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选拔开始

常宁五个人老老实实的钻上了猛士越野车,他们甚至都不敢动弹一下,一路上目不斜视。

之前吵着要给高中队上一课的强子和鸵鸟两个人更是像个鹌鹑一样,尽量缩起身体让自己不那么引人注意。

不过他们这个团伙本来就五个人,强子和鸵鸟一副心虚的样子让他俩更加引人注意了。

常宁上到车上后精神就一直处在恍恍惚惚的状态中,老炮看向常宁的目光中满是担心。

“常宁你没事吧?”

“我没事。”

这次的事件,常宁觉得自己的行为太幼稚了。

强子他们这些人没有常宁的插手最后依旧可以加入狼牙,而且自己这次帮了他们,下次呢?

这次事件让常宁收起了心中的骄傲,更是让他内心警惕起来,遇事不要冲动当三思而后行。

一路上高中队全程面无表情,车厢中的气氛沉闷无比。

在这种难受的氛围中众人终于到达了这次集训的营地,不少菜鸟们蹲在地上纷纷看向高中队。

他们想看看到底是哪个猛人竟然可以躲过特种兵的追击,硬生生的拖到天黑。

车子停好后,五个人被特种兵们从车上押了下来。

他们手铐都没有解开就被一人一脚给踹到菜鸟堆里,一下子砸到了好几个人。

高中队坐在车上并没有下来,他转过头看向蹲在地上的菜鸟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就是阎王殿,你们就是来报到的小鬼!

是好死还是赖活着,都是我说了算!你们不是号称自己是硬汉吗?

我告诉伱们,这里就是专门收拾硬汉的地狱!”

“现在,你们在这里没有军衔,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那就是菜鸟!

我发誓,你们这些所谓的侦察兵精英,各个部队的什么狗屁兵王,在这里会度过最艰难的时光!

你们会后悔来到这个地方受这个洋罪!你们会后悔因为看了狗屁垃圾小说、垃圾电视剧电影,头脑发热做出的选择!

这个选择让你生不如死!因为你们现在来到的地方是人间地狱!

如果你不后悔,那就是我的错!而你们要记住,我是不会犯错的!”

一番恶狠狠的话说完,高中队又指着站在一旁的马达:“这是灰狼,他是你们的顶头上司。而我是他的顶头上司,我叫野狼。

你们之中的有些人是认识我的,你们可以私下里向他们了解我的为人。”

高中队说到这里,眼睛看向常宁。显然他嘴里那个认识自己的人说的就是常宁

“现在我要把你们的背囊全部都打开,所有不属于军队的东西全都要被丢掉!”

常宁蹲在人群里,向着高中队的方向翻了一个白眼。

他是认识人家,问题是俩人才见了几次面,对话的次数一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

侦察兵们听到高中队的话,默默打开自己的背囊。

特种兵们可不会这么温柔,他们冲上去粗暴的将背囊挨个踢倒,东西哗啦一下全都掉了出来。

侦察兵们只能被动眼睁睁地看着,根本不敢说话。

高中队背着手在背囊前来回踱着步:“现在我宣布狼牙集训的第一条戒律,那就是任何不属于军队的东西,都不允许留在这里!

受训期间没有娱乐,没有休息日,没有通信,更没有外出!

你们将与世隔绝!你们是这里最卑微的菜鸟,在这里你们毫无地位可言!这里的规矩就是强者为王!

我现在非常怀疑你们的智商是不是正常,因为正常人都不会来这里找虐,那么你们到底为什么来这里?”

侦察兵们看着嘶声大吼的高中队,现场没有一个人敢出声说话。

见没人说话高中队心里有些失望,他还想着有人跳出来反驳一下自己,这个人最好是常宁。

高中队冷笑着继续加大马力嘲讽:“知道什么是华夏陆军特种兵吗?华夏陆军特种兵,是来自地狱的勇士!

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你们配吗?

瞧瞧你们那熊样,就差带尿布和奶嘴来了!还想成为陆军特种兵?”

