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准备围猎常宁

一片灌木丛里,强子忍着身上被尖刺划拉的疼痛,快步蒙头往前跑着,他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绝对不能被狼牙的人给抓住。

“咣当!“

强子直管往前跑,结果一个不慎掉入了事先准备好的陷阱里。

不是说狼牙的人能掐会算,预知到强子会经过这里。

而是狼牙的人在这片山地中布置了大量陷阱,他们招待了不知道多少批受训人员了,因此对菜鸟们的心理那是了如指掌。

陷阱里被特种兵们事先投放了大量的老鼠,鼠群遭受到强子的惊吓,吱吱乱叫满坑逃窜,好多拳头大小的老鼠更是爬上强子的身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将强子吓的不轻,黑暗中他惊恐地叫着,连忙躲闪到角落在身上乱拍。

陷阱上面出现了两个特种兵,他们也不着急拉强子上来,只是蹲在陷阱边看强子的笑话。

发现上面有人强子也顾不上什么了连忙大喊:“哥们快拉我出去啊!”

看笑话的两个特种兵其中之一笑嘻嘻的说道:“你得多体验体验,不是想加入我们狼牙吗?这才是刚开始,不要怕,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你们这群变态!”

强子在陷阱里见这两个人非但不拉他上去,反而看他笑话,顿时对着两人开始破口大骂。

另一个特种兵对着坑里的强子说:“哎,要不这样吧,你说你自愿退出选拔集训,我们两个就拉你上来。”

强子看了一眼乱窜的鼠群,强忍着心里的恶心,很快便做出了选择,他高声喊道:“老子来了就没打算回去!想让我放弃参加选拔集训,你们这是在做梦!”

见强子这么不识好歹,两个特种兵也不着急,就像前面说的他们有的是时间陪强子玩,反正他们也耗得起。

两名特种兵在陷阱边上看着强子狼狈的躲避着鼠群,像在看一个很好玩的表演,时不时的就强子的动作点评一番。

“呦,班长,你们这收获不小嘛。”

不知道什么时候常宁和老炮也来到了陷阱上面,就蹲在两个特种兵旁边,这操作直接把坑底的强子看傻了。

‘这算什么?送货上门?

大哥,人家漫山遍野的抓咱们呢,你们就算是要救我,难道不是应该偷偷摸摸的吗,这么光明正大真的好吗?’

“还行吧,低调,低调。”

说完后那个搭话的特种兵感觉不对劲,回头一看说话的这俩人不是他们的人。

接着没等他做出反应就被常宁给控制了。

“哎呦,这不是首都兵强子嘛,这是怎么啦,咋这么可怜啊。”

常宁走到陷阱边往里一看,嘿,还是个熟人。

强子一听声音就知道解决两个特种兵的人是之前和他一辆车的夜老虎侦查连的人。

想到自己刚把人家给得罪了现在反而要靠人家救,整个人尴尬的不行。

“兄弟,之前的事是我不对,看在大家都是一起参加选拔的份上帮帮忙拉我上去行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强子为了能被拉上去,也算是豁出去了。这点委屈有什么,总比让狼牙淘汰了的强吧。而且坑里面乱跑的老鼠让他浑身不舒服,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等着,我马上救你上来。”

等强子服软,常宁这才从两个特种兵身上搜出绳子和老炮一起把人家从陷阱里面拉了上来。

……

天黑了,探照灯和几辆猛士越野车的车灯把山里废弃的部队营房照得如同白昼。

被俘的侦察兵们双手抱头,戴着手铐憋屈的坐在场地中间,四周都是全副武装的特种兵。

他们身着偏暗的丛林迷彩,配和脸上的伪装油彩让特种兵们尽显神秘气质!

十个最先被抓住的侦察兵没戴手铐,站在场地外围,他们身后是一面五星红旗。

小庄偷偷摸摸的看了看周围对着身旁的陈喜娃问道:“常宁和老炮班长呢,怎么没看到他们?

难道被提前送回去了?”

