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狼狈撤退

靠着一杆85式狙击步枪,40发子弹,和追兵周旋三个小时,常宁不认为他有这个能力。

蓝军的追兵不会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不动,只和你相互射击。

向反他们会分成两批,一部分负责火力压制,另一部分负责推进。

这样一来常宁的处境将会变得很危险,他面临的是进退不得的局面。

只要他出掩体,大量的火力就会朝他倾泻。撤退的话,那意味着把自己的后背交敌人,这不是等着挨枪子儿嘛。

如果双方距离相隔较远,常宁边打边退还行,现在双方距离不到一百米,他怎么跑?

被常宁瞬间淘汰己方十名战友,神枪手四连的战士们马上就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他们开始有意识的分批次换弹匣,这样一来,保持有效的火力输出的同时还能减少淘汰的几率。

压力给到了常宁这边,对手做出战术调整,他的优势进一步丧失。

枪法好有什么用,你得有开枪的机会啊。

而神枪手四连的人恰恰不会给常宁这样的机会,刚才双方一照面他们就被淘汰了十余人。

亏不能白吃,他们知道常宁和他们一样枪法了得,作为同一类人神枪手四连轻松想出能克制常宁的办法。

简而言之,就是将心比心,往他们平时不愿意面对的情景中去想就行,然后骂出来限制常宁。

这让常宁心中极为憋屈,事情的发展就像他预想的那般,他被压制的连头都抬不起来。

这一刻,他多么希望手里的不是狙击步枪,而是95式。

要是手里有突击步枪,虽然不会让他翻盘,但总比现在被动挨打连还手都变得极为困难强吧。

“又上来了。”

稍微抬头向阵地外瞄了一眼,发现四连的人又开始向他这边推进了,常宁马上起身开枪逼退那些人。

四连的人带的弹药不多,而且常宁一开始就淘汰了他们的连长,愤怒的四连不顾一切的狠狠压制了常宁一场。

因此让他们的弹药变得不够用了,四连只能被迫改变了进攻的节凑。

缓过来的常宁抓住了来之不易的战机,他对四连开始进行还击。

四连前面压制的有多爽,现在就有多狼狈。

别看常宁的“狙击步枪射击”经验没有刷满,可要是比试的话他想在的技术要强于四连的所有人。

现在常宁的狙击技术,大概相当于何晨光在四连时的水准。和顶尖狙击手还有差距,不过已经超出基层单位的狙击手了。

“怪不得他能淘汰咱们团长,而且还没有被咱们提前发现。

以这个红军侦察兵的狙击技术,他肯定在咱们巡逻范围之外开的枪。

这么推算的话,他起码实在1000米开外的地方设置的狙击阵地!”

这名士官被自己推测出的结论给镇住了,85式狙击步枪有效射程才1000米。

神枪手四连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人也是凤毛麟角,别说小小的四连,就是整个集团军能在85狙最大有效射程里命中移动目标也没几个人。

那是有资格代表集团军参加比赛了,成为“枪王”的人。

他们这是走了多大的运才能碰到这样的对手啊。

推测出真相的士官没有受到自家排长的表扬,反而头盔上被拍了一巴掌。

“知道又怎么样,有这脑子还不赶紧想办法拿下他!”

士官的脸马上就拉了下来,要是那么容易抓住人家,他们这一连的人也不会让人家当着面把连长淘汰了,更不会这么多人打了这么长时间愣是没有淘汰人家。

排长忧心忡忡的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

“天马上就要黑了。”

远离城市的深山老林天色也比在城市中黑的早一些。

对方想要逃走,最好的时机就是借着夜色,在能见度降低的时候趁机摆脱他们的追捕。

“老陈,那个侦察兵可能要趁着天黑逃走。”

发现端倪的那个排长通过无线电联络被称做老陈的战友。

老陈和他一样,也是四连的排长,至于另外一个排长比较倒霉,已经被常宁给淘汰了。

“老王,你也发现了?我正要跟你说呢,没想到你先一步通知我了。”

老陈的声音从王排长的耳麦中响起。

“怎么可能让他就这么跑了?要我说咱们一股脑儿全部冲上去,85式狙击步枪的弹容量是10发子弹,就算他动作再快顶了天淘汰咱们20个人。

只要咱们能狠下心,这人还是能拿下的。”

王排长恶狠狠的说道,常宁算是把他给惹毛了。他是神枪手四连资格最老的排长,对这支连队的爱是深入到骨子里的。

可今天那个红军侦察兵两次打他们的脸,在王排长心里这面子无论如何都要找回来!

