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下马威

卡车后车厢挡板被打开,侦察兵们纷纷下车,列队。

土狼漫不经心地随意点了点人数后说道:“都到齐了就去那边登车。”

接着他对耳麦说道:“野狼,土狼呼叫。

菜鸟们都到齐了,你们那边准备迎接菜鸟,完毕。”

“野狼收到,土狼你那边盯着点,这次来参加集训的菜鸟里面有几个刺头。”

高中队躺在猛士车的引擎盖上,惬意的晒着太阳,提醒土狼小心。

作为这次集训的主教官,高中队对这次集训的人员的资料都做过详细的了解,他发现这次的好苗子还挺多的。

他们的老朋友常宁就是其中比较亮眼的崽。

不过回头一想,自己在那边特意多布置了几名精锐后,高中队悬着的心安稳了许多。

“刺头?来了咱们狼牙就算是刺头我也能让他们老老实实的。”

土狼面带不屑,能来参加他们狼牙选拔的士兵,那都是各个侦察连队的尖子,身上的臭毛病多了去了。

在狼牙可没人惯着,敢炸刺,他们有的是手段让你服服帖帖的。

‘听说夜老虎侦察连的常宁也来了,这次得让他见识见识狼牙的待客之道。’

土狼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

“都快点,就你们这磨磨蹭蹭的样子,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连队的尖子,你们不害臊吗?我都替你们连队感到丢人!”

土狼刺激着侦察兵们敏感的神经,自这群侦察兵见到他们的这一刻起,选拔训练就已经开始了。

受训的队伍里有许多新兵,他们哪里受过这种鸟气?有好几个人没忍住就要冲上来弄土狼。

“你们别上他们的当,那家伙是在故意刺激你们呢。

你们真要是上去了,先不说能不能干的过人家,到时候还会被取消参加集训的资格。”

队伍里有个参加过集训的老鸟好心拦住那几个冲动的士兵。

“他们这么羞辱咱们,咱们就这么忍了?”

有个愣头青言语中充满愤恨。

“羞辱?这才哪到哪啊。”

老鸟咂咂嘴,轻轻摇了摇头满脸云淡风轻。他表示新兵就是新兵,还是经历的少了呀。

“我是来参加狼牙的选拔集训的,不是来这里让人家羞辱的!

你们能忍受就忍着吧,我反正不惯着他们,我退出这次选拔集训!

狼牙也不过如此!”

那个愣头青说完就向着常宁他们的反方向走了。

土狼在一旁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

见那个兵做出了选择后,他这才对傍边的战友说道:“记一下,那个兵取消以后参加选拔的资格。”

你退出可以,发牢骚也可以,但你不能看不起狼牙!

土狼处理完那个退出选拔的战士的事后,他又开始催促其他人换车。

这一切都被常宁看在眼里,这些对他没什么影响,甚至觉得狼牙羞辱人的尺度都太小了。

别人不知道,来自二十年后的常宁能不知道特种部队选拔训练的残酷性?

网上曝光了大量的特种部队训练的视频,曝光出来的可能都是冰山一角。

答案都让常宁知道了,所以土狼他们做的这些对常宁都是无用功。

小庄和喜娃他们看着面前趾高气昂的特种兵,内心都有些不忿。

常宁看看大家:“走吧,我们的磨难才刚刚开始。”

在人家的地盘上不想挨整还是老实点吧,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他们都不算是强龙。

侦察兵们在接应他们的特种兵的指引下,来到旁边的几辆卡车边上。

卡车上蒙着厚厚的篷布,把帘子放下来,车厢里面漆黑一片。

大家挨个爬了上去,当常宁爬上车厢时,发现车厢里早已是人满为患。

“嚯,这人还真多啊!”

常宁有些愣神。

坐在最外边的一个战士接过话茬:“基本上全军区的侦察部队都选派了种子选手,你说人能不多吗?”

常宁一听觉得这哥们儿说的有道理,把背囊扔在地上,就近坐在背囊上抱着步枪靠在车厢壁打算休息一下。

卡车咣当一声直接就开动了。

也不是所有人都像常宁这么淡定,士兵们没有被提醒,卡车猛的一开没做好准备的战士们马上一片东倒西歪。

车厢中一个首都口音高喊:“我艹!下马威这就开始了!”

正好这话被坐他旁边的小庄听到了,回头惊喜地说:“班长,你是首都人?”

许是感觉有些热,中士摘下头上的钢盔:“是啊!我叫强子,586 团侦察连的。

你呢?听你这话的意思,你也是首都的?”

“班长,我叫小庄,大功团夜老虎侦察连的。

我在首都上学!”

强子笑:“呦,还是个学生兵啊,怎么是个列兵?”

小庄不满的说道:“列兵怎么了?你中士了才来,还说我呢!”

