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碰面(2)

往下爬的途中,常宁就在想怎么才能跑出去。

树下起码围着十几个人,想要在这种包围下逃走,谈何容易。

等常宁从树上下来,一个士官从人群中走出来上下打量着常宁。

“你就是那个灭了我们两个搜查队的红方侦察兵?也没长三头六臂嘛。”

“嘿嘿,侥幸,侥幸。”

常宁模仿陈喜娃的样子满脸憨笑。

见常宁憨憨的,搜查队众人一时间难以接受他们的人竟然是被这样一个看起来有些憨厚的侦察兵给收拾了。

越想越憋闷,士官心里贼不舒服。

“手伸过来!”

那个士官掏出一捆拇指粗细的尼龙绳上前就要把常宁的双手给捆了。

“好。”

常宁老老实实的伸出双手,一副任君采撷的乖巧样子。

见常宁还算老实,打算绑常宁的那个班长脸色才没有那么难看。

同时他还想着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再怎么说人家还是个新兵蛋子,虽然实力强劲,可也不能怪到人家头上啊,要怪也是他们实力不行。

士官的脸色变化都被常宁看在眼中,见班长心里对他的警惕已经大大降低,他觉得自己逃跑的时机到了。

“班长,你看那个少尉是不是你们的首长啊?”

常宁的话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同时他们心里还有疑惑:他们上司的军衔也不是少尉啊。

机会!

等搜查队的人回头的那一刻,常宁动了。

他的速度极快,迅速靠近班长然后一把夺过人家手中的绳子。因为警惕之心下降的原因,绳子在手中捏的不紧,常宁轻而易举就将绳子抢了过去,同时反手将班长给绑了。

“什么!”

士官感受到手中的变化,常宁又怎么会给他反应的机会。他单手箍着他的脖子,整个人都藏在士官的身后防止被一枪干掉。

搜查队的人还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他们没有第一时间把常宁的装备收缴了,这让他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战士们投鼠忌器,面对常宁手中的班长他们犹豫了。正是犹豫的片刻,彻底葬送了他们。

常宁可不会犹豫,另一只手握着95式对着他们就是一顿扫射。

单手压枪对现在的常宁来说还是很吃力的,不过没关系双方之间的距离很近,开枪时上挑的枪头对此影响不大。

这些人之前没接触过常宁,对他不熟悉。陈喜娃式的憨笑实在是太具有迷惑性了,放松警惕的众人被常宁给收拾。

“班长抱歉了,伱们先在这里待一会儿,估计会有人来给你松绑。

还有淘汰的人请遵守演习规则。”

常宁的话让那些被他淘汰后蠢蠢欲动的战士老实了下来,先不说他们能否打得过常宁,一旦动手他们就算违反演习规则,到时候上面会处罚他们的。

没人愿意背个处分,这是他们今后的军旅生涯的污点,除非他们不想在军队待了。

“小子,有一手啊。”

被绑住的士官脸上并没有多少愤怒,只是好奇的看着常宁,他在想这是哪里冒出来的怪胎。

“侥幸罢了。”

说完常宁继续跑路,他不不算在这里浪费时间。万一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班长是为了拖延时间,到时候支援一来他又跑不了了。

能闹事的不止常宁,小庄那边在战地医院遇到了小影也闹出不少事儿。杜菲菲的能量极大,三言两语就搞定了电台,让陈国涛有机会将他的情况发回红军的前线指挥部。

这让提前监听蓝军电台的高中队给发现了。

高中队早就猜到那三个漏网之鱼没有电台,一定会想办法搞到一台他们蓝军的电台。他这也算是守株待兔了,相比红军的电台,监听自家人的电台是不需要什么难度的。

因此小庄和陈国涛就这么暴露在高中队的眼皮子底下了。

要不是战地医院中的女兵给他俩打掩护,小庄和陈国涛早就被高中队给抓住了。

“将这里的情况上报导演部,战地医院是中立的,现在他们违规了!”

眼睁睁的看着两个漏网之鱼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高中队除了把这事儿汇报上去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他没有人赃俱获。

“现在怎么办?”

灰狼马达问道。

高中队跳上越野车,他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下水来:“没办法了,现在只能搜山。

出发!”

车队扬起灰尘,他们出发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转眼到了中午,蓝军战备加油站正在开饭。

后勤兵们围在野战炊事车旁嘻笑着等着吃饭。

警卫班的战士也放松了警惕,这里可是蓝军的腹地,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哼着歌儿,手里拿着步枪在营地随意走着。

“这里的营地也太放松了吧。”

营地外的草丛中常宁透过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观察着营地里的情况。

虽然这里只是一处战备加油站,但在它的旁边就是蓝军的导弹部队,也是常宁的目的地。

看着营地中一片风平浪静,常宁就知道他来早了。

‘这样也好,比迟了强。’

常宁可是打算和小庄还有陈排一起大闹蓝军呢,他的胃口极大,不满足于只搞一个导弹部队。

“陈排,前面是蓝军的后勤补给的地方,哪有导弹车啊?”

小庄起身观察了一下后又快速蹲下。

“导弹部队就在战备加油站的附近,你看看东方。”

陈国涛将手中的望远镜递给小庄。

“还真是!”

通过陈国涛的指点小庄看到了他们的目标。

还有动静!

听到身后有人走动的声音,常宁端着枪悄悄的调转枪口,并准备击发。如果来人的数量不多的话,他有把握将人给留下来。

“什么人!”

常宁慢慢移动身体带动了周围杂草,没有风吹,草却动了,明显有问题。

‘这声音怎么听着像是小庄?’

常宁枪口对准声音都来源,并起身。仔细一看,对方的臂章是他们夜老虎侦察兵的样式。

“小庄?”

常宁低下枪口,问道。

“常宁?我还以为你早就被人给抓住了呢。”

小庄明显有些激动。

能在敌后碰到自己的同年兵,而且这个同年兵和自己关系很好,这让小庄真的很激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