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出人意料

救出强子后三人在林子里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哪里没有狼牙的特种兵,他们就去哪里。

“你们有什么打算没有?咱们这么东躲XZ也不是办法啊。”

趴在草丛中的强子等搜索菜鸟的特种兵从他们的面前走过之后,他这才压低声音问常宁和老炮。

见强子发问,老炮转过头看向常宁,他没什么想法。

自上次演习的事结束后,老炮就知道这个他带出来的兵脑子里都是奇思妙想。

“呃……

其实我是真没想法,我就想着高中队他们要抓咱们,那咱们就想办法不让被抓住。

至于详细的作战计划,恕我无能为力,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到处都是特种兵,就咱们这几个人还不够人家塞牙缝呢。

说不定你越反抗这群人就越兴奋,到时候咱们得不偿失啊。”

简单来说,常宁就没想着纠结一群人和高中队他们搞对抗,那不现实。

输了,他们绝对会在集训中被高中队针对;赢了更惨,那是在打人家的脸,到时候就不是被针对那么简单了,谁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整他们。

所以说,这事怎么看都不划算,常宁认为意思意思的了,表达一下他们不屈的精神就好。

那么认真干嘛,他们还得在高中队的手底下受训呢。

“所以你的意思是……唔!”

强子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一只带着土腥味的大手就把他的嘴巴给捂住了。

强子感觉自己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干巴巴的有点割舌头。

“禁声,前面有动静!”

老炮察觉前方有声音传来,一把捂住正在说话的强子。

而常宁更是下意识把头埋在地上,整个人仿佛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了一样。

以常宁的伪装水平自然是达不到这种境界的,这都是强子的杰作。

三人趴在草丛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聚精会神的聆听前方传来的声音。

树林里,几个搜索的特种兵从树下呈搜索队形快速过去。

来自海军陆战队的卫生员,军衔是中士的史大凡战战兢兢地从树冠上露出脑袋,他小心的左瞧瞧右看看:“没人了吧?”

“有!”

史大凡低头一看,一个特种兵抬头举着步枪:“下来,菜鸟!”

原来那队搜索的特种兵后面还吊着一个他们的战友。

史大凡嘿嘿的憨笑着:“班长,伱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你胳膊上的红十字标志,800 米外就能看见。下来下来,你现在被俘了!”

听到自己原来是被红十字标志给暴露了,史大凡内心责怪自己疏忽大意,表面不动声色又嘿嘿一笑:“那我下来了啊,班长你可别开枪,距离近空包弹也能伤人。”

说完,他便背着药箱慢慢的笨拙地滑下来,落在地上。

特种兵看见这小子笨拙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放松了警惕,他拿出手铐:“不想受罪就自己戴上吧。”

“哎,好。马上就戴!”

史大凡笑着接过手铐:“班长你对我真好,我自己戴上了?”

要是不知道这家伙的底细,就史大凡现在的样子但凡看到他的人都会觉得这家伙是个憨憨。

“戴上吧戴上吧,从哪儿来的这么个活宝!”

特种兵被史大凡给整笑了,他没注意自己内心的警惕也在不知不觉间放松了下来。

史大凡拿着手铐比画着,动作甚是笨拙:“是这样戴吧?”

特种兵哭笑不得,他怀疑眼前这家伙怕是走后门进来的吧,戴手铐都不利索:“对就是这样,你是侦察连的吗?”

“是是,我是侦察连的卫生员!”

史大凡连忙自证清白,指着胳膊上的红十字标志说道。

林子里的一举一动都被草丛中的常宁三人看在眼里。

“怎么样,救不救?”

