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常宁的体能问题

灰狼从泥里爬起来,见常宁得了便宜还卖乖,也是被气笑了。

训练了那么多次菜鸟,还从来没见过像常宁这种的。

“有意思,所有人都给我听着,俯卧撑再加一百,你们不是能闹腾吗?只要你们不累,我就陪你们闹!”

这下菜鸟们笑不出来了,转眼间加了两百个俯卧撑,半夜三更的他们体力都还没恢复过来了呢。

“加快速度,快!快!快!

坚持不住就退出,这不丢人,没人会嘲笑你们。”

渐渐的有菜鸟受不了了,人是群体动物,通常有一个人带头就会带着一些走。

灰狼这一通操作直接让十名菜鸟退出选拔集训。

这就是地狱周,每天常宁的耳朵里都是枪声,炸点爆炸的声音,教官们劝菜鸟们退出选拔的诱导声以及没完没了的体能训练。

在选拔集训营中,根本就没有脑子思考时间到底走了多少,因为身体的疲惫会麻痹神经。

四百米障碍训练场中,特种兵们举着枪向天空不断射击,子弹仿佛不要钱一般倾泻着。

菜鸟们在到处是泥坑,火焰的复杂地形中不断辗转腾挪。凡是慢一点,脚下的土地都会被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一梭子子弹打的泥浆飞溅。

这可都是实弹,即便大家知道特种兵们不会真的击中他们,心理压力还是会变得很大。

高中队手里拿着喇叭,对着常宁的耳朵怒吼道:“告诉我,你是不是个娘们儿?

我家对门卖冰棍的老太太都能做得比你快!你是不是想退出?”

常宁在铁丝网底下快速匍匐着,讲真的要是他的速度都是慢的话,那么在场的就没人的速度能谈得上是快。

高中队说常宁的速度连传说中狼牙门口卖冰棍的老太太都比不上,明显是在挑事儿。

“报告!狼牙门口出现卖冰棍的老太太,我完全有理由怀疑是敌方的谍报人员。

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比我这个菜鸟跑的快没有任何问题,相反狼牙都被人摸到门口了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怀疑狼牙的实力是不是不行啊。”

狼牙因为单位的特殊性,驻地周围是禁止有陌生人出没的。

既然挑事儿,常宁当然也不会怂,睁眼说瞎话他也会!

“菜鸟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想退出?

既然你怀疑狼牙实力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如趁早退出!”

高中队怎么可能是个省油的灯,马上就用常宁自己的话拿来反击。

常宁:“报告,我不想退出!”

高中队:“不想退出就给我快点爬!”

“是!”

常宁咬牙爬出铁丝网,爬向下一个障碍。

高中队挥挥手:“给他们点水洗澡,这么热的天不容易。”

哗!

高压水枪打开了,菜鸟们再次沐浴在水枪的袭击中。

障碍场结束了,还有负重练习在等着大家。

菜鸟们被特种兵赶到湖边,高中队让他们八人一组站在齐腰深的水里,喊着号子举着橡皮舟。

不知道是不是缘分,常宁和原剧情中的主角团分到了同一组。

高中队站在橡皮舟上,跟着橡皮艇的起伏拿着高音喇叭喊:“我看看哪个把我摔着?要是把我摔着了,同一组的八个菜鸟全部淘汰!”

精疲力尽的鸵鸟在橡皮舟下面拼命托举着橡皮舟,他的旁边就是常宁。

“常宁,你这天赋也太变态了一点吧,怎么都不见你累啊。”

鸵鸟瞄了一眼常宁,见他脸不红气不喘的,瞬间惊为天人。

“嗐,鸵鸟这对常宁来说都不算啥,这家伙和咱们不一样。”

小庄看到鸵鸟一副吃惊的样子,顿时感同身受起来了,想当初他面对常宁也是被震惊了。

“哪有那么夸张,我也会累的,只是我恢复的比你们快一点,睡一觉起来后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常宁随口撤了一个慌,实际上是他有外挂,导致他的体力是常人的四倍,因此比普通人强。外挂不好解释,也不能说,常宁只好扯谎了。

每天训练的时候都有被淘汰的菜鸟离去,营房的国旗下,钢盔摆成了一个越来越大的方阵。

而训练仿佛是没完没了,说是魔鬼周,菜鸟们总觉得狼牙这帮人是不是有什么异能,将时间给变慢了。

要不然为什么他们老是感觉时间慢的就像蜗牛爬似的。

实际上哪有这么玄乎,不过是菜鸟们被训练的精疲力尽,没注意到时间都流逝罢了。

大家每天都是训练完倒头就睡,然后天还没亮就被拉起来继续训练,哪有精力留意时间到底过去了多少,他们只盼望着每天要是多给一点时间休息就好了。

山路上,一辆伞兵突击车在菜鸟们的前面行驶着,高中队站在车厢上拿着高音喇叭回头高喊:“你们是什么?”

“菜鸟!”

车后,菜鸟们疲惫地扛着原木在跟着车跑。

高中队一副不满意的样子,提高了嗓门儿:“大声点,没吃饭吗?你们是什么?”

