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10环?不,是100环!

常宁是个行动派,有想法就想马上把它实现。这不,刚受到小庄的启迪,他就风风火火的去找老炮借书。

“班长,你那里有关于枪械的书吗?我想借一下。”

老炮被常宁冷不丁的这么一问,整个人都懵了。

“借书?”

常宁这小子是他们班乃至整个新兵连中最努力的人,据他观察常宁恨不得把吃饭的时间都挤出来去训练,怎么会突然跑过来向他借书。

不过老炮倒是对这件事十分支持,铁打的人连轴转也撑不住啊,奈何常宁就是不听劝。

因此常宁能放松下来时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更何况他这是看书学习,并不是胡闹。

“我想看有关枪械的书籍,最好是那种专业点的,但咱们班里并没有这类书籍。”

常宁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他并不习惯要求别人帮忙。可是班里只有小说和杂志,没有一本他需要的专业书籍,他只好求助老炮了。

“行,晚上休息的时候我给你。”

最近一年的时间老炮都在自学高中化学还工兵爆破知识,他那里没有专业的枪械书籍,趁着还有一段时间,他要去找一排长陈国涛去借。

人家是陆军指挥学院的高材生,他那里一定有常宁需要的书籍。班里的战友第一次需要老班长帮忙他可不能掉链子。

晚上,常宁如愿拿到了书籍,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

他看的这本书是一本关于各种枪械优缺点,具体数据分析的工具书。其中包含各种国内外著名枪械,第一页就是大名鼎鼎的AK47。

能十八岁就从著名学府成功毕业的人,手上怎么可能没有几分学习的本事。要说在军营他可能打不过别人,但是论学习能力,常宁自问还是拿的出手的。

起码在新兵连没有对手,小庄这个十七岁导演系大学生除外。

旁边陈喜娃放下手中的《华夏兵王》,目瞪口呆的看着常宁。

“小庄,你们大学生都是这么看书的?”

这哪是看书啊,这是扫描吧!一、二、三……十,常宁十秒看完一页书,那可是专业书籍,里面的有复杂的数据和理论,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懂。

陈喜娃顿时觉得大学生恐怖如斯,难怪人家能考上大学,凭这个看书速度就得给人家竖个大拇指。

“不要对大学生有什么误会,起码我看书的速度没有常宁那么快。”

求问:有个天才而又比你努力的朋友是什么样的体验?

小庄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现在也就能在枪法枪比得过常宁。

曾经引以为傲的体能已经拿不出手了,要是现在他和常宁比五公里,小庄敢肯定常宁想套自己几圈就套自己几圈,就是这么霸道。

而且他有预感,不久的将来常宁的枪法将会准得可怕。

小庄看着认真看书的常宁,心中冒出这种奇怪的念头。

……

时光如流沙般悄悄从指缝流逝,一眨眼常宁在新兵连待到了冬天。

2005年12月28日,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的从天上散落人间,如果硬要形容的话应该是:“若柳絮因风起”。

天气情况不好又如何,用老炮的话来说就算现在下雨,下冰雹,甚至是下刀子,没有他的允许训练就要继续。

没错老炮就是这么残忍,就是这么没人性。

常宁站在窗户边,透过玻璃看着昏黄的路灯下纷纷扬扬的大雪,心中莫名的有些不一样的感触。

就好像这个时候路灯下就应该有一个姑娘,巧笑嫣然,亭亭玉立。

可惜这里是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的军营。

宿舍里的鼾声依旧此起彼伏,老炮每天安排的训练任务比其他班多了好多,大家每天都被搞的身心俱疲,在这种情况下不打鼾的人也学会打鼾了。

军营的起床号还是那么准时,常宁快速系上武装带,整理着装,跑到宿舍外静静的等着战友们。

“起床了,快快!”

老炮催促的声音首先从宿舍里传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各种抱怨声,因为仓促下总有人会穿错衣服。

“喜娃,你穿的是我的衣服!”

这是小庄的声音,常宁听得很清楚。

老炮穿好衣服顶着大雪跑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就像一棵挺拔的杨树一样矗立在雪中的常宁。

眼中闪过诧异之色,平时常宁就没有起过这么早的,不过老炮并没有说什么。

“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都给我快点!”