老炮觉得现在去救,四对一赢面很大。

“救吧。”强子也觉得现在帮忙时机比较合适。

“不急,能参加选拔的就没有几个是酒囊饭袋。

那个海军陆战队的卫生员肯定不简单,咱们看看再说。”

常宁对此持反对意见,原剧情的一些小细节他忘的差不多了,不过最后孤狼B组中就有那家伙,因此常宁不认为卫生员解决不了那个特种兵。

老炮见常宁不准备帮忙,眉头皱了一下,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

“行吧。”

强子对此也不强求,就连他都是常宁和老炮救出来的,自然是以他俩为主。

林子中那个特种兵和卫生员还在对话。

“你怎么通过侦察连选拔的?就这个熊样?”

“一不留神,用力过猛……班长,你教教我,我不会……”

卫生员见时机差不多了,出声说道。

特种兵伸手去拿手铐,前一刻史大凡还是嘿嘿笑着,后面就突然快速的给特种兵戴上了手铐,动作既熟练又利索。

特种兵这才知道自己被一个菜鸟给耍了,不过现在一切都来不及。

史大凡脸上挂着他那标志性的笑容:“班长,我就是这么通过的!”

他把药箱往特种兵脸上一砸,掉头就跑,嗖嗖就没影了。

特种兵忍着脸上的剧痛,踉踉跄跄的爬起身:“他妈的!这是个笑面虎。

海狼,我失手了!快快快,他往你那边跑了!”

史大凡在树林中飞跑,对面突然又跳出一个特种兵:“站住!”

史大凡奔跑的速度不减,顺手甩出绷带。特种兵偏头闪开,随即冲了上来。

史大凡面带笑容迎着特种兵,手里舞动着白色绷带,特种兵的双手三下五除二的就被绑住了。

“我艹!阁下哪门哪派?”

速度太快,那个特种兵都没反应过来就被绑了。

卫生员也不回话,继续跑路。

这里到底是人家的地盘,卫生员还没跑远呢,就被树上一个拿着弩的特种兵给拦住了。

卫生员出其不意,将特种兵从树上打了下来,结果那个特种兵腿摔断了。

“班长,别动!我给你处理。”

史大凡从地上捡起大小合适的树枝给那个特种兵固定受伤的位置。

“卫生员,你逃不了了!”

受伤的特种兵忍着剧痛说道。

“没事,我是卫生员总不能看到伤员不救吧。”

史大凡拍着自己的红十字标志说道。

“还真让你给说中了,这家伙的身手很好,我不是对手。”

强子看到史大凡“唰唰”几下就把三个特种兵给制服了,心中对常宁看人之准佩服的不行。

他哪里知道常宁压根就不是他们这个世界的人,还看过他们的剧情。

“糟了,他被抓了。”

老炮看到卫生员被赶来的好几个特种兵给控制了,急切的说道。

刚才史大凡强悍的身手让老炮心中十分服气,他不知道常宁到底要干什么,不过要给高中队添堵像史大凡这种人才自然是越多越好。

显然老炮是不相信常宁之前说的没有对付高中队的计划。

“走,帮忙!”

三人离事发地点很近,加上史大凡只是被特种兵反折双手,并没有用手铐铐住。

四个人合力,吃力的将特种兵们制服,然后将他们的通讯设备扔到一个他们暂时取不到的地方后这才匆匆逃跑。

“兄弟认识一下,我叫强晓伟,你可以叫我强子。

我们都看到了,你的身手是这个!”

强子跑路还不忘自我介绍,顺便给史大凡竖了一个大拇指。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史大凡连连摆手,表示没什么厉害的。

“对了我叫史大凡,如你们所见来自海军。”

“常宁。”

“郑三炮。”

四人感觉安全了,才停下奔跑,互相认识了一下。

史大凡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他观察了一下,发现三个人中隐隐以那个叫常宁的少尉为首。

看常宁稚嫩的面孔,史大凡认为这人肯定没有25岁。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少尉军官了,一般这种人要么背景硬,要么本事硬。

史大凡更倾向于后者,因为背景再硬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啊,等着被双规呢!

他家里人还有在总院当院长的呢,都不敢这么嚣张。

四人围坐在一起正休息呢,结果听见贱贱的声音传了过来。

“伞兵天生就是被包围的!”

