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分析

“这里是导弹旅。”

正在制定作战计划的导弹旅的旅长接到了导演部的电话。

“根据导演部的判定,你方退出演习。”

电话那头的语气淡然的不含有一点点感情。

接到电话然后莫名其妙的告诉他部队退出演习,导弹部队的旅长脑子一时间转不过弯了。

他们部队一颗导弹还都没打出去呢,然后就被退出演习了。鬼知道是怎么回事!

“首长,我们遭到袭击,导弹车全部报废。”

好嘛,症结找到了。

“红方哪个部队干的?”

“首长,是红方大功团夜老虎侦察连做的。”参谋说道。

“侦察连?”

这个答案让旅长接受不了,他还以为是对方的空军干的呢。

“我方的侦察兵和特种部队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一个连的侦察兵摸到这里来了。”

见自己作战参谋神色有些怪怪的,旅长问道:“怎么了?你有话就直说。”

接下来作战参谋的话让旅长瞪大了双眼,同时对己方的侦察部队和他自己的警卫连自心中产生浓浓的失望。

作战参谋苦笑道:“首长,来的只有两个侦察兵。”

“什么!两个人就把咱们给淘汰了?”

旅长对红方的这两个侦察兵有些好奇:“走,出去看看。”

此时的营地乱成一锅粥了,导弹部队的战士们群情激奋,正追赶看起来狼狈的小庄和陈国涛。

他们还没露脸呢,结果就这样灰溜溜的退出演习了,这谁接受得了?两个红军的侦察兵想走得给他们一些补偿。

比如,表演个节目?

总不能真把人给揍一顿吧,那样会严重违反纪律的,处分下来这锅谁背?

“都干什么呢!”

战士们见首长来了,全都规规矩矩的站在原地。

导弹部队的旅长走到小庄和陈国涛跟前。

“你们两个可以啊。”

“首长抱歉了,演习就是实战!”

同时陈国涛还向首长敬了一个军礼。

意外突然发生,就在陈国涛放下手臂之后,旅长头上冒出蓝烟,他被淘汰了。

好家伙,还带“鞭尸”的。

事实上,常宁提前就给陈国涛商量好了。如果碰到指挥官他就给常宁发信号,也就是向指挥官敬礼。常宁锁定指挥官后就可以射杀了,人头都是其次的,常宁主要是想看看能不能把狙击经验条刷满级。

看着没有丝毫动静的经验条,常宁晒笑系统的漏洞不好钻,已经淘汰的指挥官不能二刷。

旅长脸更黑了,他撕下臂章:“原来你们不止两个人啊。”

“首长我们总得留点后手不是?”

陈国涛小心的陪着笑,他们是否容易过关就看人家的心情了。

旅长看着面前的俩红军侦察兵气都不打一处来:“你知道我的旅价值多少钱吗?就被你们俩侦察兵给搞了,对了外面还有一些你们的人。

我们连一颗导弹都没打!”

陈排跟小庄站在一边不说话。

旅长吼出来气也就出了,他不可能真的向两个侦察兵撒气,这点气量他还是有的。

“警卫连长记大过处分!”

小庄他们能悄无声息的潜入进来,他们警卫连确实得背这个锅。

“行了,你们赶紧走吧。”

旅长像是赶苍蝇似的,挥挥手让小庄和陈国涛滚蛋,他看到这两个人血压都开始隐隐升高了。

另一条山路上,蓝军搜索队的越野车正四处搜寻红军的侦察兵。坐在后排的通讯员抬头:“队长!出事了!”

高中队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产生,他接过耳机:“说!……什么?”

高中队放下耳机高喊:“MD!掉头!那两个狗日的搞我们的导弹基地了!”

正漫山遍野抓捕红军侦察兵的高中队接到消息马上就知道是谁做的了,出了那两个从他手指缝溜走的侦察兵,估计没人敢这么搞。

“首长再见!”

陈国涛见旅长不打算为难他俩,赶紧带着小庄开溜,常宁打了旅长一枪后早就向着他们之前约定好的碰头地点撤退了,留下意义大不。

三个人开溜不久,高中队带领着蓝军搜索队驾驶着山地越野车旋风一般冲进来了。

高中队带着特种兵们跳下车,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他看着乱糟糟的营地,内心十分郁闷,为什么他总是慢一点。

“高中队,你们这效率不行啊,人红军侦察兵刚走。

如果你们现在去追也许还能追的上。”

导弹部队的旅长看见高中队像个事后诸葛亮一般姗姗来迟,开口挖苦。他现在看高中队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心里不爽极了。

“首长能告诉我他们离开的方向吗?”

首长挖苦他,高中队无话可说,这事儿他还真不占理。

错了就要认,挨打要立正。心里怎么想的没人知道,起码态度要摆端正。

旅长现在没心情猜高中队的心理,见人家的态度拿出来了,他也就没有抓住不放,指出陈国涛他们离开的方向后就回帐篷了,接下来他还要收拾自己的摊子,没空搭理高中队。

“所有人上车,追击那两个红方侦察兵!”

高中队带着搜查队一溜烟的消失了,接下来他会一直盯着那两个人,直到抓住他们或者他自己被淘汰。

不知道是导弹旅的旅长忘了还是他故意的,并没有告诉高中队袭击他们的人不止两个。

不过这次高中队更倾向于抓住让他连续吃瘪的那两个红军侦察兵。

某处被杂草覆盖的土坑中,常宁三人聚在一起讨论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常宁咱们接下来是想办法穿越封锁回到咱们红军的地盘,还是继续待在蓝军的腹地?”

陈国涛看着坐在对面的常宁,刚才对蓝军导弹部队破坏的成果大家心知肚明,因此他乐意听取常宁意见。

“就算咱们三个成功穿越蓝军的封锁返回红军前线指挥部,可哪又有什么用?

别忘了夜老虎侦察连现在还能活动的人就剩下咱们三个人了,这点人回去能干啥?

说不定回去会让咱们老实待着。

如果咱们继续在蓝军的腹地活动,接下来将困难重重,因为咱们反复挑拨蓝军搜查队的神经,他们会紧盯着咱们不放。

但这样会牵扯他们大部分的视线,为其他侦察部队做掩护。”

常宁没有着急表达自己的选择,而是向陈国涛和小庄俩人分析起两个选择的他们将要面临的事情。

ps:为躺在被窝想减肥和孤独的读者两位的打赏而加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