚爬上岸边,结果就被炸进了水里。

他一下栽倒在水里再也不想起来,卫生员在后面拉住他的背囊用力将鸵鸟提了起来。

“鸵鸟,你该减肥了。”

“卫生员,谢了。”

鸵鸟没有和卫生员拌嘴,这次没有卫生员帮忙他多半会被淘汰。

地狱周就剩最后一天了,要是这个时候被淘汰也太不值当了。

等菜鸟们穿过炸点区来到雷区的时候,常宁早就跑没影了。

这里的雷区明显是狼牙放水了,仔细观察基本上每个地雷都能被发现。

可菜鸟们不像常宁被炸点炸,体力消耗巨大,还能仔细看清地雷。

他们这会儿都开始头晕眼花,没有倒地不起都算是意志力强大了。

菜鸟们必须在极度疲惫的状态下判断脚下标明的地雷,并且绕过去或者跳过去。

不时就有菜鸟踩到了地雷,白烟马上就冒起来了。

马达拿着喇叭喊道:“踩了地雷的菜鸟,可以休息了!其余的人不想也被淘汰,就继续前进!”

那几个倒霉的菜鸟听到后,身体一放松就栽倒了,救护队急忙抬起他们边往医疗车那边跑边解开身上的衣服透气散热。

小庄现在感觉自己的腿开始发软,他蹒跚地跑着跳着,努力躲开地上分布不均匀的地雷。

马达拿着喇叭提醒菜鸟们:“还有最后20 公里武装山地奔袭!你们有3 个小时的时间完成,超过1 秒钟都要被淘汰!

都给我快点!”

终点处,常宁已经卸下负重坐在高中队旁边,非常自觉的从后排座位上拿起一瓶水。

“你小子倒是一点也不认生。”

“高中队,认啥生啊。从上次视察见面开始算起,咱们都快认识两三个月了。

都快成老熟人了。”

见常宁一副混不吝的样子,高中队又不想和这家伙聊天了。

他还是比较喜欢像小庄这样耿直的孩子,调教起来才有成就感。

而常宁感觉比他这个老特还想老兵油子,没意思。

高中队不说话,常宁也乐得清闲。

一个又一个菜鸟踉踉跄跄的跑向终点,他们的身心已经疲惫不堪。

马达着急的拿着喇叭给菜鸟们加油鼓劲,要是能替他们跑,马达都想亲自上场了:“再快点!你们已经快要到终点了。”

远远的常宁就看到老炮和喜娃之间用背包带拉着,老炮拖着喜娃坚持走过终点栽倒了。

喜娃栽倒在终点线外,却再也蠕动不了。

常宁“噌”的一下跑下车,蹲在喜娃旁边大声喊着:“喜娃!加油爬只剩最后的0.5 米了!”

“常宁提醒你一下,不要帮助他。这个时候你一旦帮助他,你和他一起被淘汰。”

灰狼马达好心提醒着。

“知道了。”常宁说道。

喜娃听到常宁的声音,努力想要爬起来。

可就这短短的0.5米,现在对他来说就好像天堑一样,难以跨过。

常宁心里跟着焦急,忽然想到了喜娃参加选拔的原因:“喜娃,爬过这0.5米你就要成为兵王了。”

可能是梦想给喜娃提供了力量,只见他紧咬牙关,手抠着地面,一点一点顽强的往前爬着。

地上被他扣出的小土坑里带着星星点点的血液。

马达看着喜娃爬过终点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蛮喜欢眼前这个憨厚的战士的:“好!过了!”

马达又直起身,回过头对着后面那几个菜鸟喊,“你们几个再快点,时间快到了!”

常宁搀扶着喜娃靠着猛士车轮坐下,然后帮忙解开他身上的负重,拿起自己的帽子给喜娃扇凉风,防止喜娃中暑。

然后常宁就听见卫生员和鸵鸟这一对欢喜冤家骂骂咧咧的跑过来了。

“哎,你个狗日的……卫生员,你怎么……怎么老是追着我?”

“嘿嘿,我……得找个目标跟着跑……”

“你看……看这周围……那不都是能……给你领跑的吗?”

“没……没办法,谁让你……个儿最高,能帮我顶……顶风……”

当俩人跑过终点线的时候,高中队看了一眼秒表,还有3 分钟。小庄还没到。

当小庄步履蹒跚的出现在地平线上时,坐在地上靠着背囊被卫生员灌水的喜娃看见了,高声喊:“小庄加油!”

小庄这会儿眼神已经迷离了,他距离昏迷不远了。

他没有想到原来自己的脚也会有千斤重的一天,每一步他都必须用出全部的力气。

老炮也爬起来靠在背囊上高喊:“小庄还有最后20 米,加油呀!”

高中队面无表情,他只是盯着手里的秒表,还有1 分钟。

常宁跑到小庄跟前,他不能碰小庄那样会让他和小庄一起被淘汰。

“小庄,苗连在看着你。”

‘苗连!’

小庄听到“苗连”两个字,眼睛变得稍微明亮了一点。

要说谁对小庄最重要,首当其冲的便是小影,其次是苗连。

见有作用,常宁继续喊道:“小庄不止苗连在看着你,还有小影,你的对象也在看着你!”

“小影~”

小庄这次的意识全部清醒了,他哆哆嗦嗦的说道:“是的,我不能放弃。

不能让小影和苗连失望!

啊!”

在常宁的帮助下,小庄大喊一声,冲向了终点线,即便是他的脚步依旧蹒跚着。

高中队手里的秒表嘀嗒地跳了最后1 秒钟,小庄踩着时间点过线了。

“快快,他晕倒了,卫生员给看看。”

常宁拉着史大凡,让他给小庄检查一下。

“小庄的问题比较严重,脱水加上中暑,必须马上治疗!”

“请让我来吧,你们手中可没有药品。”

童悠悠带着医疗队将小庄给抬走了。

‘这个姑娘不就是一直在观察我们的那个人嘛。’

常宁顺着声音抬头一看,就看到了一双炯炯有神的丹凤眼。

随着小庄的昏迷,菜鸟们的地狱周终于结束了。

全军区侦察部分队选送的100 多名侦察兵骨干,在地狱周之后,只剩下47 个菜鸟。

小庄幸运地在最后1秒内留了下来,那一天,队员们总算得到了久违的休息。

洗澡,吃饭,睡觉。而且,没有人去打扰他们。

可是,第二天当朝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起床号便又吹响了。

已经形成身体反应的菜鸟们马上穿戴整齐,跑出宿舍在空地上集合。

“报告教官,集训队应到47人,实到46人,小庄还没有归队请指示!”

常宁作为菜鸟中军衔最高的军官只好担任起汇报的工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