说完高中队就低头捡起地上的一本有两指头厚的书,封面上写着《华夏兵王》。

高中队拿在手中随意翻了翻说道:“这是谁的?”

人群中的陈喜娃咽口唾沫,结结巴巴的说道:“报告,我……我的……”

高中队直接当着陈喜娃的面撕掉书,并一把将纸屑扔在他的脸上:“拿去擦屁股。”

书里的内容全都是作者杜撰的,高中队愤怒的原因就是怕陈喜娃被书给影响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马达蹲在地上翻到了小庄的背囊,小庄小心翼翼的看着马达,内心祈祷马达看不见那个相册。

这显然不可能,那么大的一个相册除非马达瞎了。

果不其然,马达在背囊里翻出来一个相框,仔细一看原来那是庄焱和对象的合影。

马达心善只是对着庄焱笑了笑,二话没说就给放回去了并细心的用杂物给遮住,起身说道:“这边好了!”

见人家放了自己一马,庄焱感激地看着马达,马达笑笑不说话。

“确定好了吗?”高中队看向马达。

“好了……吧。”

马达被问的有些懵,到底是老搭档当他看到高中队的眼神又说道:“没有,还有一个。”

马达说完,又走向常宁的背囊。

而这一切都被常宁看在眼里,他知道高中队要开始针对他了。

只是这么明目张胆好吗?就差直接说要整他常宁了。

紧接着马达就从常宁的背囊里拿出一包糖。

看到这一幕,常宁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不喜欢马达手中那种品牌的糖果。

“都看看,你们还是个孩子吗?把这里当什么?你们是来度假的吗?”

高中队将糖果举起来让菜鸟们看,然后他又低头看看手表,笑道:“现在时间还早,睡觉有点可惜了。

这样吧,咱们先跑个十公里。”

喜娃不怕死地喊:“报告,我们……我们还没吃饭呢……”

菜鸟们从各自的连队中出来,一路上坐了几个小时的车,紧接着又被特种兵们漫山遍野的撵着跑。

一天没吃饭,早就饥肠辘辘了。见高中队不管饭,还让他们跑十公里,陈喜娃就想着高中队是不是应该先让他们吃饱。

常宁在人群里想一脚踹死陈喜娃这个憨憨,人家能不知道受训士兵有没有吃饭?明显在挖坑呢,你就这么着急往里面跳?

高中队假装歉意的说道:“这个我倒是忘了啊,那么先跑个十二公里当饭前运动开开胃,跑完咱们再开饭。

大家说好不好啊?”

“好……”

都到这一步了,大家都不是蠢货,高中队就没安好心,侦察兵们说话都无精打采的。

菜鸟们的反应不在高中队的考虑范围内,而且他也不在意:“那就先来个武装越野12公里,现在出发吧。”

常宁看着四周的侦察兵们,大声喊道:“报告!”

“菜鸟,说。”

高中队眼含期待的看着常宁,希望常宁能出来挑事。

常宁举起自己还戴着手铐的手说道:“野狼,你不会让我们带着这玩意儿跑吧?”

“是啊,这种新奇的感受没体验过吧,多体验体验。”

前一秒还笑呵呵的,后一秒高中队就翻脸了:“现在你们需要跑是14公里了。”

“为什么!”

侦察兵们不干了,他们现在又累又饿,需要休息。

“你们每提一个问题,就加2 公里。现在是16公里,谁还有问题?”

菜鸟们都不敢说话了,这谁敢说啊,一句话加2公里。菜鸟们慢腾腾起身,磨蹭着。

马达拿起手里的自动步枪对天扫射,催促着:“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快点!”