这熟悉的台词,贱贱的语气,没跑了,是鸵鸟邓振华。

‘好家伙,两个活宝被自己给凑齐了。’

常宁悄悄扫了一眼史大凡。

四人看到鸵鸟被围殴,出手救援熟练的将特种兵们的装备解除。

将鸵鸟救出后不久天色变暗,五人围在一起面面相觑。

“不是,接下来怎么办,你们倒是拿出个章程啊。”

鸵鸟憋不住了,开口问道。

剩下的三人看向常宁,等着团队里军衔最高的人拿主意。

“咱们杀高中队一个回马枪,和他们干一场吧。”

鸵鸟兴奋的说道。

“好啊好啊!”

找高中队麻烦,强子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他恨不得举双手赞同。

常宁看着老炮眼中的意动就知道这事班长也想干。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唯恐天下不乱!

他们怎么就不想想后果呢!’

常宁没有轻易下结论,而是看向史大凡。

“我不同意找高中队他们的麻烦!”

果然,史大凡没有那么冲动。对于军队他因为家庭的缘故也算是从小耳濡目染了,其中的弯弯绕绕比较了解。

就像常宁之前解释的,这事弊大于利,甚至是没有利!

“卫生员那你说怎么办?”

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什么原因,鸵鸟忽略了常宁。

“我也不知道,常宁你的建议呢。”

“我建议咱们回营地,咱们是来受训的,不去营地像什么话!”

“那你为什么救大家?”

鸵鸟问道。

在他看来,常宁把大家救出来,结果又带着大家什么都不干,这种行为透露出一股矛盾的味道。

“将你们救出来,然后大家一直坚持到天黑难道不是对狼牙的报复吗?

他们要抓咱们,咱们偏偏不让他们得逞,最后还是咱们自己愿意,这才被他们抓到。

这个办法绝对能给高中队他们添堵,而他们却不能说什么,毕竟这是他们自己制定的规则。”

大家听到常宁的解释后,也反应过来了。

常宁的办法确实是最稳妥的,而且能把高中队他们气的不行,却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至少是明着不能为难他们。

要不然的话高中队就会有公报私仇的嫌疑了。

“我赞成常宁的建议。”

史大凡是最先赞成常宁的,常宁的这个想法简直说道他的心坎上了。

第二个是老炮,再怎么说常宁也是他的兵,他不挺谁挺?

强子和鸵鸟见此放弃了大干一场的想法,他们也觉得常宁的想法确实比和高中队硬拼强。

制定好策略后,五个人也不用躲躲藏藏了,大摇大摆的走出丛林。

不知道集训的营地在哪里怎么办?简单啊,高中队他们查人的时候见人数对不上肯定是要来找的。

加上常宁他们五个人根本不做隐藏,被找到是迟早的事。

“轰隆隆……”

猛士越野车的引擎声打破了丛林的宁静,刺眼灯光直接就照在五个人的脸上了。

“咣当!”

高中队不等车停稳就跳下车,快步走到常宁面前。

对着常宁的腹部用力一踹,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

没人能想到高中队会这么做,就连被踹倒在地的常宁都懵了。

他想到了高中队会愤怒,会训斥他,就是没想到高中队会动手。

“小子,你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

高中队上前揪住常宁的衣领,红着眼睛大声问道。

他脸上冷峻的神色也保持不住了,整个人就像是一匹暴怒的独狼,正对着猎物呲牙呢。

“我……”

常宁期期艾艾的话都说不全了。他是有系统,知道剧情,射击技术和体能比在场的大多数人强,可这有什么用?

不管如何他依旧没上过战场,没见过鲜血在空中飞溅的样子,没经历过战友在怀里慢慢变冷。

高中队光气势就能压的常宁喘不过来,这一刻常宁才知道他和高中队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你知不知道这片丛林中有多少能让你们死亡的东西。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敢乱跑,就是为了让我没面子,我都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

全部都给我滚上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