新兵们在老炮的催促声中站好队列,大家看着老炮面无表情的脸,等待他口吐芬芳。

可是这次大家失望了,老炮一反常态啥都没有说,只是先让大家跑个五公里热热身。

常宁之所以起的早,是因为他太兴奋了根本睡不着。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看到过老炮的训练计划,知道今天有打靶训练,这次他一定能扬眉吐气再次刷新新兵连的记录。

距离上次借书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十五六天,就像他想的那样看书是有用的,并且加的经验点还不少。

这十几天里,他白天训练,晚上抽空看书,步枪射击的经验条已经到达“90/100”了。

可剩下的十点经验常宁使出浑身解数也不能让它多加一点,要不是上限是一百点,常宁都要以为自己已经将经验点加满了。

“今天我们正式开始打靶训练,多的我就不说了。

就一句话,希望你们能把我教给你们的都发挥出来。”

老炮看着眼前一个个稚嫩的面孔,心中豪气顿生,他敢拍着胸口说他的兵比别的班的兵都要强!

数着躺在手心沉甸甸的子弹,常宁觉得这次老炮终于大方了一回,给他们每人发了十颗子弹。

还是卧姿射击,老炮可不会管地面是不是湿的。

这会儿常宁一动不动的趴在泥泞的土地上,就算自己正面的衣料全都被浸湿,他也不为所动。

此刻他的眼中只有一百米外的靶子,大脑根据周围的风力、湿度等环境因素疯狂的运算。

这会儿之前看的书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让常宁可以用书中的公式计算出绝佳的射击时机!

食指搭在冰冷的扳机上,调整呼吸屏蔽外界的噪音。世界中仿佛只有常宁自己、手中的枪还有靶子了,其他一切都消失了。

玄幻一点的解释就是常宁现在处于人枪合一的状态,科学一点的就是绝对的专注。

轻轻击发,子弹旋转着以920m/s的速度飞向靶子。

这次常宁没有让老炮久等,甚至都算不上等。因为他从开第一枪起就没停顿过,单发点射模式都快让他变成自动射击模式了。

“嘶~”

看着常宁不理智的行为,老炮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受到什么刺激了,还是不把我这个老班长放在眼里,这么敷衍的吗?

‘小子你等着!等你成绩出来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不要以为体能强悍就有多了不起!’

“报靶。”

老炮耐着性子等到新兵们打完靶子,拿起对讲机让负责靶场的战友帮忙报靶。

“一号靶70环,二号靶75环,三号靶85环……九号靶……九号靶……”

“九号靶怎么了?”

老炮心中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九号靶就是常宁打的靶子,难道这家伙打出了满环?

“九号靶十环!”

什么!

十环!

在场的所有人诧异的看着常宁,要是不知道打靶的成绩,有人跟他们说常宁能用十发子弹打出十环的成绩,他们是不会相信的。

你见过体能训练后抽时间练习负重据枪,风雨无阻的常宁吗?你见过每晚都要看关于枪械的专业书籍的常宁吗?

这样的人打靶不及格谁会信?可事实就发生在眼前,总不能是报靶的战友开玩笑的吧。

面对战友们复杂的眼神,常宁无论是心态还是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他知道自己的成绩并不是十环,对此他有强烈的信心。

“靶纸拿过来看看。”

老炮得知常宁只打了十环他内心极度复杂,如果这是真的,常宁算是跌落神坛了。

证明他并不是一个啥都行的变态,另一方面老炮又不想常宁只打出十环。

几分钟后,老炮接过靶纸,发现确实是十环,现在石锤了,他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常宁。

这样的成绩对一个努力训练的战士来说是不公平的。

本来想安慰一番常宁的老炮见常宁脸上并没有出现沮丧或者生气的负面情绪,这就显得非常奇怪了。

据他所知常宁是个骄傲的人,一个骄傲的人能接受自己失败。

‘不对劲!’

老炮内心又觉得,这个成绩有问题,仔细的看着手上的靶纸。

“这是?”

靶纸枪的弹孔明显大了好几圈,这不是一发子弹可以打出来的。

“难道……”

是了,只能是这样才能解释他为什么知道自己的打靶成绩这么淡定。

一定是常宁这小子十发子弹全部都命中同一个位置而且还是十环,才符合他的性格。

老炮猜到了结果,只是他并不想将答案公布出去,也没时间专门去测试常宁的枪法。

这里是部队,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地方,常宁的成绩只能以十环来登记。

而且班里还有一个问题青年需要调教,今天打靶就是为了针对他而来的。

“怎么?某些人打了95环的成绩尾巴就要翘到天上去了吗?”

ps:感谢Silenti,李家哥哥真帅,风居星轨三位读者老爷的推荐票。

ps:各位读者老爷如果觉得这书还行,麻烦收藏一下,投张推荐票,感谢大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