“老王你疯了!

现在咱们连的人就剩80多人了,你别忘了咱们还要执行团长之前布置的任务。

虽然咱们团长被淘汰了,可铁拳团的建制只要还在一天就必须完成任务!”

陈排长苦口婆心的劝说着王排长,他没有王排长那么执着,一个红军的侦察兵和整个演习相比算的了什么?

只要他们配合全团拿下522高地,胜利的天平将朝他们倾斜。

因此,陈排长不赞成老王的想法。

“老陈,相信我!就算被淘汰20人咱们连还有60人可以作战,以咱们连的战斗力完成接下来的任务足够了!”

王排长依旧坚持全体冲锋一鼓作气拿下常宁。

“这……”

陈排长迟疑了,他和老王的对话是在公共频道上进行的,全连的战士都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如果他不同意老王建议,接下来这个兵怕是不好带了。

‘唉,罢了,又不是全军覆没。’

“好吧,同意了。”

陈排长妥协了,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让自己和战士们之间出现隔阂。

商量完毕后,两人就开始通知神枪手四连全体准备冲锋。

‘什么情况,对面的火力怎么一下子减弱了这么多?’

一直被火力压制,常宁对神枪手四连的火力输出变得十分敏感,因为每一次火力输出的变化都是他反击的机会。

‘他们不会是察觉到我的想法了吧?’

经历了这么多,常宁也学精了,不敢小看任何一个人。

现在太阳虽然快被地平线遮掩住了,可距离快要完全黑下来还有一段时间。

这种时候神枪手四连要是对常宁发起冲锋,常宁将会变得十分危险!

想到自己的计划极有可能被人家猜到了,常宁这次并没有趁着火力输出减弱反击,反而悄悄的撤退了。

常宁匍匐的动作十分迅速,身体和植物摩擦发出的声响却极为小。

如果碰到干枯的枝叶,也会小心避开,就怕发出的声音让追击他的战士们给听到。

等到了确定自己不被发现的距离,常宁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的跑进林子深处。

以上的行动,都是在神枪手四连两位排长商量的时候进行的。打死他们都不会想到,常宁竟然如此谨慎,一点点变化都会让他警觉起来。

“所有人,听我口令。”

王排长通过无线电向神枪手四连没有被淘汰的全体战士下达命令。

“冲锋!”

这两个词语刚从口出吐出,王排长端着枪便一马当先冲向常宁的狙击阵地。

冲锋的途中,所有人心中充满疑惑:‘为什么那个红军侦察兵的狙击阵地上没有一点动静?’

陈排长和王排长两人对视一眼,想到了一种他们不愿意相信的可能。

等他们到达常宁的阵地后,发现阵地上什么都没有,常宁甚至连7.62毫米子弹的弹壳都没给他们留下来。

“混蛋!”

王排长气坏了,就差那么一点他就可以把那个可恶的家伙活捉了!

“既然没抓到,咱们回营地吧。”

陈排长劝说王排长回营地,毕竟追击常宁并不是团长下达的命令。

要以大局为重,拿下522高地这点损失完全值得。

总比把人手折损在追击一个侦察兵身上有意义的多。

“你给老子滚蛋!”

王排长一把掀翻劝说的陈排长。

要不是为了和陈排长商量浪费了时间,常宁根本不可能有逃走的机会。

想到此处,王排长心里就火大,瞪了陈排长一眼。

“愿意跟我追击那个侦察兵的人就和我一起走!”

王排长说完一个人顺着常宁留下的痕迹跟了上去。

常宁走的匆忙没有来得及清理痕迹,这才被王排长给发现了。

剩下的战士们面面相觑,渐渐的一个人、两个人……直到所有人都抱着枪选择跟上王排长。

“这事搞的……”

大势所趋,陈排长又能怎么办,只好苦笑一声跟了上去。

其实王排长的思维并没有被愤怒的情绪所左右,他想以最快的速度追击常宁,如果追了5公里还没有追到,他就会放弃追捕。

能做排长的人,虽然战术素养上可能比不过连长,但也绝不是什么蠢货。和全团的任务相比,他们神枪手四连的面子确实算不得什么。

演习又不是只有这一次,大不了结束后打听清楚那人所在的连队,下次把场子找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