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各方反应

小庄是真没想到常宁的下限竟然如此的低,拿自己的战友的尸体做掩体。看着常宁和高中队一起谈笑风生,他的内心满是悲伤。

他认为自己受到了伤害,常宁现在应该过来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而不是和特种部队的少校聊天!

果然人与人之间的悲欢并不相同。

“高中队说道阴险咱俩彼此彼此,我们排长还不是被你给阴了。”

说自己阴险常宁认了,毕竟这事儿还真是他干的不地道,但你高中队不能只说我一个人吧。

“我那是常规手段而已,和你相处还是差了那么点意思。”

高中队风轻云淡般将常宁的话给堵了回去,和他偷袭相比常宁确实恶劣了许多。

这回常宁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人家说的是事实。他要是不认那可就不是脸皮厚了,而是直接不要脸了,常宁自问自己还没到达这种境界。

“行了,你可以滚蛋了。”

高中队笑骂道,他这次算是在全军面前狠狠的露了一回脸。

狼牙特种大队的中队长竟然被一个入伍不到一年的新兵蛋子给击毙了,何大队有的忙了。

想到此处,高中队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在狼牙他只负责冲锋陷阵,行政上的事自然归何大队这个上校管。

“小庄,这次的事等演习结束后我再向你道歉。”

常宁严肃的说道,玩笑归玩笑,他事先也没跟人家说清楚,还道的歉还是要道的。

“嗐,小事儿。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嘛,再说了成果也是喜人的,拿我的尸体换高中队赚大了好吧。”

小庄心里根本就不在意这事儿,见常宁如此认真,连忙说不至于。话里有话还拿人家高中队开涮,也就高中队不在意,要不然少不了给小庄穿小鞋。

一个少校要整小庄这个列兵还不是手拿把掐的事儿,只要不做出什么恶劣的事情,谁管啊。

“咱们到时候再说,我先走了。”

常宁说完将自己已经打空的步枪连带着相应的弹匣一并交给小庄保管,那转身离开的样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留下小庄和高中队俩人面面相觑。

常宁走后,俩人聊了什么估计除了当事人再没别人知道了。

拿出指北针,规划好路线,收起地图,背上85式狙击步枪,嘴里啃着压缩饼干,常宁就这样急匆匆的上路了。

他算了算,从这里到达火炮阵地最起码得长途奔袭二十公里,简直要了老命了。演习中常宁一直保持精神紧张状态,就连休息时也不敢太放松,别看他现在还能和蓝军搜查队纠缠,精神上已经非常疲劳了,这与体力是否充沛无关。

前线的苗连得知夜老虎侦察连就剩大猫小猫三两只的时候,心里咯噔一声,他心想:这下完了,狗日的老高这下肯定又要在他面前嘚瑟了。

这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他在夜老虎侦察连上付出了多少心血,结果什么亮眼的战绩都没有,撒进演习中连一点水花都没溅起来。

“老苗,你们连可以啊!”

苗连正惆怅呢,一听这话马上就要炸。他们夜老虎侦察连虽然打没了,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调侃的对象!

结果抬头一看原来是他们团的政委,手里捏着一章A4纸,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

要不是知道这是自己人,苗连还以为是哪个瘪犊子专门来看他笑话来了。

“政委我们连现在什么情况不用我多说了吧,你这话什么意思?”

现在苗连心情不好,别说是政委,就是团长来了他也敢甩脸子。而且政委这行为做派怎么看都像是在讽刺他。

“老苗,你冤枉我了。

给,看看。”

政委也是个人精,脑子一转就知道老苗为什么不给他好脸色了。

将手中的A4纸递给苗连。

“什么啊?”

苗连接过纸,一脸疑惑。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政委卖了个关子,没有马上就说。说出来就不是惊喜了。

见政委不说,苗连只好将目光转移到手中的纸上。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团部的红头文件。苗连心想:完了!怎么团里直接给他处分了,不至于吧,这种大规模集团化作战打没的连队又不止他夜老虎一个,怎么就单单给他处分?

