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针对

宿舍十分空旷,其实说是宿舍还不如说是仓库来的贴切。

一看就是破旧的部队库房改造的,宿舍中摆放着几十张上下铺的铁床。

浑身湿透的菜鸟们被特种兵带进宿舍,马达拿着喇叭高声嚷嚷,仓库里充斥着他的回音。

“这就是你们的宿舍,从今天开始到受训结束你们就住这里了!

床上贴着你们各自的名字,自己去找。注意,我们是军人,这是部队宿舍,基本功不能忘,所以每天都要检查内务!

既然你们号称自己是什么狗屁兵王,就不用我提醒你们怎么做内务了吧。

都去收拾自己的床铺,明天早上5 点起床训练。”

马达说完转身欲走。

“报告!”

马达回头见是强子,问道:“有事?”

菜鸟们浑身湿透了,山里的气温不比在驻地,现在强子感觉自己全身开始发冷,他对着灰狼说:“灰狼,有热水吗?”

马达听到小菜鸟异想天开的言论满脸冷笑,都这个时候还没有认清现实,把选拔集训当什么了?公费郊游吗?

“我是不是还给你准备茶叶啊?角落有水龙头。”

强子不死心:“那……厕所呢?”

马达把强子推到门口指着一片漆黑的荒野:“看见了吗?”

强子顺着灰狼指着的方向望去,除了荒地啥都没有:“什么啊?”

“你看见什么了?”

“荒地……”

“对啊,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自己解决。”

灰狼说完就走了,顺手将仓库到大铁门“咣当”一声给用力关上。

菜鸟们对着关上的铁门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选拔集训是什么情况常宁是知道一些情况的,他没有像强子一样和灰狼废话。

常宁找到自己的位置并抓紧时间收拾好床铺,将湿衣服全部脱了,这会儿已经躺在被窝里了。

“兄弟们既然来到这里就别想着有什么好条件了,有的住就不错了。

都抓紧时间收拾自己东西,睡觉吧。今天只是杀威棒,更难熬的在后面。

我估计到了后面睡觉都是一种奢望,这帮老鸟肯定会变着法儿的玩咱们。”

“哎,常宁你先别睡,看情况你是知道点什么啊,给咱们说说呗。”

邓振华听到常宁的话,趴在床头边想让常宁给他分析分析。

虽说他和常宁接触的时间不长,不过通过观察他发现常宁绝对不简单。

首先是常宁整个人冷静的可怕。

不管那帮老鸟的话有多么恶毒,他都没见到常宁的表情有任何变化。

自始至终都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而且常宁的体能更是远超在场的所有人!

因此邓振华心中更加坚定要抱大腿的想法,见常宁好像知道内幕的样子,赶紧上前打听。

“我什么也不知道,就是瞎猜的。

咱们来这里受训,狼牙的特种兵们肯定会用严格的选拔机制挑选人才。

选拔机制是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就是不会让咱们舒服。

所以呢,我这里只能说赶快抓紧时间休息吧。”

说完,常宁便闭上了双眼,一副不要打搅我休息的样子。

邓振华见常宁这边实在不想说,他也只能摸着鼻子悻悻然的走了,非要缠着人家只会招人厌烦,和他抱大腿的初衷不符。

其实鸵鸟是误会常宁了,他是真不知道内幕。诚然常宁知道一些原剧情,但他自己都穿越过来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改变。

再说了原剧情将一些详细的东西并没有讲出来,常宁也只知道个大概,这些东西他没办法说。万一说的和现实对不上,又要被埋怨划不来。

累了一天,当常宁没有被人打搅的时候入眠的速度极快,鸵鸟前脚刚走他就睡着了。

凌晨的紧急集合就让它见鬼去吧!抓紧休息才是王道。

冲出去太快高中队会怀疑,还让顶着催泪瓦斯重新来一遍,受那罪干啥?能来一遍为啥非要做第二遍?

常宁睡着的太快,这让他错过了鸵鸟这个外号诞生的名场面。

但也没什么,左右不过是训练中的调味剂而已,对常宁来说如同鸡肋,有也行,没有也可以。

凌晨两点,宿舍中疲惫的菜鸟们鼾声如雷,高中队带着灰狼等人卡着点来到宿舍门口问站岗的哨兵:“菜鸟们咋样?”

“他们已经睡着了。”

高中队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开始吧。”

“是!”

哨兵露出一抹坏笑,把胸口的催泪弹摘下来,走到铁门跟前小心的打开一条能容得下催泪弹的缝隙。

“咔哒!”

哨兵以及高中队跟他的部下们掏出十几颗催泪弹将拉环拔下,并丢进宿舍。

“哒哒哒”

灰狼马达对天扣动板机,枪声打破了寂静。

“紧急集合!”