小庄这话惹得车厢中的其他人哈哈大笑,大家都觉得这个列兵有意思。

其实,小庄误会人家强子了。能参加特种部队选拔的基本上都是士官或者军官,在这里列兵和上等兵就像国宝一样稀少。

因此看到小庄的军衔是列兵,感觉诧异而已,并没有看不起列兵的意思。

“你这兵脾气够鸟!”

强子也不在意小庄和他顶嘴,大家今后都是一条绳上蚂蚱何必把关系搞的那么僵。

能在部队成功转士官的,哪个不是人精?

“你小子要是在我班里……”

强子话还没说完,就让小庄给打断了:“我下辈子都不会去你们班里!”

本来遇见老乡心情还挺好的,结果这人看他是个列兵,瞧不起他。

因此小庄现在对强子打心眼里不喜欢,他这人碰到不喜欢的人就容易犯浑,说出来的话自然就得罪人。

老兵们见有好戏看,纷纷笑得前仰后合。

强子的笑容消失了,眯缝起眼睛盯着小庄。

好家伙,他是开玩笑的,结果这新兵蛋子让他下不来台了,这能忍?

小庄那边动静搞的这么大,常宁早就注意到了。只是没想到小庄这小子一不留神就把人给得罪了。

“那个班长,我和他是一个连的。你也看到了他就是个新兵蛋子,不懂事我替他向你道歉。”

为了阻止事态扩大,常宁只好出来打圆场。这事确实是小庄有错再先,要是追究起来少不了要挨罚。

“我是他班长,给你陪个不是,请你多担待。”

老炮也出声替小庄道歉。

当事人小庄冷静下来,发现自己做了错事。只是现在的小庄才17岁,脸皮薄他不好意思说,在一旁闷不做声当起了鸵鸟。

“行,你们这么多人替他平事儿,我肯定多担待!”

强子见对方人多,起冲突吃亏的是他,这才没有闹起来。

事情虽然结束了,可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大家如果没事的话,我劝大家趁现在有时间多休息一会儿,到时候睡觉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了。”

常宁为了不出幺蛾子,也为了自己能好好休息,这才好心提醒大家。

至于听不听,全靠个人。反正他是提醒到位了,只要别打扰到他就行。

昏暗的环境,颠簸的山路,常宁马上就感觉瞌睡了。他也不强撑着,未来七天再想睡个好觉都没机会了。

大家见没热闹看了,车厢里这才变得安静起来。

五辆卡车组成的车队在公路上行驶着。

因为是山路,路况很差。而且卡车还不减速,不管前面有没有坑,司机直接一脚油门就开了过去。

车厢里的侦察兵们被颠的七荤八素的,常宁好不容易睡着了,结果被这突如其来的猛烈颠簸给弄醒了。

一股无名火憋在心里,十分难受。

他弯着腰移动到最里面,咣咣咣的用力拍着车厢:“你能不能慢点,急着投胎呢!”

司机没有和常宁对喷,他回应常宁的方式是让车更加颠簸,这波操作直接让常宁没了脾气。

不过这并不妨碍常宁和车厢里的战士们一起破口大骂。

司机也是个老人了,他每年都负责给狼牙运送新兵。已经对此可以做到熟视无睹了,骂的再欢他全当是放屁!

不得不说,高中队还是老谋深算,一点都不给常宁这类知道游戏规则的人钻空子的机会。

一路颠簸,能休息好才怪。非但不能休息,而且更加疲劳了。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

山头上,高中队站在猛士车厢上,拿着望远镜在观察着运输菜鸟的队伍,他是总教官必须把控全局。

这时,耳麦里传来一个声音:“野狼,菜鸟已经到达预定区域,可以开始下马威了吗?

完毕。”

显然安排运输队故意走崎岖不平的山路并不是下马威,而是餐前小零食,真正的大餐现在才端上桌。

“那就开始吧。”

高中队那如刀削斧凿般冷峻的面容上没有一丁点表情,就算他此时嘴里咬着狗尾巴草也不能让他的气质发生改变。

话音刚落,山谷中便传出地雷爆炸的轰鸣声,预先埋设的炸点在卡车车轮旁炸开了。

这些都是事先准备好的教练雷,除了声音大点儿,里面加了点料之外,并不能致人伤残和死亡,安全的很。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战士们来不及做半点思想准备,所有人都有些惊惶失措。

他们狼狈的抓住车厢边儿的把手惊呼着,起初常宁和大家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他的惨叫声一度盖过了其他人。

后来他才冷静下来,这是选拔集训,还能真的出人命不成?

想到这里,他勉强冷静下来,背好背囊抱着枪,高喊着:“拿好自己的武器!赶紧下车!”

说完,常宁顺手提溜着趴在一旁的喜娃,一起跳下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