这不公平!

怀着愤愤不平的心情,苗连接着往下看,他倒要看看团里是怎么给他下定论的。

越往下看,苗连的脸色越怪,最后整张脸都绽放出了笑容,脸上的褶子都出来了。

显然他这是在努力的憋着笑呢。

“老苗,想笑就笑吧,憋着多难受。我告诉你啊,等演习结束了军区还有嘉奖要下来呢。

这回你们连露脸了,也给咱们团狠狠的挣了一口气。”

政委看够了苗连的笑话这才让他不要憋着,然后又给苗连抛出一条重磅消息。

和团里的嘉奖相比军区的可就相当有分量了。

“到底什么情况啊,这嘉奖里也没说清楚啊。”

苗连被这一连串的组合拳给干懵了,作为夜老虎侦察连的主官,他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们连队不是打光了吗,就剩三个人了。

“忘了告诉你了。”

听到苗连的询问政委这才反应过来,接着说道:“你们连的常宁在蓝军的后方以一己之力干掉他们两个搜查队,一共30个人。

然后又吸引了蓝军后方大部分搜查队的注意力,为我方其他侦察部队争取了有力条件。”

就这?

苗连回想起常宁的实力,这事儿常宁确实有资本干的出来。

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顶多是团部嘉奖,军区级的还够不到。苗连肯定政委后面还有更劲爆的消息要说,果然政委接下来说的才是重点。

“之后,常宁、陈国涛以及庄焱他们三个人,又打掉了蓝军的导弹部队,注意这一过程中知道这三个人。

消息已经向导弹部队的领导确认过了。”

“好!”

苗连一听,哈哈大笑起来。这事儿做的听起来就提气!以往这种事只有他们狼牙的人才有本事做的出来,没想到他老苗的人也做的出来,这下可以在老高面前杀杀他的威风了。

“别急,还有呢。”

政委笑着说道,他心里也开心,毕竟他们团也沾光嘛。

“还有!那政委你快说说。”

苗连从行军床底下找出小马扎,拉着政委坐下,然后又给人家倒了一杯水,兴奋的催促着政委让他快说。

政委端着水杯轻轻的抿一口,一下子说这么多话嘴皮子都磨干了。

“接着他们又奔袭蓝军的雷达基地,并对其进行斩首行动。信息化作战大队的石晓勇被淘汰,雷达基地的指挥官张广之被俘虏。”

“我说呢,前天蓝军对咱们的电子封锁怎么短暂的停止了,原来是那三个小子干的啊。”

苗连乐呵呵的说道。

“别打岔还有呢,你和狼牙的高中队不是老相识嘛,他们双方在林子里遇到了。”

“他们不会被淘汰了吧?”

苗连听到此处,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老高的身手和经验不是三个侦察兵能比得了的,而且老高必定不会单独行动,肯定会带着搜查队一起,这要是被咬住常宁他们很难逃脱。

“没有被淘汰,他们反而把高中队给淘汰了!”

政委拍了拍苗连的大腿,示意他放松。

‘什么!常宁他们把老高给淘汰了?这怎么可能!我今天一定是没睡醒,白日做梦呢。’

苗连心中是一百二十个不相信,他们之间的实力根本就不对等,这事他没法相信。

“这不可能!”

苗连脱口而出!

“这是真的,导演部都确认了,不过具体情况得演习结束才能知道。

现在淘汰的士兵都在导演部呢,咱们也不好打听。”

这也太梦幻了,就算政委说已经得到证实了苗连还是觉得整件事仿佛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行了,我走了,还有好多事要做呢,就不陪你聊了。”

政委见苗连心不在焉的,表示理解,他刚得到消息的时候和人家差不多,这事能是一个列兵干得出来的?