陈喜娃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打从分开后就再没看到他们两个,我估计他们应该是还没被抓到。

以老炮班长和常宁的本事,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抓住。”

两人正说话呢,又一辆猛士吉普车开过来了。

几个头戴黑色贝雷帽的特种兵把菜鸟从车上揪了下来,那人还不服气,一边左踢右打不断挣扎,一边嚷嚷着:“有本事和我单挑啊!十几个人围攻我一个算什么本事?我不服!”

那人鼻青脸肿的,看样子没少受到特殊照顾,他旁边的几个特种兵也没好到哪里去,有的衣服都破了。

特种兵吃亏,侦察兵们就开心,他们纷纷低头努力忍住笑意。

目前他们还是敌对关系。

都到了集训营,那人还在挣扎。高中队冷着脸慢慢走过来:“士兵!”

那人抬头看见是高中队,不挣扎了,可还是一脸不服气。

高中队看着他说道:“你现在是我的俘虏。”

“报告!这要是玩真的,我根本就不会给你们俘虏我的机会!”

“闭嘴!这是事实!这是你们受训的第一课——被俘!”

“我不是俘虏!”

那人听到高中队说出“被俘”两个字后,又开始剧烈挣扎,他不认为自己是俘虏。

见这人还不老实,高中队猛的抬起腿轻松地就是一脚。

那人就被“咣当”一声给踢到了俘虏队伍里,他想爬起来却很艰难,这一脚踢得很到位,瞬间就让这人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看来和其他人相比,高中队才是彻头彻尾的狠角色,他是真的下狠手!

高中队一脸冷峻的看着蹲在地上的菜鸟们一眼,等骚动停下来后,转身面对站在旁边的首先被抓住的十个菜鸟说道:“请你们摘下自己的钢盔,放在国旗下面,然后就可以走了。”

“凭什么!”

“我们只是运气不好。”

……

这十个人并不甘心就这么被淘汰了,他们想耍赖。

游戏规则提前都说清楚了,高中队自然不会给菜鸟们耍赖的机会。

“运气不好?

战场上你们要是被一发炮弹给炸死了,能大声喊着再来一次吗?理由是运气不好!

我告诉你们,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这并不是你们可以逃避的理由!”

说道这里高中队指着蹲在一边的菜鸟们,对那十个倒霉蛋说道:“淘汰你们并不是说你们实力比他们差,而是选拔中必须有人要被淘汰。

战争不会给军人解释的时间,甚至都不给咱们准备的时间。

我们能做的唯有时刻准备着!

回去吧,明年再来。”

被提前淘汰的十个菜鸟陆续摘下钢盔,他们将钢盔整齐的摆在国旗前面。

高中队举手向他们敬礼,特种兵们也跟着举手敬礼。他们被淘汰并不是实力的原因,所以当得起狼牙的人给他们敬礼。

被淘汰的侦察兵们都很意外,他们没想到一看就知道不好说话的高中队竟然给他们敬礼。

十人立正庄严回礼,然后提着他们的背囊默默的登上卡车离开了这处集训营地。

目送十人离开后,高中队这才转身看着蹲在地上的菜鸟,突然睁大了眼睛,常宁没在这里!

“怎么少人了!”

大家一愣,灰狼马达迅速清点人数:“确实少了六个菜鸟!”

原以为就少了常宁一个,没想到竟然还有五个没抓到。

高中队心中对辅助他进行选拔的这批狼牙特种兵十分不满,打定主意事情结束了要把这批人通通回炉。

“不,准确来说是少了五个人,还有一个他就在这里。

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我把你抓出来?”

高中队看着耿继辉伪装的方向,其实耿继辉早就被高中队给发现了,只是他没说而已。

这是个好苗子,伪装成他们的人大摇大摆的混进教官的队伍,光这种思维模式就甩同届大部分菜鸟几条街。

角落中的耿继辉倒也光棍,大大方方的站了出来。

高中队看到耿继辉带着黑色贝雷帽,穿着狼牙的装备,有那么一瞬间他失神了。

像!这小子太像他牺牲的父亲了!