菜鸟们从梦中惊醒,催泪弹在地上打转,喷出白烟。瓦斯刺鼻的味道的作用那是立竿见影,好的不行。

被催泪瓦斯熏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摸黑穿衣服。菜鸟们连眼睛都睁不开,一睁眼那眼泪是哗哗的往下流。

他们穿好衣服慌乱的往大门方向跑,常宁在菜鸟中还算理智,即便是自己也被熏的狼狈的不行。

“快,墙角有水,大家将衣服打湿包在自己的头上。”

不管有没有用,先试试再说。

听到有人提醒,菜鸟们这才一股脑冲向水池,按照常宁说的去做。

而常宁自己已经站在宿舍门口了,他并没有去拍打铁门,刚才他试过现在的宿舍门根本就打不开。

等大家头上都包裹着打湿的衣服,感觉好点后又涌向宿舍门,他们拍打着铁门,叫着喊着让高中队放他们出去。

门外的高中队听到宿舍中的叫喊声不为所动,宿舍里面的瓦斯含量他心中有数,菜鸟们到底能坚持多久他还是能把握的。

“可以了。”

估摸着差不多了,高中队这才让哨兵将门打开。

见门开了,菜鸟们一阵咳嗽,慌乱地冲出库房。

高中队站在门口,看着冲出来的菜鸟,并不是所有的菜鸟都像常宁那样穿戴整齐,有的只穿着背心短裤就出来了。

马达等特种兵毫不留情把他们推进宿舍:“穿上衣服!不穿衣服不许出来!”

看到唯有常宁一人穿戴整齐,高中队目光冷峻的扫了常宁一眼,没有说什么。

这里常宁甚至都准备好和原剧情中的陈国涛一样被要求重来一次了,结果高中队不按剧情走。

菜鸟们折腾了好一会儿,终于在库房外站成队列。

高中队冷眼看着菜鸟们:“怎么样?休息得不错吧?我想你们都体验到了我们狼牙特种部队的好客了,现在回答我,有后悔的吗?”

众菜鸟:“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行,都挺有种。

我希望你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还能有力气喊口号。

现在是凌晨两点,因为你们之中的有些人刚才的表现让我十分满意,我决定让你们做五百个俯卧撑!”

说道这里高中队还特意看了常宁一眼,显然他口中的所谓的“有些人”指的就是常宁。

“灰狼从现在开始如果我看见他们有1 秒钟是舒服的,我就让你一个月不舒服!”

“是,所有人,目标泥坑跑步走。”

等菜鸟们下了泥坑,灰狼大喊:“俯卧撑五百个,开始!”

泥坑里面的泥浆不厚,可当菜鸟们做起俯卧撑的时候,泥浆足以给所有人都贴上面膜。

“菜鸟告诉我,你饿不饿。”

灰狼走到常宁跟前提着喇叭说道。

“报告!不饿!”

他帮卫生员分担了一些野战食品,加上之前吃过的,现在常宁确实不饿。

“很好,菜鸟你现在看起来很有精神,我给你加加压。”

灰狼马达盘腿坐到常宁的背上,常宁没想到灰狼会来这一手,他直接被压进了泥里,窒息的感觉顿时扑面而来。

常宁浑身裹满泥浆背着灰狼用力撑起身体:“我去,灰狼你多少斤啊,该减肥了。”

“你小子胡说什么呢,我这满身的腱子肉还需要减肥?”

“你开什么玩笑呢?腱子肉?我怎么感觉你的屁股挺软的。”

常宁做着俯卧撑,身上背着一个男人让他不舒服。既然自己不舒服,凭什么让灰狼悠哉悠哉的坐在自己的身上?

“哈哈~”

菜鸟们听到常宁的俏皮话,顿时哈哈大笑,还有人因此趴在了泥里。

灰狼更是被常宁说的气急败坏,他站起来一只脚踩在常宁的背上用力往下踩:“很好,你们看起来都不累。

那我就给你们增加点负担,俯卧撑再加一百!”

这下菜鸟们老实了,唯有常宁很受伤。

“喂,灰狼。你能不能别老逮着我一个人欺负啊。”

“呵呵,菜鸟加快速度!”

刚才被常宁给调笑了,灰狼怎么可能会饶了他。

‘行,针对我。能让你舒服了我随你姓!’

“灰狼这可是你说的啊。”

“嗯?”

灰狼还在想常宁说这话啥意思呢,脚下一股巨力袭来,因为另外一只脚还在常宁身上灰狼瞬间失去平衡跌倒在泥坑里。

当然常宁也不好受,灰狼离他太近跌倒后溅起的泥水又糊了他一脸。

“灰狼这不能怪我啊,是你让我加速的。”

常宁故意露出一副“我很委屈”的样子看着灰狼马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