“政委慢走,没事常来转转。”

“你当这是走亲戚呢,我那里还有一大堆事呢,哪有那闲工夫?”

将政委送出门后,苗连依旧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随后他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了。

常宁很优秀,这毋庸置疑。问题是把这样的好苗子送到狼牙真的合适吗?基层部队也要发展,离不开像常宁这样的优秀人才。

但狼牙也是他一辈子的遗憾,甚至是执念。苗连就想培养出好侦察兵让狼牙的老伙计们看看,他老苗调教出来的兵不比他们的差!

“这常宁还真会给人出难题!”

早知道常宁这么优秀,他说什么也不会现在就把常宁给放出来。

苗连现在有些后悔让常宁参加这场演习了。等演习结束,各个部队的人一定会像闻着血腥味的鲨鱼一样蜂拥而来,想办法挖走常宁。

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就是人才,哪里都缺啊!

“算了,真要到那一刻,大不了把常宁往狼牙送。”

苗连心里想着,而且他也在部队待不了几天了。军队改革的春风都吹到他们团里了,老人该给新人腾地方喽。

……

奔袭二十公里,而且还是山路就算以常宁远超大多数侦察兵的体力也顶不住。

这一路下来他甚至都不敢停下来休息,他把高中队给淘汰了,蓝军搜查队不疯才怪呢。

之前常宁如果是打脸搜查队的话,现在就是把搜查队按在地上疯狂的来回摩擦。

他在蓝军那边的威胁等级一定会提升。

回想起自己在蓝军腹地做的这些事,常宁认为如果他是蓝军的指挥官,就一定不会放过自己这样一个巨大的威胁。

攘外必先安内!谁敢放任常宁继续蹦跶!

“怎么算,淘汰高中队这波都是亏自己亏了。”

接下来蓝军一定会疯狂的搜捕他,在这片地区常宁将来也会更加难以生存。

“要不我去别的地方?”

这想法刚冒出来就被常宁给否决了,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他到哪里情况都一样。

“还是一个人行动好啊,不用顾及队友,不用考虑怎么和队友配合才不会冲突。”

在丛林中一个人行动,遇到大规模的蓝军该隐藏的时候隐藏,如果是小股部队他也有能力吃下。

当常宁还在前往323火炮阵地的时候,蓝军指挥部已经炸锅了。

“奇耻大辱!这叫什么?啊!

谁能告诉我,我们的导弹部队和雷达基地竟然被区区三个红军的侦察兵给搞了,你们搜查队是干什么吃的?

还有狼牙的人是怎么回事?每年那么多的军费就算砸水里也能听个响吧。

结果呢?

何大队长,你的中队长让一个列兵给淘汰了!”

正大发雷霆的人是这次蓝军的指挥官陈金绶。

“老陈,消消气。战场上瞬息万变,谁能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我想小何他们又不是什么建树也没有,这次演习大多数红军侦察部队也都是狼牙的人带头抓捕的。

人家为蓝军也出了不少力气,而且那个淘汰小高的列兵并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何副正说着顺手将常宁的资料拿给陈金绶看,小小的A4纸上写满了文字。

上面记载的资料小到常宁小时候在幼儿园玩过家家偷亲女同学的次数,大到常宁在学校发过几篇论文,进入军营后的情况更是事无巨细,记载的一清二楚!

“没想到咱们东南军区还有这种天才,放到基层完全屈才了嘛,他应该去更特殊的部门发光发热。”

看完常宁的资料陈金绶司令心里的气也消了,从资料上看,碰上常宁单对单厮杀很难拿下他。

因为常宁在发现敌人的时候就会将敌人一枪毙命,如果他判断出自己打不过也会逃跑,每人能在林子中追的上他。

现在唯一不确定的就是常宁的肉搏能力了,话又说回来,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会补齐自己的短板。

“常宁的去处一会儿咱们再讨论,现在我们还是敌对关系,得想个办法把他抓回来!”

何副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