耿继辉的父亲也是高中队的战友,可惜早已不在人世了。

高中队眯着眼看着耿继辉,心中对他的表现很是满意,不过现在他不能表现出来对耿继辉的欣赏。

“你倒是会玩啊,我的人呢?”

耿继辉声音带着不一般的稳健:“报告!离这里有3 公里左右,东南方向的一个草窝里。”

“我带人去找!”

灰狼马达见确认了位置,马上就要去找人,结果被高中队给拦下来了。

“不急,不是还有五个人嘛。我亲自带人去一起找回来,顺带和常宁再玩玩儿。

自打碰见这小子后,就一直给我带来惊喜。

我想另外四个人也在常宁身边呢,人家战书都下了咱们哪有不应战的理由?”

高中队一挥手让人把耿继辉身上属于他们的装备卸下来,然后又将耿继辉押到菜鸟那边让他和菜鸟们蹲在一起。

小庄对着旁边的耿继辉低声道:“哥们儿,你牛!”

耿继辉笑了笑没有说话,不过从他他的表情看还是颇为自得的。这时候耿继辉才显出孩子气,不像刚才面对高中队那样稳重。

“灰狼,这次你就不用去了,你帮我看着点这群菜鸟,我怕我不在他们又要搞事情。”

高中队的担忧不无道理,今年这批受训的侦察兵都年龄大多偏小。

年龄小代表百无禁忌,因为入伍的时间短因此脑子也活泛,没有被军营的规矩束缚变得死板起来。

如果高中队带着马达离开,集训营地没有人能镇压这群无法无天的小崽子,谁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不说其他,光菜鸟中的小庄和刚才的耿继辉就绝对有实力煽动菜鸟们反抗。

所以高中队得把马达这个好搭档给留下来,避免他在山林中把常宁他们还没抓回来呢,结果老巢这边又出事了。

“好吧。”

这次抓捕常宁自己去不了,让马达还挺遗憾的,毕竟这有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抓常宁了。

可以预见的是,像常宁和耿继辉这样的人才,只要在选拔集训的时候不出意外一定可以成功留在狼牙。

耿继辉是他们重点关注的人,人家的父亲是灰狼他们的战友,所以对于耿继辉高中队他们是知根知底,甚至耿继辉都是他们看着长大的。

而常宁的情况和耿继辉不同,这家伙虽然不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但常宁的资料拉出来绝对能吸引一大票同行来和他们抢人。

这种优秀的人才,狼牙肯定不会放人。不过规矩不能破坏,狼牙虽然希望常宁这样的人才加入他们,但如果常宁连正常的程序都走不通,狼牙也不好给开后门。

再说了,常宁连选拔都通过不了,那是不是说明常宁就是一个水货。因此别看常宁的资料耀眼的很,可在狼牙高层这里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除了直接和常宁交过手的高中队和狙击连的刺客以外,狼牙高层包括何大队对常宁都是持观望态度。

上次常宁在刺客手里没有撑过一个回合对他的影响挺大的,让常宁的关注度有些降低。

这也是演习结束后,只有康团长一个来挖人的原因。

“苗狼你和土狼再挑三个人和我走,飞狼你辅助灰狼。”

“是!”×3

三名特种兵出列,飞狼走到灰狼跟前,苗狼和土狼快速挑了三名特战队员跟着高中队乘车寻找常宁他们。

高中队带着苗狼和土狼的原因是前者是孤狼突击队的狙击手,而后者在侦察和反侦察方面有相当高的造诣。

还有一个目的是让俩人和常宁再交一次手,上次演习中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因素影响,让俩人尤其是苗狼心中不服气。

一个新兵蛋子最后闹的让刺客出动,苗狼认为都是自己的错。要不是他失手也不至于最后让刺客来挽回狼牙的面子。

可惜苗狼这回注定要失望了,他不知道常宁有挂啊,而且这个挂前不久刚刚升级了,连带着常宁在射击方面的实力提升不少。

ps:4000字奉上,今天没有了,明天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