“菜鸟!”

菜鸟们这次卯足了劲,声音更高了。

“你们的名字谁给的?”

“老鸟!”

菜鸟们这次的喊声中透露出一股子歇斯底里的味道,未尝没有发泄的意思。

“老鸟为什么叫你们菜鸟?”

“因为我们笨!因为我们蠢!因为我们没脑子!因为我们缺根弦儿!”

跑到山顶,菜鸟们放下原木,有开始穿上防护服。

“穿上你们面前的防护服,戴好面罩。然后跑到山下去组装枪械,最后十个人淘汰!

动起来,菜鸟们!”灰狼大声喊道。

队列中的常宁看到面前的防护服脸色立马变得难看起来了,这种天气,加上防护服中的闷热,不中暑也会脱水。

以他的身体素质勉强能扛下来,可别人就说不定了。

“报告!”

“讲!”

灰狼见说话的是常宁,太阳穴就开始突突的跳,那天晚上的事他还没忘呢。

于是灰狼做好处理问题的心理准备。

“灰狼,这么玩儿会出人命的!”

嗯!

常宁的表现出乎灰狼的意料,他还以为常宁要搞事情呢,结果人家是担心战友会出问题。

“菜鸟这不该是你管的事,我们有万全的措施。

接下来我不想看到你们还有问我问题的力气,所有人穿上防护服跑起来!”

在灰狼的催促下,菜鸟们顶着身心的不舒服,开始下山。同时他们心中开始慢慢滋生出对常宁的埋怨。

因为自从受训以来他们不止一次被常宁连累,教官们总会因为常宁的问题来增加训练量。

大家都是老兵,知道在部队奉行的是“一人生病,全连吃药”的准则,可也不能天天这么干吧,时间长了这谁受得了?

骄阳下,戴着防毒面具,穿着防护服,全副武装背着大背囊的菜鸟们疲惫的在山地中踉踉跄跄的奔跑着。

“呼……吸……”

小庄透过护目镜看到他前面的人开始出现重影,紧接着自身又出现浑身乏力的现象,他不知道自己这是脱水了还是中暑,总之都不是什么好现象。

他现在不能被淘汰,苗连会失望的。

“苗连……”

想到苗连,小庄强打起精神努力坚持着,即便是他现在头痛欲裂,胃里翻江倒海恶心的想吐。

‘我就知道会出问题。’

常宁故意保持在靠后的位置,观察着众人,别人他可以不管,但和他关系好的帮一把又如何,反正他有这个实力。

对于这项训练狼牙是有准备措施的,训练队伍后面跟着两辆贴着红十字的车,显然那是狼牙用来急救的。

能出动急救的,意味着有菜鸟晕倒了。高中队事先说过,最后十人淘汰,因此被急救的人和被淘汰没有区别。

见小庄不对劲,常宁上前一把将其搀扶住。

小庄的重量一下子就压到他一个人的身上了。

常宁身上有五十公斤的负重,加上小庄的,常宁现在负重夸张到一百公斤!

“队长……”

灰狼见常宁在帮小庄,转头看向高中队,欲言又止。

“你看我干什么?咱们又没说不让相互帮忙,这不算违规。

而且现在常宁身上的负重并不轻,他既然选择帮忙,那咱们就看看他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这家伙的体能出众,魔鬼周的体能训练在挑战菜鸟们的身体极限,可对常宁来说虽然不轻松,可远远没到达他的极限。

咱们趁着这次的机会看看他的极限在哪里。”

高中队淡淡的说道,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可是这样的话对他的身体会不会有影响?”

“放宽心,身后的医疗车上坐着咱们军区医术最好的医生。”

“你是说……”

灰狼听到高中队的话,脸上的担忧就像天气一样多云转晴。

“没错,就是童悠悠。”高中队说道。

童悠悠是东南军区总院最好的医生,精通西医内外科,在中医方面也有建树。

家里好几代人都是当医生的,听说祖上还干过御医。

也不知道东南军区是用什么办法把这位天才少女给挖过来的。

没错,就是少女这位今年才考取博士学位。年龄嘛,不方便透露。

“还真是她,那我就放心了。”

“灰狼,咱们搭档这么些年我是那种不靠谱的人?”

灰狼知道童悠悠在,身上也轻松了,笑着回应道:“谁知道呢,今天我是挺担心你一不小心会玩脱。”

“对了,你怎么把这位大神给请来的。”

看到高中队要发火了,灰狼连忙转移话题。

“当然是常宁了,我想着他们这些当医生的,碰到身体素质异于常人的人说不定会感兴趣。

所以就把常宁的情况大体上给介绍了一下,结果人家就同意我的邀请了。”

“这可是一箭双雕的好事,既能保证菜鸟们不会出现意外,咱们也能趁此机会了解一下常宁的身体情况,好对他制定专属训练计划。

常宁这家伙因为身体原因,咱们制定的对菜鸟们的训练根本就不能探出他的极限在哪里。

有了童医生的帮助咱们好多工作都能展开了。”灰狼感慨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