其余的特种兵们也开始驱赶地上的侦察兵,不时的对天射击,营造紧张的氛围。

这下侦察兵们都学乖了,大家也不说话默默的排成四列,随着马达的口号开始跑步。

侦察兵们从来没有被手铐铐着跑步,而且还是全副武装16公里,这简直太费劲了。

一开始大家的节奏都差不多,可到了五公里的时候差距慢慢显现出来了,有的人掉队,有的人补位。

常宁一直在队伍中处于一个中间的位置,不管周围的战友们怎么变,他都是雷打不动,甚至连呼吸的频率都不见改变的。

‘这小子还真变态!负重跑了五公里呼吸频率都不带变的,可见常宁的心肺功能已经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了。’

马达这么些年来从未见过这么变态的人,这一刻他的想法是:如果常宁后面的训练成绩还过得去的话一定不能把这种人才放跑。

“呼……呼……,你小子……怎么一点都……都不累啊。”

邓振华跟在常宁身后微微有些气喘,不过并不影响说话只是不连贯罢了。

“天生的,你学不来。”

这是常宁能想到最稳妥的借口了,堂堂华夏出现几个天赋异禀的人怎么了。

“我少读书,你别骗我。”

邓振华开玩笑般说道,再天赋异禀也不能这么变态吧。

常宁天赋如何对鸵鸟来说都不重要,现在他算是看出来了,常宁这家伙是能和高中队在某些地方掰手腕的猛人,不结交一番太过可惜了。

他之前对常宁的态度不是很好,所以现在搭话,就想着万一自己撑不住了,还可以在以后的集训中靠人家拉一把呢。

这不是说鸵鸟舔常宁,只是人趋利避害的本性而已,还算不上巴结。

鸵鸟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能入选狼牙选拔集训营的人都有两把刷子,要么脑子好使,要么就有点拿手的绝活。

这个选拔集训营可以说的上是卧虎藏龙了,狼牙还要从这一批人中再选拔,可想而知特种兵的单兵素养到底有多厉害。

别看狼牙的人在常宁手中吃亏不少,可在别的地方侦察兵们还真不一定比人家强。

“我是医生,据我观察常宁还真就是天赋异禀。

因为就算接受过科学的训练也不可能达到负重奔跑五公里呼吸频率一点都不变的情况。”

胳膊上绑着红十字的卫生员开口说道。

卫生员又不知道有系统这样不符合常理的东西,他只能往天赋异禀上推。

跑完负重16公里,前来参加集训的侦察兵们气喘如牛,汗如雨下,大都累的不轻。

现场只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常宁。

这家伙只是微微气喘,脑门冒汗而已,站在差点累瘫的人群里,就是全场焦点,想不注意都不行。

“菜鸟们,我搞不懂为什么你们非要来这里受罪。

还有人要退出吗?我实话告诉你们像这样的训练在集训营都是饭前开胃菜,大餐还没上呢。”

高中队手里拿着喇叭又开始恐吓菜鸟们。

狼牙这一上来就是负重16公里奔跑,这些来自各个连队的尖子们心里都有些发怵。

有几个接受不了,选择放弃参加选拔,他们走出队列将头盔放在红旗下上车走了。

常宁和其他人只是默默的看着那几个放弃的人,没有人挽留他们。

“还有没有人要放弃?”“……”

队列中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高中队问题。

一来,他们确实累的没力气了;二来,高中队之前一个问题加两公里,谁知道他这次是不是又这么玩儿?

“没关系,既然你们不说话,那我就默认你们不放弃了。

很好,欢迎你们参加狼牙选拔集训。

马达,带着他们下去洗漱,吃饭。

记住,他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高中队看了一眼腕表,对着马达说道。

“是。

所有人,集合!向右转,齐步走。”

......

夜色下的训练场,疲惫不堪的菜鸟们又被驱赶到泥泞的泥坑中。

高中队提着喇叭就站在泥坑边:“怎么样,感觉还不错吧?

要是在国外,这种模式叫做泥疗,想要享受一次是要花大价钱的!

你们看我对你们多好,让你们可以享受到国外的玩法,跟国际接轨!”

高中队对着菜鸟们大喊着,一副你们得感谢我的样子。

可把菜鸟们给恶心坏了,小庄要不是常宁拉着早就开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